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中國經濟 > 正文

居民消費下降 透支的錢卻多了 有人撐不下去了

居民消費降級了,透支的錢卻多了。(pixabay)

目前中國居民消費增速下降,信用貸款卻逆勢大增。專家分析稱,這是因為東西更貴了,一切都在漲價,居民手裡的錢不夠用,只好普遍用透支的方式度日,但最後還是有人撐不下去,資金鏈突然就斷了。

居民消費與貸款增速數據背離

陸媒《21世紀經濟報道》10月29日報道,居民消費增速下降,信用貸款增速卻逆勢上漲,居民普遍使用銀行信用卡、互聯網機構信用類產品、消費金融類貸款、現金貸等產品進行借貸。

根據Wind統計,2008年以來,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增速與居民短期消費貸款增速的走勢大致相同。但是自2017年初開始,這連個數據開始背離:消費增速一路下行,至2018年5月降低最低值8.5%;居民短期消費貸款增速卻開始異常增長,從2017年初的約20%增速反彈至當年四季度的40%左右。2018年以來,短期消費貸款增速雖然逐漸下降,至今年9月末增速降至28%,但背離趨勢仍在持續。

原國企員工收入從一萬多減至4000元左右

陸媒報道,一位深圳的原國企員工張林表示,他在深圳還沒買房,原公司的薪酬、福利2013年以來大幅削減,從原來的一萬多減到4000塊錢左右。他辭去了原來的工作,正在找新工作。

他說,“實在撐不下去了”,只好用信用卡“套現”度日。

他對陸媒表示,“如果不是沒辦法,誰會走這條路。一旦被查出來,我的徵信記錄就毀了。”

張林說,現在的信用貸款利率太高,而這種套現方法,兩萬以內的金額可以隨時到賬,費率比較低,約為0.6%-0.8%。“比信用消費貸成本低,並且沒有貸款記錄”。

張林解釋說,之前的套現是在一台POS機上刷卡,但這很容易被銀行查出來。現在有一些支付公司會出售個人可以隨身攜帶的藍牙刷卡器,用信用卡刷卡後,刷卡機可以隨機選擇商戶端,“這種‘套現’不會被銀行查出來,也可以‘養卡’,最高可以刷出來4萬~5萬的現金”。

東西更貴了

今年5月以來,代表消費指標的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增速降低到了雙位數10%以下,但信用消費增速卻不斷上漲。

一位華南地區資深信用卡人士表示,“如果你非要問我為什麼‘消費降級’的情況下,信用卡的分期貸款規模在上升”,那就是東西更貴了,“這不僅包括房貸、房租,甚至是去理一次髮,價格都比過去高了不少”。

一位不願具名的首席經濟學家表示,過去數年來,凡是和人相關的行業,服務價格都在暴漲,包括做水管工、裝修隊、送外賣、發快遞、輔導班和幼兒園等,但這部分並不計算在先行的通貨膨脹指標中,所以,居民會看到通脹指標過去幾年變化不大,但對生活成本上升的感受卻在加深。

經常透支的人群巨大

上述華南地區資深信用卡人士表示,他所在的信用卡中心過去兩年來以每年千萬的速度發卡。而經常透支、使用信用卡分期的人群是普遍的,並沒有明顯的行業、地區等其他指標差異,而且這部分人群在今年以來增長很快。原本要統計一年內最低還款兩次以上的人群,結果數據量太大,只能改為最低還款4-5次以上人。

信用卡上游還存在“信用卡代償”業務。一位信用卡人士指稱,“代償相當於給信用卡的借貸上再加一個槓桿。今年以來,使用信用卡‘最低還款’的人群就在增加,這些人加一筆費用,其餘還款可以等到下月再繼續償還,這種做法已經暗示其現金流出現了壓力”。

根據一份代償報告,截至2017年末,信用卡代償市場貸後餘額規模在870億元左右,占貸款餘額的2.14%。而今年下半年以來,多家主打信用卡代償的互金公司上市。

與此同時,互聯網信貸增速很快。據騰訊集團人士透露,微眾銀行旗下的信用貸款產品“微粒貸”累計用戶超過2000萬,累計放款超過3000億。

有人資金鏈撐不下去突然就斷了

銀行的信用卡、互聯網機構的信用類產品、消費金融類貸款、現金貸等異常增長。房貸上升導致局民槓桿率快速上升,對消費形成擠出效應。金融機構的貸款“共債”、不良貸款等風險開始出現。

一名招商銀行高管表示,從招行信用卡來看,不良的生成、逾期貸款比往年有所提高,其中一個原因就是共債風險在顯現。招行信用卡設備年末不良率分別為1.19%、1.14%,較上年末上升0.02個百分點。

近日某股份行信用卡人士表示,該行今年以來信用卡的資產質量,除汽車分期等保持相對穩定外,裝修等場景分期、現金分期不良率均出現了大幅上升,有的在前幾個月上升了1個百分點以上。從數據分析可以看出,“以卡養卡”的套現人群規模在擴大,“這些人辦卡也不是為了套現,而是在養卡的過程中,資金鏈條撐不下去,突然就斷了”。

他表示,“如果我們有最優質分層客戶的信用卡的不良都在反彈,可想而知,客戶層級更次級的小貸、消費金融、P2P是什麼情況”。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秦瑞 來源:希望之聲記者賀景田綜合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中國經濟熱門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