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評論 > 存照 > 正文

風青楊:穿着短裙滿地爬 是想打造狼性企業文化?

這些劍走偏鋒的「企業文化」都有一個共同的特點,那就是致力於消滅員工的尊嚴,把他們打造為唯領導是從的工作機器。而之所以互扇耳光,說白了就是為了讓員工把自己不當「人」,然後也不把別人當「人」。最終讓員工個人無條件為集體讓道,比如只談加班不談加班費、只談敬業不談勞動保障。前段時間,有一位「求職導師」公然表示「招聘員工時最討厭被問五險一金」。

企業文化不應該消滅員工的尊嚴(網絡圖片)

貴州遵義的小李在一家足療店工作,由於業績不好,她所在的小組被要求在眾目睽睽之下生吃苦瓜和穿短裙在地上爬,這讓她無法接受。事發三天後小李就辭職了,小李覺得受到了侮辱,希望店家能給個說法。該店長稱,這樣的懲罰方式是為了激發員工,已經成為了公司的“企業文化”。

無獨有偶,去年年底也有一則相關視頻熱傳,在江西南昌某美容機構的周年慶典上,公司聲稱為了打造團隊凝聚力,對於沒有完成業績的女員工,讓她們跪在台上,兩人一組互扇耳光,而舞台背景牆寫着醒目的“狼性團隊”四個大字。而去年8月,杭州一理髮店的數名員工在馬路上跪地爬行,旁邊還有人“加油助陣”,工作人員稱這是為了“挑戰面子”。此外,還有逼員工上街乞討、罰曬甚至喝尿的“管理措施”。

這些劍走偏鋒的“企業文化”都有一個共同的特點,那就是致力於消滅員工的尊嚴,把他們打造為唯領導是從的工作機器。而之所以互扇耳光,說白了就是為了讓員工把自己不當“人”,然後也不把別人當“人”。最終讓員工個人無條件為集體讓道,比如只談加班不談加班費、只談敬業不談勞動保障。前段時間,有一位“求職導師”公然表示“招聘員工時最討厭被問五險一金”。

所我們總能看到一些奇葩的培訓公司,打着培訓企業的團隊精神,它們打着追求“企業竟爭力”的招牌,無視相關的法律法規,把員工的人格尊嚴踩在腳底下,給員工肉體和精神帶來傷害。有的甚至公然宣稱“做人要無恥”,“不要把自己當人看”,“突破”底線:

如溫州市一企業4名員工因未完成業績目標,竟在車站大道爬行,“自我懲罰”。

某公司董事長參加營銷大師的講座,當著一千多企業家的面從培訓老師的胯下鑽了過去。

還有餐廳經理吃蒼蠅的、為證明其銷售的乳膠漆無害健康而當眾喝油漆的、為證明衛生做的徹底當眾喝馬桶水的,林林總總,都被一些企業作為勇於犧牲的敬業美德加以宣揚。而實質上是為了培養員工當家奴。

現在都已經21世紀了,可有一些企業管理者的認識水平怎麼似乎還停留在封建時代?要知道,員工雖然跟你簽了一紙勞動合同,但並不表示他就是你的家奴,更不表示你可以對他為所欲為!

圖片來源:Jimi-diesel/ Pixabay/公有領域 CC0

管理學大師彼得・德魯克曾說,“管理者必須尊重每一個員工。尊重不單單是一種禮貌的要求,更重要的是基於這樣的理念:員工才是企業真正的主人。”

一些企業之所以敢如此膽大妄為,是因為員工處於弱勢地位,對管理者言聽計從也是屬於生活所迫。特別是在當前就業壓力過大的情況下,任由管理者擺弄的員工還是大有人在。管理者說圓的就是圓的,誰要是敢說不,輕則員工自身利益要受損;重則讓員工捲鋪蓋走人。

但一個真正優秀的企業,必然是關注員工成長、讓員工有安全感和歸屬感的企業;一個真正優秀的員工,也不可能為不尊重他人格的企業服務。

為什麼員工對此聽之任之,沒有誰出來反抗或者乾脆辭職走人?除了就業壓力大、不願丟掉飯碗之外,長期以來,企業(尤其是民營企業、私人企業)民主管理缺失,老闆說了算的現象十分普遍,許多公司連工會組織也沒有,更沒有為員工說話撐腰的部門,員工不過是公司老闆的附庸與奴才。員工的飯碗攥在企業老闆手裡,老闆一句話,就能讓員工捲鋪蓋回家。如此語境之下,員工們只好對老闆的各種奇葩決定聽之任之。這從一個側面說明,我們距離現代企業管理模式十分遙遠。

面對“扇耳光、學狗爬”,員工很無奈,吃瓜群眾都看不下去了,但是法律不能無奈。監管部門不能當甩手掌柜。我們指望員工投訴、媒體曝光,就讓一些企業管理者良心發現,道德品質提升,主動尊重員工,或許有些一廂情願。此時,有關部門應該站出來,給員工撐腰,喚醒長期沒有話語權的員工的維權意識,讓他們在強勢的老闆面前抬起頭來,有底氣向侮辱尊嚴的“扇耳光”說“不”。同時,工會也應該“硬”起來,給員工提供一個與資方對話、博弈的平台。

記住,這種不尊重員工的公司,你可以選擇離開。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作者微信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存照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