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科教 > 正文

北大學生曝校內恐怖經歷 遭黑衣人圍毆

如果不是親身經歷,哪個北大人會相信,燕園裡會上演一群黑衣人毆打學生、甚至將人擄走的情節。

我是北京大學歷史學系2015級本科生於天夫,今天我要跟大家講述11月9日晚上發生在我自己身上的故事。

那天晚上,因為期中季的緣故,跟其他同學一樣,我照常到泊星地咖啡廳自習、查資料、準備論文。

晚上十點半左右,因為咖啡廳即將打烊,我於是準備回宿舍。當我從泊星地出來正走到百周年講堂的路口時,忽然之間令我永生難忘的一幕上演了——

至少5個黑衣人分別從百周年講堂的宣傳欄後面以及馬路對面湧出,完全無視周圍路過的同學的吃驚,如同洪水般向我襲來。

我還沒來得及反應,一個人已經用肘部鎖住我的脖子把我往前按,其餘人在撲我的腰,立即將我撂倒在地。混亂之中,我鼻樑上眼鏡被扒掉,左右兩個人把我死死地按在了地上,右側的人用胳膊緊緊把我的嘴擒住,只要我稍微想發出聲音,都會產生劇烈的疼痛。

我掙扎着發出聲音:你們究竟是什麼人?憑什麼做出這樣的事情?

還沒喊完,身旁一個人惡狠狠地指着我的頭說:“你他媽再喊就再打你!”

緊接着,一個大高個男子抬起腿,猛烈地踹擊我的頭部,精準地擊打在離我太陽穴上方不遠的地方,一連好幾下。瞬間,我的眼前就模糊了。

在我短暫的暈厥里,我聽到有黑衣人在叫喊,“就是他”、“把他拽上車,快點”。隨之傳來的是匡匡撞擊車門的聲音,隱約看到有一個同學被扭拽上了他們的汽車。我後來了解到,原來被帶走的同學是尋悅行動的發起者之一,北大藥學院2014級的張聖業同學。一名同學就這樣在我眼前被暴力帶走,此情此景實在讓我難以跟北大聯想到一起!

此時死命按着我的幾個人也快速起身,跑上了停在百講馬路對面的黑色轎車。我扶着地面勉強站起來,看到不只一輛黑色轎車發動往南駛去,我往南追去,可是沒追多遠,他們就消失在了黑夜之中。

(黑色轎車飛快地駛走了)

我用手揉着我劇烈疼痛的頭部,疼痛讓我的內心不斷翻滾着。

當我的記憶漸漸清晰時,我意識到與我一起被打的還有幾名路過的同學。而且,當我們被按到在地,有經過的熱心同學詢問怎麼回事時,他們理直氣壯地造謠道:誰叫他們偷東西?!還偷人家女生的內褲?!有同學想拍照,他們就大聲威脅同學:趕緊把照片刪了!後來我從BBS看到,那些拍了照的同學被他們團團圍住、被他們逼迫着刪除照片。

這些黑衣人,甚至連穿着都大體類似,帽衫緊帶帽子,部分人還佩戴好了口罩。在他們把一個同學拉拽上了車之後,其他人就“麻利”地跑上了在路邊停好的黑色轎車,進而離開。

重新能夠掌控我的人身的時候,我立即向燕園派出所報了案。

深夜做完筆錄後,我在警察的陪同下,到海淀醫院進行驗傷。驗傷出來回到學校之後,已經是第二天早上近六點。

前前後後七個多小時,這是怎樣的魔幻之夜。

此時此刻,我的頭部仍然在隱隱作痛,但是身體的疼痛遠遠無法掩蓋內心的困惑與憤怒:

他們究竟是憑藉什麼樣的特權,才能夠完全枉顧法律尊嚴和公民權利,肆無忌憚地、堂而皇之地到北京大學裏綁走一名同學,甚至是肆意地毆打連同我在內的其他同學?

這不是赤裸裸的黑社會行徑,又是什麼?

而容許黑社會行為發生的,竟然是負責保衛我們校園的保衛部以及相關責任方,我親眼看到他們大搖大擺地從學校南門駛出,沒有任何的阻攔。

再多的言語表達不出心頭的百種情緒,同學被如此毆打,校園安全被如此踐踏,這到底是哪位天才劇作家才能寫作的劇本呵?而卻切切實實地發生在校園裡面。

諸多的證據顯示這是一起有所預謀的綁架行動!那麼多的黑衣人行動迅速、舉止粗暴,哪怕傷及周圍無辜同學時也如此兇橫。

在此,我呼籲更多的北大同學、老師、校友以及社會各界人士關注此事,強烈譴責在校園裡面發生的黑社會行為,要求學校安全相關方面的負責領導北京大學黨委副書記安鈺峰就此事給予回復。

北京大學歷史學系2015級本科生於天夫

2018年11月11日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夏雨荷 來源:於天夫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科教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