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國際財經 > 正文

那些高位接盤的日本人 現在生活如何?

那些高位接盤的日本人,現在生活如何?

1991年,日本房價泡沫達到了鼎盛時代。在日本樓市頂峰的東京,平均能到272萬日元每平米,而東京市區更是高達1450萬每平米。按現在的匯率來算,東京市中心的房價在當時能達到均價83萬。

有人推算,在當時,光是東京都23個區的地價,就能把整個美國都給買下來。

日本政府也意識到了問題的嚴重性,1991年,日本加征房產稅,房價應聲而落。1991年之後,日本房價一直在跳水。2001年最低谷時,東京平均房價已經從1991年的272萬元每平米(按現匯率約人民幣15萬),跌到了61萬元每平米(按現匯率約人民幣3萬)。即使是過去5年一直看漲,2017年的東京平均房價也就94萬每平米(按現匯率約人民幣5萬)。

房價暴跌之後(商業不動產的價格跌的更慘,這邊不多加說明。),日本房奴們開始了為銀行打工的歲月。

當時購入住宅不動產的一般老百姓,大概就是30後半到40歲的人。50年代出生這些人,他們的上半生其實算是相當幸福的。他們趕上了日本經濟起飛的黃金時期,沒有就業的煩惱,薪水和公司一起同步成長,職位也隨着公司規模擴大而不斷晉陞,更在青壯年期嘗到了泡沫經濟的甜美滋味。

他們的噩夢從泡沫經濟破碎開始。不幸在泡沫頂峰期買了房子的,立刻背上大筆的債務。在泡沫經濟破碎而造成的公司倒閉潮之中(公司倒閉,沒有了工資收入,誰也就沒有了錢用來還房貸了),受到影響最大的年齡段也是40歲左右,正值要負擔兒女教育費用等人生支出最高的時期的他們。

年輕的被解僱還可以比較容易找到其他的工作,在老一點摸摸鼻子可以準備煺休,而他們則處於最尷尬的地位。

在2000年之後,許多傳統的日本大企業也開始支撐不住了,開始大量進行裁員。這時第一個被盯上的也是這群人----坐領公司內部最高水平的薪資,但是產出以及未來期望值不如年輕一輩的50歲人群。他們之中很多人拿了公司提供的提早退休的優惠方案,離開了公司卻發現根本找不到工作……於是發生中年婚姻危機,工作也沒了、老婆也跑了……。

扯遠了。拉回泡沫經濟時期購屋的話題。

在房價腰斬之後,當然房價跌破住宅貸款的擔保價值。但由於大部分的購屋人都是上述的普通上班族,而且他們的房子都是自住,所以放棄房屋丟給銀行的案例並不是很多(當然投資客不同)。這群人的薪資還算不錯(和之後更年輕的世代相比),工作也穩定(如果公司沒倒閉的話),他們通常會決定繼續住在好不容易買了可以讓家人小孩一起住的房子,而繼續支付銀行的貸款。

事實上,日本的銀行在90年代後期之後的利率一直下跌,當時的購屋者他們的利率負擔是越來越輕的。

但是當然,他們購買的不動產價值大幅縮水的事實不會改變。在加上,除了少數精華地區,大部分日本的住宅不動產是會隨着屋齡的增加而持續下跌的:

大概過了20年,房屋的價值跌1/3,30年之後只剩一半。獨棟的木造住宅更慘,20年之後(就是2011年以後)房屋的估值大概都是零,只剩土地的價格。

所以當這群人辛辛苦苦,還了30年貸款之後,留下的房子可能不到他們購入價格的1/5……。

房價暴跌不管是普通老百姓,還是影視明星,經濟和生活都受到了影響。日本有一個明星叫阿部寬,就是電影《妖貓傳》的日籍主演。阿部寬在房價瘋漲的年代,也把掙來的錢投資公寓。未曾想到泡沫破裂後,導致他欠下了數億日元的債務。

為了還債,阿部寬過着表面上是大明星,私下卻非常窮困的生活。直到2007年,他才在公開場合向媒體開心地宣布:“終於把債務都還完了。”債還完了,當年的小鮮肉也變成大叔了。

明星尚且如此,普通炒房者的遭遇就可想而知了。這裡談到一個問題是:如果是全款買房,不影響自己家庭以後生活的話,可以買多套房,而如果是要靠銀行的貸款買多套房子的話,那就需要問問自己的心,“我們是否可以承擔中國的房價複製日本房價的走勢!”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秦瑞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國際財經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