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工作職業 > 正文

職場新人如何快速成長?四招讓你少走彎路

00

“職場新手如何做?”永遠是年輕人最關心的一個實際問題。而諸如“職場新人十大法則”“職場新手通關秘籍”“初入職場,你必須擁有的寶典”等文章也永遠層出不窮。翻過幾篇,句句在理,但大多欠缺實例支撐。何況,寫“職場新人法則”的雞湯大師,有的在職場打拚了幾十年,已經不太能感知當今時代職場新人的困惑、不安和訴求了。

我今年工作滿三年,跳過一次槽,第一份工作幹了兩年,第二份剛過一年,還在繼續。應該說,我依然算是一個職場新人,但三年的職場鍛煉,還是讓我多了一份閱歷、一些思考。

我想以一個職場“老”新人的身份,結合自己在高盛兩年的經歷,聊聊如何才能成為一個給力而受人賞識的職場新人。

若面面俱到,職場新手法則實在可以寫出厚厚一本。這裡分享的建議,是我認為最重要也是自己最有感觸的四個點,可能包含了雞湯師傅們炒過的舊菜,但每一點都對應了我在高盛的所見所聞,希望能給各位還在讀書或初入社會的同學一點啟發——不論你是在外企、國企,還是自己創業。

01

多為上司減少麻煩和負擔,就是在幫自己

職場新手能做的事不多,能幹的高級活更少——能力和經驗的膚淺擺在那兒呢。可是,哪怕是最沒技術含量的端茶送水,其實也能出彩。

工作任務不分高低貴賤,只有“做得好”和“做不好”兩種性質。而“做得好”了,就能幫上司減少麻煩。沒有上司不喜歡能為自己減負的下屬,也更願意重用和提攜給力的年輕人。

假設一項工作任務是“1”,那麼“為上司減少麻煩”,不僅指完成好“1”本身,還指在力所能及的範圍內,把“1”做到“1.1”“1.2”。這多出來的0.1、0.2,往往能區分出誰是“傑出”員工,而誰只能是“優秀”員工。

我在高盛的第一個直接上司Serena是全北京乃至亞太區工作評分最高、最受大Boss喜歡的員工之一。她從某名校本科畢業後即加入高盛大中華區總部,在我進公司時已效力五年。如果單比投行最常做的那幾項工作或者對公司的忠誠度,還有幾位同資歷的員工能與Serena媲美。

Serena之所以脫穎而出,關鍵就在於她多做的那“0.1”“0.2”。

Serena的“0.1”例一:高盛大佬們為了推進項目滿世界奔波,三天一小飛,五天一大差,在路上時只能用黑莓手機收發工作郵件。而通過黑莓查看郵件里的附件經常很痛苦,因為網速緩慢或文件過大,附件時常無法加載。

每次Serena給出差的大佬髮帶附件的郵件時,一定會把附件中的關鍵信息以分點的形式總結好,貼在郵件正文內。這樣就給大佬們帶去兩點便利:第一是免了開附件的麻煩,二是無需花時間閱讀附件全文,便可迅速“get”到最重要信息。

Serena的“0.1”例二:投行員工每天製作“pitchbook”——給客戶介紹項目用的PPT或PDF材料。分析師和經理完成的pitchbook草稿都要經過大佬一輪甚至多輪修改後才能定稿。每次請大佬審閱修訂版的pitchbook時,Serena總會把草稿打印並裝訂好,在有修訂的頁面下端粘上彩色貼紙:紅色貼紙代表該頁有文字修改,綠色代表圖表修改,而黃色代表圖文修改兼有。

簡單無奇的小貼紙免去了大佬一頁頁翻閱和查找的麻煩,提高了團隊的工作效率。

Serena的“0.1”“0.2”之舉還有很多。多做那0.1也許只花了Serena十分鐘,卻給大佬和團隊省去了比十分鐘重要得多的麻煩。我很慶幸入職時便能當Serena的“徒弟”,而我也效仿她,學會了“從1到1.1”:

每次項目會議後整理紀要,我會把需要高盛團隊解決的重要事項用紅色標出並單獨羅列後再發給大boss;

與客戶公司的管理層開會時,我會默默記下高管們的各種喜好,比如,如果董事長說愛喝皮蛋瘦肉粥,我一定在工作餐前讓飯店準備好一碗熱騰騰的粥;

我還會把項目各團隊核心聯繫人的手機號碼整理成表,打印後做成可以放在錢包里的三折頁,大佬有了這個聯絡信息卡,便再也不會遇到緊急情況時找不到聯絡人號碼的窘境了。

因為這些0.1、0.2,我也成了大佬們“搶着要”的員工。為上司減少麻煩和負擔,絕不是巴結獻媚,而是站在他們的角度,幫助團隊更快更好地“get things done”。

職場新人們千萬不能輕視多做的這些0.1、0.2——它們有時是錦上添花,但關係到選拔和晉陞時,可能會左右全局、一錘定音。

02

寧願不做任何承諾,也不要“Over promise, under deliver”

“Over promise, under deliver”中文可以翻譯成“承諾的比實際做到的要好”,或者“做的沒有說的好聽”,與之相對的是“Under promise, over deliver”(少許諾,多做事)。兩個詞說的都是“承諾”與“實際行動”的關係,“under”和“over”調換一下位置,就可能讓職場新手進入完全不同的境遇。

大多數人剛開始工作時都有頗高的心氣和鬥志,迫不及待地想證明自己、站穩腳跟。一些新人生怕讓團隊和上司失望,所以哪怕不是100%有把握完成的工作,也先一把攬下來,無意中許下了沒法兌現的承諾:

好的,我本周五前就能寫好50頁的行業分析報告。

沒問題,這個估值模型交給我吧。明天肯定能搭建好。

高盛前兩年的一個實習生M畢業於一所歐美頂尖大學,各方面均出類拔萃。可幾乎所有帶過她的同事,都發現了她喜歡“Over promise”的毛病——而這真的算是她唯一的缺點了。

有次,我的一個分析師同事被要求在兩小時內整理出20家公司上個財年的凈利潤率。同事正忙着另外兩個急活,正焦頭爛額着,便想到請M幫忙,而M也不假思索地回了一句:“沒問題,我一個小時就能搞定。”分析師聽到這句話,自然放心地繼續忙手頭活去了。

一個半小時後還沒M的動靜,分析師同事有些擔心,便去M的工位上找她,差點兒吐血——M竟然仍在修改另一個項目的pitchbook,壓根沒開始整理凈利潤率數據。

“哦,實在不好意思,另一個項目的活比我預想的麻煩。我十分鐘後就開始這項任務,儘快發給你,可以嗎?”看着急得冒汗的分析師,M淡定地解釋和道歉着,全然忘了自己拍過胸脯的承諾。

鬱悶的同事只得沖回電腦前,心急火燎地下載好20家公司的年報,自己一份份地查找起來。無奈只剩不到半小時,他緊趕慢趕還是只整理出了10多家的數據。

這時,上司打電話來催了,可憐的同事只得道歉並解釋情況。

悲催的是,這20家公司的凈利潤率是客戶公司的CFO請高盛團隊幫忙整理的,他一定要在上飛機出差前看到。得知高盛團隊因為“一些原因”沒法按說好的時間提供數據時,CFO不禁氣急敗壞??

在高盛,因工作疏忽而導致客戶不滿,是非常嚴重的錯誤。

最終,M沒拿到全職工作錄用,即使她出的活有時棒到無懈可擊。我猜想,上面這個“小事故”一定影響了她的評分,實習期間的屢次“承諾的比實際做到的要好”就是她的阿喀琉斯之踵。

一旦做出了承諾,就是給了別人一份期待。承諾得越好,別人的期待就越高,承諾無法兌現時帶給別人的鬱悶甚至怨怒當然就越強。一次“承諾的比實際做到的要好”便足以讓自己的職場信用大打折扣——辦公室遠沒有家和學校那麼包容,“失信”往往被看作是嚴重甚至不可原諒的錯誤。

有時候,過度承諾是出於好心——渴望完成有挑戰的任務,讓團隊刮目相看;或者,擔心不做承諾就是“認”、會讓上司看不起。其實,真的沒有必要因為這些考量而拍胸脯說大話。職場新人能力尚淺,很多任務確實無法勝任,上司當然能理解,也不會因此就嘲笑或怪罪你的。

相反,如果以謙虛而積極的態度表示自己無法做出保證,但一定會儘力,並且最終又快又好地完成任務時,你就會讓零期望值的上司驚喜——這是“少許諾,多做事”帶來的“意外之喜”。

03

接受辦公室政治,但絕不當其中的積极參与者

有人的地方就有辦公室政治,而這種“政治”,有時甚至意味着勾心鬥角爾虞我詐。

職場新手如何對待辦公室政治?我認為可以歸納成十個字:“接受其存在,絕不蹚渾水。”

我是個天生不喜複雜不會做局的人,所以對辦公室政治厭惡有加。明明可以通過實力把工作做好,幹嗎要製造這麼多糾結的人事呢?我相信很多初出茅廬的畢業生,也和我一樣嚮往簡單的工作環境。

可是,像校園那樣單純的地方,職場上幾乎是無處可尋的,只因職場比校園多了一個東西:利益。

所以,職場新人必須要接受辦公室政治這個東西的存在。但是接受絕對不是參加和擁抱的意思。如果初入職場就把太多精力投放在“搞”辦公室政治中去,那麼你就把自己置入了危險境地。

剛上崗的小兵還是白紙一張。首要任務理應是抓住一切機會和時間修煉業務能力,儘快上手。

不管處在人際關係多麼盤根錯節的職場環境,過硬的工作能力永遠不會坑你,只會保護你、提攜你。即使遇到最令人沮喪的結果——被辦公室政治排擠走了,你照樣能憑硬實力找到更好的下家。

如果一進公司便恨不得張開所有毛孔關注人際關係局勢,每天思考的都是“應該如何站隊”“跟哪一派走得更近”“哪群人在公司更得勢,哪些人最不受歡迎”,那麼你本來就年輕而尚缺定力的心就更容易被攪亂。因為擔心觸犯辦公室政治的雷區而處處小心,步步留意,你甚至可能沒法放開手腳把工作做好,更別提利用業餘時間多學多充電了。

工作伊始即成為辦公室政治的研究者和參與者,你非但不會“得勢”,還可能成為辦公室政治的奴隸。

況且,職場新人是公司里影響力最弱的存在,效力多年的高層和老職員才是呼風喚雨的角色。這也就意味着新人壓根不處在辦公室政治旋渦的中心,一般不會受到大的影響和牽連,所以無需過度擔心人際關係的複雜會挫傷自己的羽毛。

最關鍵的是,參與辦公室政治會給職場新人帶來不必要的麻煩,甚至惹來炒魷魚之禍。

在某家投行的香港辦公室曾發生過這樣一件事:前一天還在熬夜加班的兩個年輕分析師,第二天卻突然從員工信息系統中“蒸發”了。大家都十分詫異——兩人工作表現很不錯,難道是商量好一起跳槽了嗎?之後同事們得知了真相:原來,他們在公司的即時聊天軟件上吐槽一個共同上司,可能用到了一些不雅的罵人詞,被IT部門監控抓個正着,彙報給了人力資源主管。

因為兩人的言論有了“挑撥公司人際關係”的意味,本着維護員工團結的原則,HR主管當機立斷,給兩人下了離職令。

兩個分析師可能以為只是吐槽上司解個氣,卻沒意識到已經蹚進了辦公室政治的水。罵幾句氣話是過癮了,可卻因此丟了眾人艷羨的投行工作,得不償失。

花這麼多篇幅討論辦公室政治,因為它確實是一劑毒藥,對職場新人的毒性尤大。

除了接受其存在外,要如何應對辦公室政治呢?

我想,不管辦公室里有多麼令你不快的同事,職場新人都要盡量與人為善。真誠友善經常是對付涌動暗流的最有力武器。另外,遇到同事們聚在一起嚼舌頭時,職場新人千萬不要參與討論。

如果沒法迴避,就安靜地坐在那兒,不要表露出感興趣的樣子。對複雜的人際關係,要有一點定力和鈍感力——“鈍感”不是“反應遲鈍”之意,而是不敏感、不過度擔心、不過分糾結。

04

初入職場,心一定要定、定、定

很多人從小到大都無數次聽過這樣的告誡:“開學了,要收心了,好好上課,不要浮躁。”

初進職場和初入校園在這點上有很大的相似——要收心、要戒驕戒躁。只是,入職後“定心”比入學後“靜心”的要求,我認為還要高一些。

第一個層面的“定心”,和入學時的“收起玩心、回歸課堂”很像:畢業假期里總歸是瘋了幾回野了幾把,但開始上班時就必須要戒掉玩樂欲了,否則根本無法集中精力應對初來乍到的紛繁壓力。如果入職沒多久就一邊幹活一邊刷着朋友圈開着淘寶,或者天天期盼假期到來,盤算着周末“去哪兒浪一把”,你將很難在這份工作里有什麼大作為。

更高一個層面的“定心”,指的是“把自己釘在這個工作平台上,腳踏實地、心無旁騖奮鬥幾年”的定力和決心。

有些職場新人喜歡“這山望着那山高”,總覺得做現在這份工作是屈才,還老愛吐槽公司的種種不是。在這種心態下,負能量與日俱增,沒幹多久就開始醞釀跳槽。

我在高盛時有兩個同事經常抱怨公司。“成天沒日沒夜加班,命都不要了啦!”“無用功太多,這些破pitchbook做得再精美有什麼用?”“辛苦一年,獎金就這麼點,公司真是越來越摳了(他得到的年終獎有幾十萬人民幣,和同屆員工差別不大)。”“哎,我得趕緊撤了,跳槽跳槽。”

我眼看着這兩位仁兄越抱怨就越沒幹勁,心越不定。結果,他們倆幹了不到一年就離開了高盛。一個選擇去了初創公司,而另一個因為工作表現不佳而被“let go”(辭退)了,據說離職後好久都沒找到滿意的下家。

去了創業公司的那位,還沒兩個月就生了悔意,開始思念在高盛時的各種好。創業水太深,競爭太烈,人心太雜,這位海歸同事完全無法適應,甚至感到手足無措。而薪水更是一落千丈,期權也暫時是“空中樓閣”。

職場新人在想吐槽和跳槽前,首先應該清楚現實:

不管是什麼工作,都有讓人無語抓狂的時候。如果工作像吃飯睡覺打豆豆那般安逸,又為何要有工資這種激勵工具的存在呢?不管是什麼公司,都存在各種不盡如人意,沒有一家公司是世外桃源。

跳槽不該受浮躁的情緒支配,而是深思熟慮以後的慎重決定。

我認為,職場新人本不該有太多挑肥揀瘦的權利——你還什麼都不是呢、什麼建樹都還沒有呢,哪有足夠的底氣對現在的平台指手畫腳呢?職場新人要做的,是看到公司能給予自己的各種機會,潛下心來學習和成長,等羽翼豐滿些時再選擇更好更高的平台也不遲。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宋雲 來源:勵志一生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工作職業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