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鮮事 > 萬花筒 > 正文

去世以後才知道兇手是誰 看完深有同感!(好文力薦)

一篇以色列作家的小說故事,看了耐人尋味,故事的寓意深刻,道出了現代人治病的困惑。

下面就是這篇寓言一樣的故事:

我在樓梯間的時候,忽然覺得左耳一陣微癢。妻子非要我去看醫生,她說人們往往不夠謹慎,最後造成重疾。

醫生查看我的耳朵,花了大約半個小時才抬起頭來,告訴我“您服用6粒青霉素片,這將馬上清除您左耳的污垢。”我呑下藥片。兩天後,痒痒沒有了,我的左耳像是獲得新生。

唯一影響我心情的是,腹部起了紅斑,奇癢無比,讓人無法忍受。我馬上找一位專家。他只瞥了一眼,就跟我說:“有些人不適合服青霉素,因此會有過敏反應。您別擔心,服用12粒金黴素藥丸,幾天之後一切就會正常。”

金黴素取得預期效果:斑點消失。可是,我以發現膝蓋浮腫,還伴有高燒。我踉蹌着拖着身子去一位資深大夫那裡。

“我們對這些現象並不陌生,”他安慰我,“它們往往與金黴素的療效親密相關。”他給了我32粒土霉素藥片。奇蹟發生了:高燒不見了,膝蓋的浮腫也消失。不過,我的腎臟出現致命的疼痛。

世間奴役我們的事物甚多,藥物無疑是其中一樣。

專家被傳喚到我的床邊,他斷定,致命疼痛是服用土霉素的結果,千萬不能掉以輕心,腎臟畢竟是要害部位。

於是,他讓一名女護士給我打了64針金黴素,將我的體內的細菌通通消滅光了。

在現代化的醫院實驗室里,眾多檢查和測試明白無誤地表明,雖然在我的體內連一個活着的細菌都不存在了,但我的肌肉和神經束也遭到與細菌同樣的命運。

只有大劑量氯黴素才能挽救我的小命。

我服下大劑量的氯黴素。

敬仰我的人們紛紛前來參加我的葬禮,許多遊手好閒之徒也混雜其中。

猶太教法師在他那感人的悼詞中,敘述我與疾病頑強鬥爭的經過,可惜還是醫治無效,我不得不死於青春年少時,令人遺憾。只是到了陰間我才在無意當中知道,我左耳的痒痒是由一隻蚊子的叮咬引起的。

這篇小說名叫《藥物接力賽》。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麗 來源:雲中悅讀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萬花筒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