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科教 > 正文

停工資醫保社保 貴州大學教授怒斥中共耍流氓

因多次拒絕當局要求的噤聲,貴州大學楊紹政教授不僅被開除、邊控,還被停發工資。圖為楊紹政的推特。(推特截圖)

貴州大學教授楊紹政因發表批評中共“公款養黨”等言論,去年被校方無限期停課,今年8月遭開除,隨後被邊控,不得出境,9月7日被停發工資。楊紹政表示,中共是想要困死他。有學者評論,中共手段下三濫。

9月18日楊紹政向大紀元表示,本月7日他發現自己的工資被停發了,便致電貴州省政法委維穩辦吳主任詢問。該人曾負責將楊紹政從廣州接回貴陽,並稱正在跟省里的領導彙報情況,希望內部消化處理楊紹政的問題。

楊邵政說,後來這名吳姓主任在詢問貴州大學後回復稱,大學說他們是按程序停發工資。但是楊邵政認為,校方的決定不符合規定,“我在向貴州大學提出複合申請。根據處分條例,在我提出申請之際,他們是不應該停發我工資的,況且我有重病。根據國家相關條例,不可以開除有病的員工。”

他說:“停發我的工資就是斷了我的經濟來源,我沒錢吃飯;他們斷了我的醫保、社保,我沒錢治病;他們邊控我,不讓我出國,他們現在想幹什麼呢?想辦法逼死我、困死我?他們有人性嗎?他們完全就是耍流氓。”

楊邵政對於中共的這些做法表示悲哀,在大陸有法不依,沒有一個可以制約它們的力量、機制。

他舉例說,今年8月,當他準備去香港時,在羅湖口岸被攔截,“說貴州省公安廳邊控我,公安廳指的是兩個理由,第一個是我接受海外反動媒體採訪;第二個是我在國內的網絡和課堂上講大量反動言論。”

當楊邵政向對方索要書面告知書時,對方表示,對於外國人,如果拒絕他入境,可以出書面告訴書,但對中國人,他們從來沒開過。

“他說法律沒有規定,要給我書面的告知書。他說他是依法,但是口頭的理由我行不成證據。我說是不是可以拍照呀,他說不能拍照,也不能錄音。口頭的東西,我怎麼能把它當作證據給貴州省公安廳進行申訴呢?”

山東煙台大學前教師張忠順對大紀元表示:“中共就是獨裁,鉗制言論自由,它這麼自信、這麼光明偉大,怎麼一個普通老師說兩句話,就不要人講課?然後讓一個教授去做資料員,不去就開除,它一步步就是這麼來的。”

他表示,中共使用的都是下三濫的手段,他舉例說,2010年因“政治原因”被拿掉飯碗的社科院法學院副研究員、基督教教會維權人士范亞峰博士曾遭警察羞辱。

“范亞峰被抓後,警察說‘你不是博士嗎?你不是要尊嚴嗎?就是要讓你沒有尊嚴’。就打他耳光,就是要把你打服。它就是這樣的政府,不講道理,全是黑道、下三濫的手段。”

楊紹政:中共應該修憲

楊紹政是中國大陸知名經濟學家,原貴州大學經濟學院教授,一貫主張憲政和法治,認為“沒有憲政,政黨就凌駕於《憲法》之上”;主張官員財產公開;認為“政黨控制體系不改革,不可能有真正的市場經濟體制”。他被學生評論為“為人正直,充滿學識”,“可遇不可求的好老師”。

8月,楊紹政被校方正式開除,理由是長期在網絡上發表和傳播“政治性錯誤言論”及“經常在課堂上講與課堂無關的內容”。此前,楊紹政已經被停止授課8個月。

楊紹政曾經在新唐人網站上發表文章,披露中共每年供養所有政黨專職黨務人員和一些非政黨社團工作人員總數約2,000萬,給社會帶來的耗損估值約20萬億元人民幣,人均負擔1.5萬元。

顯然,楊紹政觸碰了“紅線”,而且觸到了中共的痛點,因此被開除。

楊紹政說:“我依據證據、依據事實、依據邏輯說話,居然會到今天這樣的下場,是什麼樣的人在操縱這樣的國家?”

他表示,中共憲法中有言論自由的條款,但是它以“反動言論”進行打擊。“如果他們認為‘反動’言論是不受(憲法)保護的,那你現在就改憲法嘛。說國民只能撰寫‘有益’的文稿,不能撰寫‘有害’文稿,把它寫進去嘛,修憲嘛。”

楊紹政希望透過媒體讓國際社會的人權組織、教師聯合會、德國政府關注他的悲慘遭遇,“因為說了句真話,就被中共政府統治下的貴州大學,在我重病下剝奪我的工作,斷絕我的生活來源,讓我吃不起飯、看不起病,讓我不能離開這個國家,連香港都去不了,這是野蠻的反人類的犯罪行為,是政府有組織的犯罪。”

近年來,多名敢言教授受到停課、解聘等處罰,包括北京師範大學副教授史傑鵬、北京建築工業大學副教授許傳青、廈門大學教授尤盛東、湖北中南財經政法大學副教授翟桔紅、重慶師範大學涉外商貿學院副教授譚松等一批社會精英。

楊紹政曾在推特上表示,“思想能夠無恐懼地自由表達和傳播是我們的夢。”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時方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科教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