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軍政 > 正文

揭秘中共黨內全是改革派 中國經濟恐怖 黑天鵝成群

英媒文章稱,2018年黑天鵝成群,2019年的不確定性更大。根據國家統計局的數據,11月規模以上工業企業實現利潤跌入負值,市場叫苦聲一片。時事評論員橫河分析,中共改革換湯不換藥,沒有進步和倒退之分。中共沒有保守派,全是改革派。

英媒《金融時報》12月25日刊登署名評論文章稱,2018年,黑天鵝(是指極不可能發生,實際上卻又發生的事件)成群翱翔,從中東亂局到石油驚天暴跌再到冷戰博弈。對於投行經濟學家而言,往昔的技術指標顯得有些力不從心,而對於2019年的不確定性,則不言而喻。

對於2019年的經濟前景,北京當局也提出罕見論調。在12月18日舉行的改革開放40周年大會上,習近平表示,“未來必定會面臨這樣那樣的風險挑戰,甚至會遇到難以想像的驚濤駭浪”。

隨之舉行的中央經濟工作會議也破例指出,“世界面臨百年未有之大變局”。

橫河:沒有改革派和保守派

12月24日時事評論員橫河在海外中文媒體大紀元撰文稱,中共從中央到地方各級官員似乎對“改革”有特別的偏好,除了20周年、30周年和這次40周年都有最高級別的紀念大會和黨魁長篇講話外,幾乎所有和政治經濟有關的中央會議、文件都少不了提到改革,連地方官員也言必稱改革。還有人發明了黨內的改革派和保守派。

實際上,中共體制內的不同集團和官員都是經濟開放的受益者,人人都是改革派,沒有保守派。

沒有進步和倒退之分

橫河還指,如果說經濟體制改革是部分恢復了中共建政前“舊社會”的東西,部分引進了現代西方的技術和管理,還有一些正面意義,那政治體制改革從任何意義上從來就沒有開始過,當然也就沒有什麼改革派。文革結束後不久有一次撥亂反正,不過那只是撥文革之亂,重建中共的秩序而已,算不上政治體制改革。有人把取消黨魁終身制當成改革,把最高權力的集體領導也說成是改革,似乎今天習近平的集權就是倒退了。

事實是,鄧小平取消了終身制也從來沒有當過中共黨魁,但照樣發生了六四天安門大屠殺;江澤民時代號稱集體領導,卻發生了持續至今長達19年的對法輪功修煉者的殘酷迫害。中共從來沒有擺脫過一段時間就造成一場大規模人權災難的循環和詛咒,根本沒有什麼進步和倒退之分。

工業增長跌入負值市場叫苦聲一片

中共統計局12月27日發佈的數據顯示,11月份,規模以上工業企業實現利潤總額5947.5億元,同比-1.8%,10月份為同比增長3.6%。為2015年12月以來中國工業企業利潤同比增速首次出現負增長。

實際上,12月18日,中共國家統計局公布的數據已經出現負值:11月份北京、天津、上海規模以上工業同比增速分別為-3.6%、-3.2%、-3.7%。

宏觀經濟形勢走弱和市場行情低靡不止對中國製造業打擊巨大,金融業也是寒風刺骨。

有從業經歷超過10年的券商經紀人表示,券商信託行業面臨降薪裁員壓力:“感覺要失業了,很沒有安全感。”對於未來的預測,該經紀人說:“沒有最難,只有更難,繼續九九八十一難”。

受年初中美貿易摩擦影響,疊加中國經濟的加速下行,無論實體經濟還是資本市場,叫苦聲音一片。最直觀的表現便是,A股上證綜指已從年初3587點的高位,跌至十月中旬最低的2449點,跌幅超過30%。權益市場“一瀉千里”,債券市場也“爆雷”不斷。

市場上一則調侃行情糟糕的段子說:“空倉打敗了全市場99%的股民。”

一家規模10億的私募投資經理表示,今年自己負責的自營部門主動管理業績為虧損10%,即使這個成績,還跑贏了市面上大多數產品。

就連每年都期待年底排名大戰的公募基金,今年也黯然失色。wind數據顯示,在2017年12月31日前成立的主動管理型股票基金共有284隻。截至12月25日,上述基金無一取得正收益,平均虧損幅度高達23.94%,與上證指數跌幅相差無幾。

經濟凜冬到來戊戌年必有大變

《福布斯中文網》12月26日報道,2018是戊戌年。在中國歷史上,每逢戊戌必有大變。今年,中國經濟處於下行周期,加之中美貿易戰的拖累,進而引發了一些失業潮、跑路潮、返鄉潮……不少企業都已扛不住寒冬的壓力紛紛開始裁員。

上海牛奶集團執行董事萬黎峻認為,目前中國正經歷一個外圍封堵、內部分化的階段,這個階段還會持續一段時間。

國內企業的困難有目共睹,薪太軟楊鵬博表示,薪太軟最困難的時候賬上資金只夠發兩個月工資,當時沒有一家銀行願意伸出援手。一位銀行行長道出了其中緣由,“如果一家銀行的行長知道這家企業連工資都發不出的時候,銀行是一定要抽貸的,更別說雪中送炭了。”

阿波羅網林億綜合報道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王篤若 來源:阿波羅網林億綜合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