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科教 > 正文

冬蟲夏草被踢出「保健品」行列

你對冬蟲夏草有什麼印象?最容易聯想到的似乎就是大補。有多補?搜索一下,對它的功效介紹都是增強免疫力、抗癌等。近年來,“含着吃的極草”更是把它推上了神壇。

然而,這種被很多人視為“上好補品”的中藥材,卻屢遭批評。

《生命時報》邀請權威專家,揭開冬蟲夏草的保健真相。

受訪專家

美國普渡大學農業與生物工程系食品工程博士雲無心

武漢市中心醫院藥學部主管藥師李萌

食葯監局“點名批評”

2月27日,原食葯監發佈《這4種保健品不保健,千萬別花冤枉錢了!》,第一個直指冬蟲夏草。

3月8日,原食葯監發佈《關於停止冬蟲夏草用於保健食品試點工作的通知》,這是2016年原食葯監發佈該通知後的第二次發佈。

其實,早在2016年,原食葯監就在其官網發佈《關於冬蟲夏草類產品的消費提示》,其中明確提出:對冬蟲夏草、冬蟲夏草粉及純粉片產品的監測檢驗結果顯示,砷含量為4.4~9.9毫克/千克。

該消費提示聲明,“冬蟲夏草屬中藥材,不屬於葯食兩用物質。有關專家分析研判,保健食品國家安全標準中砷限量值為1.0毫克/千克,長期食用冬蟲夏草、冬蟲夏草粉及純粉片等產品會造成砷過量攝入,並可能在人體內蓄積,存在較高風險。”

冬蟲夏草的“成名之路”

許多人把“蟲草”作為“冬蟲夏草”的簡稱,其實是一種誤會。蟲草泛指真菌和蟲的複合體,世界上多達1500種。冬蟲夏草是蟲草中的一種,市場上還有一種“蛹蟲草”,也叫“蟲草花”。

青海一家公司把冬蟲夏草進行深加工,命名為“極草”,與普通的冬蟲夏草相區別。在市場營銷中,冬蟲夏草被推崇為“傳統名貴中藥材”,而且只有它才是“正宗”,其他蟲草比如蛹蟲草都是“假貨”。

實際上,冬蟲夏草直到清代中後期才出現在中醫典籍中,功效也只是“保肺益腎,止血化痰”。

上世紀50年代,德國科學家在蟲草中發現了一種物質,命名為“蟲草素”。1974年,一種叫做“噴司他丁”的物質被發現。

蟲草素和噴司他丁都有抗腫瘤活性。後來發現蟲草中也有噴司他丁的存在。此後,抗癌就成了冬蟲夏草火爆市場的重要因素。

冬蟲夏草的保健真相

不過,冬蟲夏草的功效宣稱受到了許多質疑——不僅現代科學不支持,傳統醫學也不支持。

科學界幾年前就發現,所謂的抗癌成分蟲草素和噴司他丁,其實在冬蟲夏草中檢測不到。含有它們的是被冬蟲夏草行業當成“假貨”的蛹蟲草。

實際上,極草既沒有食品的生產許可證,更沒有藥品資格,連保健品的資格也沒有拿到——換句話說,這是個“非法產品”。

2017年,中科院上海植物生理生態研究所發表論文,從根本上否定了冬蟲夏草宣稱的“抗癌”依據。

當然,冬蟲夏草的追捧者喜歡說“只是否定了蟲草素和噴司他丁,並不能證明它不能抗癌,更不能證明它沒有功效”。這種說法實際上在混淆視聽,矇騙民眾。

中科院的這項研究還證實了蛹蟲草含有蟲草素和噴司他丁這兩種抗癌成分。蛹蟲草可人工種植,價格也不是那麼昂貴,是不是值得買呢?

這兩種成分的抗癌原理,本質上是干擾細胞DNA的複製,從而抑制癌細胞的生長。但同時,正如這項研究所顯示的那樣,量大的時候也會體現細胞毒性,傷害正常細胞。

我們既不知道所吃的蛹蟲草中含有多少蟲草素,吃多少量才能抑制癌細胞,也不知道吃到多少就會體現細胞毒性,卻指望貿然吃下的蛹蟲草只有好處沒有壞處——這是一廂情願。

如何辨別“真”蟲草

武漢市中心醫院藥學部主管藥師李萌說,冬蟲夏草雖然作為藥材,遵醫囑合理短期使用比較安全,但不能葯食兩用,大家千萬不要大劑量長期服用。

此外,市場上的冬蟲夏草品質參差不齊,少數商販魚目混珠,以次充好,大家也應格外小心。比如,冬蟲夏草的中藥飲片由蟲體與相連的菌座組成。

目前我國中藥材飲片未施行批准文號管理,大家購買時盡量選擇外包裝上印有產地、生產日期和批號的。

辨別時要注意一下3點:

1

看草形

冬蟲夏草體型如蠶,一般只有一條“草頭”,極少有多分枝“草頭”的蟲草,“草頭”基部較粗,末端漸細,長度在0.1~4厘米。

2

聞草味

真品有自然的冬菇香氣或略帶腥味,偽品一般無氣味。

3

泡蟲草

真蟲草用開水浸泡,蟲體和菌座緊相連,不脫落。假蟲草用開水浸泡10分鐘後,假菌座會開始脫落,與蟲體分開。

但需要提醒的是,以上只是初步的辨別方法,為了避免受騙,大家應到正規藥店,選擇經過註冊或備案的冬蟲夏草藥品,具體可到國家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網站查詢,避免健康和經濟受損。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時方 來源:生命時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科教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