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揭秘】課本這一句 是赤裸裸謊言 第一個字是改

——從地獄返回人間的右派分子 胡風分子 歷史反革命 現行反革命

左春和:家庭是每個人的最後堡壘,它不一定能夠保守自由,但如蕭伯納所講,它是唯一隱藏人類缺點與失敗的地方。這是基於人性局限的一種天然設計,正是它的存在,使的社會的連結具有了最穩定的細胞,同時也抗衡來自各種力量對於個人的侵擾。

章詒和:80年艾青把他恢復創作後的第一本詩集叫做《歸來的歌》。歸來!不止艾青歸來,還有許許多多詩人、作家歸來。不止右派分子歸來,胡風分子也歸來,歷史反革命也歸來,現行反革命也歸來。從聶紺弩到汪曾祺,從公劉到白樺,其中就有邵燕祥。他們“活着從遠方歸來”,從消失到復活,從地獄返回人間。

瀋水之人:【文革小常識:割尾巴小隊】張春橋的《論對資產階級的全面專政》發表後,大陸對農民的限制更加嚴酷,我插隊的縣社成立了割尾巴小隊,為避免沾親帶故,大都像今天抓雷洋那樣,跨社行動,交叉作業,五到七人一組,手持板鎬,鑽山溝,攀高地,看到不知誰家在溝里偷偷種的幾壟莊稼,便揮鎬猛刨

1940年,倫敦,被炸後的圖書館,形同廢墟,三個英國人在殘存的書架旁看書。不念過去,不畏將來,沉着的活在當下,這也許是英國紳士最迷人的精神氣質

老北京麵館最大特色就是吆喝。有天兩人去吃面,跑堂吆喝上了:“5號桌,炸醬麵兩碗”吃完結帳,共25元8毛。甲說:“給你26,別找了”跑堂接過錢便吆喝:“5號桌有客送小費2毛”滿大廳的人回頭看他,甲臉紅了:“得,那2毛你還是找我吧”跑堂又吆喝上了:“5號桌的2毛小費又要回去了!”

RFA_Chinese:比“天網工程”更厲害的是“雪亮工程”!中國農村全覆蓋視頻監控家電手機均長眼,一位微信用戶稱,太恐怖了,表面上該系統可用來監視自己家庭是否被人入侵,但實際上公安可通過該系統監控家庭成員在室內的一舉一動,的的確確做到了“全覆蓋”。

李幺傻:蒙古入主中原,是因為宋朝做得不好嗎?別忘了宋朝是當時世界上最富裕最自由的國家,而元朝卻將人分成四等,漢人沒有地位。蘇聯佔領烏克蘭,是因為烏克蘭做得不好嗎?別忘了烏克蘭是歐洲糧倉。而蘇聯搶佔後,烏克蘭餓死三分之一人口。歷史課本說改朝換代,先進的代替落後的,這是赤裸裸的謊言

1982年2月,張伯駒突患感冒住進北大醫院一個八人間病房內。夫人潘素申請單人間。醫院拒絕:他不夠級別!兩天後成肺炎。2月26日,張伯駒逝世。事後,有學生跑到北大醫院叫罵:“你們知道張伯駒是誰嗎?你們說他不夠級別住單人間?呸!我告訴你們——他一個人捐獻給國家的東西,足夠買下你們這座醫院!”

歷史的沉思

【三個登報啟示】瞿秋白在追有夫之婦楊之華時,她還未與沈劍龍離婚。結果沈劍龍與瞿秋白一見如故,於是3人開始了一場奇特“談判”,各自推心置腹,互訴衷腸。談判結果是在《民國日報》上同時刊登三條啟事:一是沈劍龍與楊之華離婚啟事,二是瞿秋白與楊之華結婚啟事,三是瞿秋白與沈劍龍結為好友啟事

普遍肉刑,殺人過多。某些幹部中對地富曾有近乎肉體消滅傾向,因此把很多可能分化爭取控制的地富也逼跑了,甚至中農也有摸不着底逃亡,擴大了敵人,打亂了自己。對工商業由於亂斗,由於負擔過重,因此不論城鎮和鄉村的大部也被打垮了—-《冀熱察區黨委對當前糾偏中幾個問題的指示》1948年5月22日

《人民日報》“傷害中國人民感情”出現次數統計圖(1949-2013)

50年代,中國森林分布圖。

舊金山晚雲26起:【世界上最值錢的護照】朝鮮民眾原則上不許出國,只有極少數能獲准去中國旅遊探親,有門路的再轉機去其它地方,掌管發放這種普通護照的官員目前私下開價三千美元。因公出國有五年期的外交和公務護照,是免費的。不論因公因私,所有的護照回國後都必須上繳…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鄭浩中 來源:阿波羅網鄭浩中編輯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