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人物 > 正文

周恩來把劉少奇往死里整 釀史上株連人數最多大案

延安整風20多年後,劉少奇專案組的組長恰恰又是周恩來,劉少奇已從當年整人者的位置退下來,被迫進入被人整的角色。在周恩來擔任專案組組長的期間,專案組「戰果累累」。初戰告捷,揪出了薄一波、安子文等人,史稱為61個叛徒案。接着,擴大戰果,最後將劉少奇定性為叛徒、內奸、工賊。劉少奇一案,不但劉少奇死於非命,而且受株連立案的有22,053件,並有28,000多人因此判刑。此案極有可能是盤古開天以來,株連人數最多的冤案。

在文化大革命中,劉少奇被打成叛徒、內奸、工賊。當時擔任劉少奇專案組組長的就是周恩來,正是世道輪流轉,廿年一輪迴。當年延安整風是劉少奇擔任組長,周恩來處於被整的位置。20多年後,劉少奇專案組的組長恰恰又是周恩來,劉少奇已從當年整人者的位置退下來,被迫進入被人整的角色。在周恩來擔任專案組組長的期間,專案組“戰果累累”。

1944年劉少奇在延安(圖源:浙江圖書館)

在文化大革命前,夏衍是電影界的祖師爺,一個在電影界說一不二的人物。在文化大革命中,夏衍理所當然被打成電影界的頭號走資派,並關在獄中。在獄中,夏衍進行了深刻的反思:過去是自己去整人,現在卻被人整,由此覺悟。於是,仿清末的剃頭歌作整人歌一曲。內容如下:聞道人須整,如今盡整人。有人皆可整,不整不成人。人自由他整,人還是我人。試看整人者,人亦整其人。

在這首整人歌中,最發人深省的一句就是試看整人者,人亦整其人。

文化大革命剛開始,姚文元發表了《評新編歷史劇海瑞罷官》,將鬥爭矛頭直指吳晗。隨着鬥爭的升級,吳晗身上的罪名越來越多,最後幾乎是十惡不赦,終於,吳晗一家三口全都死於非命,用我們的廣東話來說,就叫合家鏟。在文化大革命這場運動中,吳晗的角色是被人鬥爭的受害者。但是在反右運動中,吳晗扮演的卻是整人者的角色。當時,吳晗的公開身份是民盟的副主席,其實他的真正身份是共產黨員,只是當時還不公開而已。於是,吳晗利用自己的民盟副主席身份,在反右運動正式開展之前,引蛇出洞,號召民盟中的民主人士、教授投入整風運動,向黨提意見。結果一大批民盟成員中了陽謀,被打成右派,其中也有不少的人死於非命。

周揚是文化界的沙皇。從延安時期開始,周揚就參與整人的工作,胡風、丁玲都是周揚整人的犧牲品。單是胡風一案,就先後有2,000多人受到株連,不少人因為是胡風集團的骨幹分子而關進監獄。到了文化大革命期間,周揚也就劫數難逃,在獄中嘗盡了被人整的滋味,並由此大徹大悟。文化大革命結束後,周揚真誠地向以前曾被他傷害的同志道歉,並且為他們早日平反四處奔走。最後,周揚的真誠悔改還是取得一部份受害者的諒解。

其實,整人者與被整者並不是一邊倒的,不少時候,兩者之間隨時會位置對換。廖冰兄曾作過一幅漫畫,畫上兩個人,一個是洋洋得意的大將,另一個的垂頭喪氣的小卒。畫上的詩寫道:“大將休神氣,小卒莫自悲;來日再登台,難保不換位”。在政治鬥爭的過程中,你整了我,後來我又整了你的現象屢見不鮮。

在延安整風運動中,劉少奇擔任整風領導小組的組長。延安整風的最終目的,就是要整王明、博古、張聞天、王稼祥、周恩來等人,確立毛澤東思想為黨內的指導思想,從而確立毛澤東在黨內的絕對權威。當整風進行到搶救運動階段的時候,搞人人過關,搞得人人自危,連陶鑄、柯慶施等人也覺自身難保。後來,陶鑄的夫人曾志出面,向毛澤東求援,之後,由毛澤東親自出面力保陶鑄、柯慶施,兩人才能避過一劫。在整風的後期,彭德懷、陳毅都被批鬥了幾十天。雖然後來人們將這些整人行動都推到康生的身上,但明眼人都知道,康生只是副組長而已,如果沒有上面的支持,康生那有這樣的能耐。

在文化大革命中,劉少奇被打成叛徒、內奸、工賊。當時擔任劉少奇專案組組長的就是周恩來,正是世道輪流轉,廿年一輪迴。當年延安整風是劉少奇擔任組長,周恩來處於被整的位置。20多年後,劉少奇專案組的組長恰恰又是周恩來,劉少奇已從當年整人者的位置退下來,被迫進入被人整的角色。在周恩來擔任專案組組長的期間,專案組“戰果累累”。初戰告捷,揪出了薄一波、安子文等人,史稱為61個叛徒案。接着,擴大戰果,最後將劉少奇定性為叛徒、內奸、工賊。劉少奇一案,不但劉少奇死於非命,而且受株連立案的有22,053件,並有28,000多人因此判刑。此案極有可能是盤古開天以來,株連人數最多的冤案。鄧小平後來講的一句話為其辯解:“在當時特殊的環境下,周恩來也做了一些違心的事,講了一些違心的話”。

在幾十年的整人鬥爭中,不少傑出的人物死於非命,劉少奇、彭德懷、吳晗、鄧拓等人都含冤而死。有的人被整之後,雖然活到撥亂反正,但是一生最寶貴的時光已經白白度過了。

平心而論,劉少奇、周恩來、周揚、夏衍、吳晗等人都是屬於才華橫溢、出類拔萃的人物,為什麼他們要煮豆燃豆箕,相煎何太急呢?為什麼他們既整人又被人整呢。一句話,就是形勢逼人,因為他們生活在一個與人鬥爭,其樂無窮的時代里。參與整人,就會飛黃騰達,不參與整人,就會飛來橫禍。看看姚文元、張春橋的發跡史,再看看在廬山會議上,黃克誠不肯落井加石,結果被認作彭德懷的死黨。人們就會明白,在那個年代裏,只有整人才有出路。讀史到此,能不悲乎?正是卅年一度整人夢,留得遺孤淚空流。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白梅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人物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