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中國經濟 > 正文

學者警示:中國金融風險恐一觸即發

觀察中國經濟近幾年的變化,發現外商投資中國的時間,雖然早於陸企赴海外投資,但自2011年起,外商在中國投資已呈現停滯的狀態,反而是陸企去海外投資的總金額,在2008年金融風暴後快速飆升。

中華經濟研究院第一研究所副研究員溫芳宜表示,中國企業近年積極進行海外併購,以2016年為例,前三大產業分別是製造業(總金額301.1億美元,佔比22.3%);資訊傳輸業、軟體與資訊技術服務業(總金額264.1億美元,佔比19.5%);交通運輸、倉儲和郵政業(總金額137.9億美元,佔比10.2%),引起國際廣泛關注。

據彭博統計,2012年之前,陸企在傳統能源產業及採礦業的海外併購案件金額龐大;但在2012~2016年間,陸企在金融、醫療產業、娛樂業、網路軟體業、媒體廣告業、半導體業、不動產業等,海外併購的金額成長幅度相當可觀。

陸企海外併購之所以會導致國際如此關切,主因之一是外界質疑陸企背後有中共政權的力量在主導。圖為中國建設銀行。(Peter PARKS/AFP)

陸企海外併購疑中共主導

然而,陸企海外併購之所以會導致國際如此關切,其中的原因之一是,外界質疑陸企背後有中共政權的力量在主導。

當前中國共有四個主權基金,分別是中國華安投資公司、全國社會保障基金、中國投資有限責任公司(中投公司)以及中非發展基金,其中又以中投公司最受各界關注。

在2012年以後,中投公司海外併購朝向多元產業發展,併購標的包括建築業、電信業、資訊軟體、物流等,都是中投過去從未併購的產業;2016年,中投公司併購美國的遊戲引擎廠商Unity Technologies,引發各界不小震憾。

2017年,中投公司又併購美國黑石集團位於歐洲的物流業務公司Logicore Europe;2017年Airbnb新一輪的10億美元融資當中,中投公司也投資了1億美元。顯示中投公司已將觸角伸向技術、市場及新經濟領域。

資料顯示,很多中國產業,背後都有中共不同的國家基金在支持。(資料來源:中華經濟研究院/製表:記者吳旻洲)

除了主權基金外,中共還有國家基金支援陸企在海外投資,溫芳宜說,這概念等於以國家力量驅動產業發展及海外併購,代表民營企業在海外的投資並非自主,而是與中共的政策密切相關。

溫芳宜表示,可以看到很多中國產業,背後都有不同的國家基金在支持,這也是國際為何會對中共的海外併購如此忌憚,擔心積極併購的背後,可能與中共的“中國製造2025”產業發展政策有關。

“內憂外患”箝制陸企境外投資大衰

不過陸資這波海外併購風潮,也引發歐美擔憂市場不公平競爭與國安疑慮,因而掀起一股防堵聲浪;而中共也為了防止高官資金外逃,進一步對海外投資加強監管。因此,陸企面臨“內憂外患”箝制,海外投資的趨勢在2017年出現大幅衰退。

此外,中共力推的“一帶一路”戰略,近期正面臨阻力,包括巴基斯坦、緬甸、尼泊爾三國,都取消或擱置與中共合作的水力發電工程,中國的海外高鐵項目也進展不順,從過去幾年的推動數據來看,未必會對中國海外投資提供長期穩定的促進效果。

再加上美國近來完成30年來最大的稅改,未來是否會吸引美國廠商迴流,甚至帶動更多外資企業調整全球投資配置,進而使外商資金由中國流向美國,仍有待觀察。

溫芳宜分析,中共官方阻止資金盲目外流、美國與歐盟加強對中國投資的審查與管理以及“一帶一路”受阻,這些現象都對中共的海外投資產生負向影響,因此保守估計,中國2018年的境外投資,金額雖然會下降,但是否較2017年大幅縮水,仍有待觀察。

學者警示:中國金融風險恐一觸即發

中共去年7月曾舉辦第五屆“全國金融工作會議”,有別於過去由國務院主導的慣例,此次是由 中共國家主席習近平親自主持,除了顯示習近平在中國大陸各領域均有主導的意志之外,也透露了習近平對中國金融風險的擔憂。

中華經濟研究院第一研究所副研究員吳明澤表示,眾所皆知中國金融風險已經到了一觸即發的程度,前中共財政部長樓繼偉曾表示,中國發生系統性金融風險的可能性,比美國2008年全球金融危機時面臨的金融風險還大。

中國人民銀行行長周小川日前坦言,陸企金融處於風險易發高峰期。圖為周小川資料照。(WANG ZHAO/AFP)

壓死駱駝的稻草?陸黑天鵝與灰犀牛橫行

此外,中國人民銀行行長周小川日前也說,當前和今後一個時期,中國大陸金融領域處在風險易發高峰期,在國內外多重因素壓力下,風險點多面廣,呈現隱蔽性、複雜性、突發性、傳染性、危害性特點,結構失衡問題突出,違法違規亂象叢生,潛在風險和隱患正在積累,脆弱性明顯上升,既要防止“黑天鵝”事件發生,也要防止“灰犀牛”風險發生。

吳明澤說,由此可見,當前中國的金融環境面臨嚴峻挑戰,所以中共中央經濟工作會去年提出三大“攻堅戰”,為首的便是“防控金融風險”,可見政府高層也承認中國金融風險的嚴重性。他研判,未來一年甚至數年內,防控金融風險將是中國金融改革的重中之重。

吳明澤分析,中國主要的金融風險包括:一、因金融產品投報率較實體經濟高,所以金融未服務於實體經濟,造成“融資難、融資貴”;二、因貨幣過於寬鬆,且資金未流入實體經濟,造成股市的暴漲暴跌與房市泡沫等,金融泡沫越來越大;三、地方債與企業債問題,而2008年因應金融海嘯所推出的4兆擴大內需政策,使債務問題更加嚴重。

四、銀行不良貸款與影子銀行問題嚴重,其金融結構問題、債務增速過高、殭屍企業問題,使風險過度集中在銀行體系;五、因應擴大對外開放,造成人民幣匯率波動與資本賬熱錢流入流出問題;六、金融混業經營、金融科技創新與對外開放等發展,造成的金融風險,造成原本的金融監管體系難以有效監管,造成監管漏洞。

吳明澤說,雖然上述這些問題中共自己也清楚,也會列為2018年金融領域的施政重點,但金融領域與實體經濟密不可分,因此除了金融監管的體制要改革之外,也需要實體經濟的改革與發展配合,否則將難以獲得實效。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zhongkang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中國經濟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