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評論 > 存照 > 正文

在大陸「體制內做好人」 下場如此之慘!

 

 

鄭成月在中國大陸很有名,最大的名氣源於他為早就被冤殺而死的聶樹斌以及還苟活的家人完成了名義上平反。(網絡圖片)

好人沒有好下場,幾乎是中國大陸社會恆之不變的共識。做好人的代價太大,不止連累自身,還很大程度上將危及全家,從功利與實用角度,在中國大陸做好人的確是得不償失,很劃不着(划不來)。

如果進一步把中國大陸好人分類,分為一般好人與體制內良心好人,雖然兩者都是小概率人種,但無疑前者對於後者,因為概率上來說前者是絕大多數,這同時也反襯出體制內良心好人更少,更絕跡,而最新被輿論報導患了多種病痛的原河北廣平縣公安局副局長的鄭成月就是這樣的異常稀缺群體。

鄭成月在中國大陸很有名,最大的名氣是源於他一生死磕聶樹斌案,從證據鏈源頭為早就被冤殺而死的聶樹斌以及還苟活的家人完成了名義上平反。

你敢提出問題體制就先把你解決

公開資料顯示,鄭成月是河北省廣平縣公安局原主管刑偵副局長,最早披露“一案兩凶”事件的公安人士,即聶樹斌案推動人之一。2016年12月2日,最高法院終審裁定並宣判聶樹斌無罪,這起被輿論關注爭議了多年的標誌性案件終於沉冤得雪。如果僅從鄭成月對外披露的時間2005年來看,即便有一系列證據以及他的體制身份,最終推動冤案糾正,這整整花了超過11年的時間。

眾所周知的是,中國大陸任何一件冤案的形成背後,背後最根深固蒂的原因當然是法治的敗壞與民主的缺失,人治必然牽連出無數權貴勢力,有些是錯就錯了,反正殺也殺了,但平反無疑影響我的仕途,影響我該區域的名聲,所以自上而下,中國大陸的官場利益鏈條就決定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今人不理前人的賬”。比如河北某省部級高官就曾直接下定要解決打壓鄭成月。

所以,一個縣城公安局副局長的力量,也許在普通人看來似乎是手指通天能解決很多問題,他們是剛需解決維穩的力量,他們是社會管控的直接打手,但鄭成月一旦提出了這個問題,那就是中國絕大多數人的命運:你敢提出問題,體制就先把你解決。

鄭成月很慘,職務被莫須有拿掉,從此成為中國體制的邊緣人,既沒被完全開除,但也幾乎一生從此與體制隔絕,成為實際中的背叛者。影響更大的還包括了鄭的家人,兩個兒子的工作與前途多少都受到影響。

而今早就被邊緣化的鄭成月快到了人生的最後時刻,根據廣平縣人民醫院診斷證明書,58歲的鄭成月被診斷患有腎功能衰竭、尿毒症、高血壓3級高危組、腹腔積液、低蛋白血症、貧血、電解質紊亂、腦梗塞、2型糖尿病。

中國大陸多家媒體進行了報導,並號召網友進行募捐救治。11月10日,公益平台立項發起《幫助重疾好人鄭成月》眾籌專案,眾籌目標45萬元,當日18點前已完成目標數額,達到471748.73元,7544人次參與捐贈。

體制內的背叛者與體制外的反對派

你看,這就是在中國大陸做好人、做體制叛逃的下場。假如沒有網友的支持,他連死都顯得那麼沒有尊嚴,看不起病,家人很大可能一生受其影響,難以通過正常途徑平步青雲。

憑心而論,雖然鄭成月並沒有直接反對體制與曾經自己的信仰,但他比絕大多數對體制懷有鄙夷的人走得更遠、更絕。因為他堅持正義,所以,對正義的邊界沒有調和,沒有注水,沒有混合組織的觀念與紀律,所以,他真的是靠事實來挖體制的祖墳。

近二三十年來看,幾乎在中國大陸找不到第二個名義上屬於體制內,但行為又屬於反體制的鄭成月。在普通人都謹言慎行的今天中國大陸社會,絕大數人早就習慣混跡於體制,最為熟悉體制話語,怎麼敢於背棄祖宗呢?

更大的威脅還在於,體制以各種名義嚴懲不服者、背叛者,這從1989年至今,從未間隔,從不手軟,不僅要征服你,還要征服你的家人。所以,代價一定是異常慘烈的。比如去年去世的劉曉波,他一生的妻子都備受折磨,直到前幾個月去了國外。

像鄭成月一樣,中國大陸還有非常非常多的異見反對派,他們因為堅持正義、良心與善良,以身犯險,被困在監獄,其家人更是被維穩,被社會邊緣,他們的聲音之弱,更是絕大多數中國人無法想像到的。

我們歡迎更多鄭成月們為了堅持正義和理想成為體制的背叛者,也許這些看似微不足道的力量,但它無疑能帶給人以希望,讓更多人去選擇堅守,持之以恆。鄭成月們的荒涼命運,本質上也跟那些勇敢的推牆者一樣,他們殊途同歸,他們一樣勇敢,他們做了常人所不能,只是為了理清一個基本的對與錯,是與非。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時方 來源:上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存照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