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中國經濟 > 正文

爆雷了!自如甲醛門之後,一大波長租公寓爆倉了,長租公寓路在何方

人,總是善於遺忘的。

兩個月多前,自如的“甲醛門”事件鬧得沸沸揚揚,轉眼間,就被拋諸腦後。

11月6日,北京市26個自如租客起訴自如公寓空氣污染案在北京市東城法院開庭。和之前轟轟烈烈的“甲醛門”全網刷屏截然不同,這個北京首起“自如甲醛案”庭審,網上只有冷清幾篇報道。

但這次庭審並沒有結果。據報道,該案已經延期審理,但並未告知下次庭審的時間。一直以來,自如“甲醛門”租客維權都很艱難,最後都不了了之。之前北京也有起訴案例,但被北京海淀法院等駁回訴訟請求。

室內甲醛、苯、甲苯等都是致癌物質,對人體有不可逆傷害,裝修之後需要時間散味祛毒,這是常識。但在逐利的驅動下,自如這樣的長租公寓行業龍頭,也心懷僥倖,甚至是明知故犯。不鬧出人命,就不會有人受到震動。但得了白血病的自如租客,卻因為舉證困難,無法維權。有意作惡等同謀財害命!這種行為甚至比“滴滴作惡“事件更甚。

自如甲醛案背後的根源,是中介裝修房空氣質量標準是空白地帶。除此之外,迅速興起的長租公寓市場還有很多空白,導致產生哄抬房價、囤積炒房等一波波層出不窮的問題,苦了一大批租房客。

最近,長租公寓的隱患從租客開始向資本方蔓延。數據統計,去年2月至今,超過10家長租公寓爆倉,這兩個月以來,爆倉更是密集。即便頭部玩家,依然難逃“資金劫”。隨着大力發展租賃市場,租購併舉制度逐步明晰,租賃市場迅速被資本挾裹,成為各類機構爭搶的對象,帶來市場繁榮的同時也暴露出諸多問題。高歌猛進之後,長租公寓行業能否建立良性秩序?

1

“自如案”庭審延期

作為長租公寓里的“獨角獸”,自如7年累計100萬住客,但7年間甲醛問題從未間斷過,卻始終沒能解決。

2018年6月,王某租住了位於東城區的自如的房子,租期一年。

9月份,王某和室友因為皮膚瘙癢去醫院就診,懷疑由空氣污染導致。於是,王某聯繫了檢測公司對空氣進行檢測,檢測報告顯示,王某和室友的兩間卧室甲醛分別在0.14mg/㎡、0.13mg/㎡,而國家標準應為0.1mg/㎡。

與此同時,北京地區的不少自如租客均通過檢測發現,自己所租住的自如房甲醛超標。

最終,王某和來自北京地區的另外25個自如租客共同起訴自如公司,由於合同主體不同,26個人被拆分成26個案件審理,由北京振邦律師事務所的二十多位律師義務接受委託代理訴訟。其中,已經立案的15個案子有3個將在東城法院審理。

《北京晚報》的記者從原告王某代理律師付林明處了解到,法院尚未通知王某下次開庭的時間,而其代理的另一名租客周某起訴自如的案子將於本月21日開庭。

最終結果如何我們尚且不得而知,但從此前的處理結果來看,恐怕很難理想。室內甲醛對人體的傷害是是不可逆的,當然主要還是系統性和功能性的,會對呼吸系統、血液系統等造成一系列的損害。住自如房間的室內甲醛、苯等污染嚴重,然後住戶得了肺氣腫、血液病等。嚴絲合縫的邏輯關係和因果關係卻不能稱為證據,之前多個被駁回的案例,皆因北京海淀法院等非要租客提供證據證明得的病是因為住自如房間甲醛、苯、甲苯等超標過量。

自如是一家結合了線上收客、支付以及線下收房、服務的房屋租賃平台,2011年成立至今已是國內最大的長租公寓公司。通過從業主處收房裝修後再次出租,自如統一的裝修風格、透明的價格體系、大平台的服務保障讓很多來大城市打拚的年輕人感到放心。

但一般的房子都是裝修半年後才能住進去,自如作為資本方,不可能忍受如此長的空置期。往往是首次獲取房源後,進行一番裝修,裝修好之後,立馬出租,以此來加快資金的運轉,為繼續擴大房源做準備。

這樣的房子甲醛能不超標嗎?但這件事卻似乎從來沒有人在意,直到今年9月初有消息爆出阿里員工得白血病身亡,此前住在自如房。而自如公司第一時間回應的就是:“訴訟書表明您已經沒有繼續履約的能力,現解除合同。”!

面對強大的輿論壓力,自如終於發表了聲明,稱從9月1日起,下架全國九成首次出租房源,待檢驗合格後在上架;6月1日之後入住自如首次出租房源的如果對屋內空氣有疑問的,可向自如免費申請空氣質量檢測。但過去自如檢測合格,第三方檢測不合格的過往案例歷歷在目,實在難以服眾。

如今,“自如案”第一案庭審延期審理,又未告知下次庭審的時間。若是無限延期下去,又是對公眾信任的一次消耗。我們當然希望自如如今所有上架的房源都如它所言:同時滿足空氣質量檢測合格且空置30天以上。畢竟我們都希望住上空氣質量合格的房子,更希望迎來長租公寓良性發展的市場!

2

長租公寓爆倉頻發

8月20日,杭州鼎家宣布破產,掀開長租公寓雪崩的幕布。不久後,雷軍旗下順為資本投資、排名行業前七的長租公寓“寓見”突然爆倉。

緊隨其後,長沙地區最早的長租公寓品牌咖啡貓被曝資金鏈斷裂,出現無法返租、返押金問題,涉及數百名業主,總額超千萬元;

10月27日,北京長租公寓運營商昊園恆業因資金鏈斷裂發生爆倉,近200名租戶聚集在昊園恆業辦公地點,圍堵公司負責人。

保守估計,昊園恆業的房源數量可達到5萬間,租客數量達到10多萬,這樣體量的長租公寓機構出現問題,遠比此前的愛公寓、鼎家和寓見爆倉的波及範圍更廣。

根據財新網的報道,此次昊園恆業資金鏈斷裂事件目前已涉及租戶及房東上千名。受害租戶多租住在隔斷間,月租金1000-2000不等;一部分租客也背上了租金貸的債務。

而昊園恆業背後的資金方,就有元寶e家。元寶e家同時也出現在“寓見”身後。

據公開資料顯示,2017年6月,元寶e家與昊園恆業達成戰略合作協議,成為後者合作的唯一一家租金貸平台;在此之前,元寶e家也有參與到昊園恆業的租金貸業務之中。

二者主要的合作模式,與其他租金貸的模式基本相似:元寶e家為這些公寓的租客預支一年的租金,並將資金髮放至昊園恆業處;但昊園恆業方面按季度向房東支付房租,而租客則需要每月按時向網貸平台元寶e家償付貸款。如此一來,昊園恆業則可利用期限錯配自建資金池,變現利用租客個人徵信,用租客的槓桿為自己的擴張買單。一旦昊園恆業的資金鏈斷裂,收不到租金的業主開始清退租客,租客被趕出來、拿不到押金和退款、還要繼續償還貸款,由此導致大量壞賬,元寶e家方面也會損失慘重。

長租公寓與金融結合的模式本身沒錯,只是在快速發展過程中規則指定或者監管力度缺位所置。

這些爆雷的長租公寓背後,資金鏈都是其主要原因,或真或假與金融的結合,本身就攜帶巨大的法律風險。

這些爆倉的長租公寓,暴露了長租公寓市場監管的欠缺,長租公寓的監管主體以及監管規則都需要進一步明確。長租公寓的洗牌才剛剛開始。

在這一輪洗牌中,要想存活下去,不管是自如還是其他長租公寓運營商,都要改變以往的思維,真正維護租戶利益,加強運營能力,謹防過度使用金融產品,才能在下一輪中重新站起來。而對租戶來說,洗牌中更要擦亮眼睛,與金融產品掛鈎的租房市場不要碰······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秦瑞 來源:網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中國經濟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