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驚人之語 > 正文

曾伯炎:黨國低端領袖:我們的「朋友」遍天下 我們的敵人遍中華

——「低端人口」引出的漫話與史話

當年毛與梁潄溟同考北大,梁漖溟論印度哲學的論文,被蔡元培看重,不叫他做學生,便做了北大教師,而老毛做了北大圖書館打工仔,像今天北漂族,托關係,到北大學生許德衡等小伙食團去搭夥寄食,到湖南鄉賢楊昌濟教授家大門傳達室去寄宿。那時的段祺瑞張作霖若也來一次清除北平的低端人口,毛澤東這北漂打工仔,肯定也在被逐之列了。你們共黨的祖師爺,不也是低端人口嗎?

低端人口,是個新辭,指哪類人,社會學與人類學皆無解說。倒是文藝作品裏,有系列的標識人物:

如趙太爺眼裡,阿Q應屬於,魯四老爺雇的,祥林嫂應是。老舍小說里,拉洋車的祥子必劃入,趙樹理寫的:小二黑、小芹及他們爹娘二諸葛與三仙姑等,都包括了。就是《三國演義》里寫的劉關張,打草鞋賣的劉備,推車漢子關羽和賣肉的張飛,誰不是低端人口?而《水滸》里,除了林沖、盧俊義、楊志幾個落難的高端人士,誰不是低端人口之類?

可是毛共,慣於用打家劫舍、殺人放火爭權奪地,稱階級鬥爭運動,硬用臉上刺字方法給不屬低端人口的地富反壞右戴上低端人口帽子,製造出百萬千萬乃至億萬的低端人口,將有物質財富的壓廹成低端人口,還不罷手,還將擁有精神文化財富者,也壓迫成異類、賤類的低端人口,雖然,文革後,用改革,改了老毛只抓生產關係變革破壞,改為生產力發展,經濟暴發了,精神文明遭的破壞,道德倫理的沉淪,以及人性的異化,仍在繼續,用顧炎武的話,就不只是亡國亡黨之災,亡了民國變為黨國,已是亡天下了。也就是:民族整體地低端化了,改革開放以來,恢復的是物質,上層建築呢?制度文明呢?故有人在網上憤而發帖嘲諷今日已是:低端人口,中端犬儒,高端禽獸,極痛心疾首之語也。

有人考證:這低端人口,多年前,就出現於《人民日報》〈海外版〉而最近逐低端事件鬧到驚動世界了,官方又否認製造了低端人口一辭,但網上載出大興區朝陽區等官方文件來作證,又啞口了。

其實,早在40、50年前,公安驅趕收容盲流、遊民,就是驅的統治者心中的低端人口。近20多年,以維穩驅捕的上訪伸冤人口,就屬低端人口了。2003年,公安驅趕收容城巿遊民,湖南大學生孫志剛廣州求職,被收容不服,遭公安打死,發展到去年公安借故打死碩士生雷洋,此類以維穩欺凌打壓的低端人口,已由學士升級碩士矣!鬧出孫志剛事件時,就引出許志永等3法學博士維權,逼統治者廢除了對低端人口的收容制度。但統治者驅趕低端人口,未用法治與人權從他們心裏廢除,這北京雷厲風行儼如納粹水晶之夜驅猶太人的驅低端運動,引世界驚愕嘩然,也引起知識分子連署抗議,乃至美國國務院也發申明:促中國政府善待弱勢群體,這事件,真大丟黨國臉面,更大失民心了。有人笑:這是十九大後開局的一大敗筆與破局、亂局。

對國內,如此暴政,向國外,邀請世界200多個政黨來京對話,與世界各種顏色各懷鬼胎的左派黨,去大談什麼建構人類命運共同體,這中共黨國與自己的公民,也不能講共命運,卻高喊與世界共命運,人家信服與相信嗎?不過是聽你隨便忽悠,讓你過下萬國來朝的帝王癮,他們吃些在肚裏,揣些鈔票在包里,像過去亞非拉王公黨棍從毛澤東的慷國家之慨那樣,滿載而歸矣!不禁聯想到慈禧那:“寧贈友邦,不與家奴”的老話,怎麼,被中共黨國全繼承了,還重複演出喲?

毛時代,就推行的是:內敵外友政策,毛常大言不慚:“我們的朋友遍天下”!卻敵人遍國中,他打造的敵人:由地富反壞右5類,到文革擴大到21類,他那化友為敵的本事,把共同打天下的同志,如劉少奇、林彪、彭德懷、賀龍等,以及七千人大會上批過大躍進與餓死人的縣委書記,全劃成走資派敵人,在文革中打倒。終於把敵人擴大到世界,他的主子蘇聯,也成兵戎對壘的仇敵,毛的敵人還擴大到帝修反!鬧到像今天金正恩要遭特朗普打擊一樣,勃列日湼夫也要對毛進行外科手術的清除,被美國總統尼克松勸止,老毛處此世界四面楚歌絕對孤立的危局下,逼他又化敵為友,用他那合縱連橫之術,將他的宿敵美帝再變敵為友,邀尼克松進他書房,大談他不喜歡美國左派民主黨,更歡喜右派共和黨哩!可尼克松回國後,說老毛給他印象,像個巫師。

老毛就在自由世界與社會主義陣營共同孤立他時,他不顧國內人民死活,餓死了幾千萬人了,也未停實驗核武與用糧食造茅台酒,與今日金正恩一模一樣。與金不一樣的是:毛還撒錢第三世界,想當世界丐幫幫主。毛的思想,就不止是慈禧那寧贈友邦,不與家奴,而是人命、國命也包括他們的黨命,都用來作賭注,去賭他做世界NO1的野心哩!在國內,要做新的毛始皇。在世界,沒做成共運領袖,也要當第三世界首領,他這思想是高呢,還是低?他這世界第一大賭棍,應算高端人口?,還是低端人痞呢

當今的習思想,似乎仍在步毛思想後塵,內驅低端人口,外結世界異黨之歡心,未吸收老毛前車之覆與野心之敗呢?實踐已證明:毛這井崗山出身的草寇,要操世界老大,確實野心太大,本事太小。小習這梁家山塆出身的知青,就如他所吹讀遍世界名著,也不及老毛在帝王術那《資治通鑒》下的功夫,即便今天手中有錢,毛澤東撒錢沒買到第三世界盟主,習近平撒錢,未必能成功收買那些世界黨棍政客?

回到這驅趕低端人口話題吧,而改革開放,經濟活起來,恰是活起流動起低端人口,由解開他們綁捆在土地上的手足,給民以有限自由,開始解放出剩餘勞力,才增長的GDP的。毛時代就是禁止流動:物流、人流、思想交流,全凝固與禁止,社會沒了活力,講發展生產,被批為唯生產力論,今天,截斷人流、物流,再從網上去封閉思想與信息交流,豈不證明:所謂新時代,不就是改革已死的舊時代么?

老毛時代,講政治挂帥,他製造的政治賤民,即低端人口,鄧時代,金錢挂帥,壟斷的權力巿場、一倒手,權力者暴富成高端人口,貧窮與流動求生者,又成低端人口,這些低端人口承擔著你們高端人口驕奢淫逸的一切負重,還承擔著你們改革紅利的榨取,你們一闊臉就變,一發財心就狠,這是紅色紈絝仔的德性,哪是什麼治國理政之策,是造民瘼民怨之罪孽,哪是開什麼十九大的新局。

中共黨國實行城鄉分制,幾十年矣,這種制度,堪稱製造低端人口的機制。這種貴城賤鄉,使城巿的小巿民,也驕於非城市的外地人。與最高權力近些的北京巿民,便看不起今天的北漂族、上訪族及大學生求業的蟻族等,認為他們都是低端人口了。鬧到在北京人眼裡,視外地人都是下級,上海人眼裡,外地人都是農民,廣州人眼裡,外地人又都是窮人哩!難道這大城巿小巿民的這種歧視外地同胞的心理,也可成為黨國與官府歧視與驅逐低端人口政策的資源嗎?中國要講的平等與法治,不是被這種城鄉分治梗阻嗎?

有人說:北京粗暴地打砸與驅趕低端人口,是新上任的蔡奇,把低層官僚的霸氣,帶進了北京。好像老的北京官家是文明的,非也!讀《紅樓夢》寫皇家買辦家的薛蟠,也是肆意打傷人命的小霸王,今日共朝權貴那些新王爺家族,養的貝勒與八旗子弟,絕對遠盛於大清王朝,清王朝是十萬韃靼人進關,共王朝是百萬軍隊進京,專制培養橫行霸道的創造性,前所未聞:筆者讀1980年代一篇報告文學,揭露的紅色貝勒,在少女肚皮上賭博,誰贏了,誰就先強姦,哪朝哪代有如此荒誕?總書記胡耀邦為他的黨出發,伸張一下正氣,叫公安進中南海抓了某權貴家子弟,不是也遭報復嗎?說霸氣邪氣是新書記蔡奇帶來,未免太小看北京68年專制滋生的腐惡了。說蔡奇帶進京的是諂媚主子的奴才鄙氣與倿臣邪氣,倒更鮮明突出哩。

而北京中南海那更古今中外鮮見的霸氣,要數89.64對請願學生用坦克鎮壓了。慈禧垂簾聽政在北京殺公車上書的舉子,也只譚嗣同等6君子。共朝鄧小平當太上皇再垂簾聽政,調20萬野戰軍血洗新的公車上書請願的學生與巿民,就非幾人,有記者向海外報導殺了兩千,最近解密是上萬。那些犧牲者,決非低端人口,而是國家的民主精英與志士仁人呵!這一殺,北京大學也再不出這種:慷慨歌燕巿,從容作楚囚的壯士,只出錢理群教授今日痛心說的:北大盡培養的是:精緻的利已主義者了。難道不成了貪官的搖籃嗎?

什麼低端人口呵?翻開歷史,統治階級這高端人口,多出自低端人口:

漢朝的劉邦,明朝的朱元璋,出身流氓、遊民、乞丐、和尚、兵勇,可稱絕對的低端人口,劉邦這流氓便侮辱儒生,拿人家帽子做便盆。朱元璋這討過飯的乞丐,還把孟子趕出了文廟,從《四書》里,刪除孟子著述,應算今天網警刪網之老祖宗了。

朱元璋讀到孟子講民貴君輕的言論:“民為貴,社稷次之,君為輕”大怒!還有:“君之視臣如手足,則臣視君如腹心;君之視臣如犬馬,則臣視君如國人,君之視臣如土芥,則臣視君如寇讎。”也稱這些話,都是反動言論。他更不贊成孟子對武王伐紂的臣弒其君也投贊成票,孟子說:“賊仁者,謂之賊,賊義者,謂之殘,殘賊之人,謂之一夫,聞誅一夫紂矣,未聞弒君也”朱元璋便怒不可竭地命令:把孟子在孔廟享受冷豬肉的資格取消,這是600年前朱元璋驅孟儒,再與毛始皇批判孔儒,毀孔廟孔府孔林比較,朱元璋又遠不及老毛的做絕毀盡了。

誰知今天,馬列破產,文化精神危機降臨,還不得不借孔子這招牌,補上層建築之缺,把孔子學院滿世界開辦,國內再學袁世凱的尊孔讀經,都是欺世盜名以維繫道統之危機耳,能解黨國之危嗎!

歷史告訢人們,那些乘機從低端爬上高端的混世魔王,總是以偽崇高去驅逐真崇高,用偽君子去滅真君子。構成社會如北島揭示的:“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訊證;高尚,是高尚者的墓志銘。”使人格卑鄙化,但他們仍戴着高尚的面具盜名欺世:

那個要日耳曼復興的納粹希特拉,一戰時的中士,混跡維也納酒吧的濫仔。那個蘇維埃領袖布爾塞維克派的黨魁列寧,尋花問柳巴黎柏林混一身梅毒,混不下去了,做俄奸,領德皇威亷5000萬金馬克,幫德國人推翻沙皇與克倫斯基民主聯合政府,做的事多麼低級,可是混到權力的高端。就是斯大林滅的妨礙他專權的對手,如托洛斯基、布哈林、基羅夫到70%十七大中央委員,都比他這東正教神學生高明。就是消滅的稱烏克蘭的彼得留拉罪徒,今天,被烏克蘭人塑民族英雄像立於基輔。可是,斯大林的塑像,而今安在?

再去翻一下黨國偉大領袖毛澤東的歷史,絕對是低端混到權力高位的混世魔王,儘管在中國經洗腦還剩一些毛粉,但在世界,普遍認為毛造成中國8000萬非正常死亡,他的罪孽超過希特拉與斯大林那兩個魔王。

毛澤東常自稱是出身綠林大學,說白了,不就盜匪嗎?住普林斯頓大學的史學家余英時先生用學術語言稱:周恩來是城巿邊緣人,毛澤東是鄉村邊緣人,毛考北大、周考南開均落榜,當年毛與梁潄溟同考北大,梁漖溟論印度哲學的論文,被蔡元培看重,不叫他做學生,便做了北大教師,而老毛做了北大圖書館打工仔,像今天北漂族,托關係,到北大學生許德衡等小伙食團去搭夥寄食,到湖南鄉賢楊昌濟教授家大門傳達室去寄宿。那時的段祺瑞張作霖若也來一次清除北平的低端人口,毛澤東這北漂打工仔,肯定也在被逐之列了。你們共黨的祖師爺,不也是低端人口嗎?

再去翻一翻今天那些暴發階級的歷史,毛時代,他們政治暴發,鄧時代,再經濟暴發,兩次暴發前,除了陳獨秀、瞿秋白、張聞天等不屬低端人口,有多少是高端人士呢?

不是跟着毛在《湖南農民運動考察報告》中寫的那些痞子,帶着一身痞氣進的城與進的京嗎?他們不是伙着老毛,從拉杆子上井崗,佔山為王,利用結拜匪首王左、袁文才,站穩足跟,就演劉備殺關羽、張飛的結義弟兄。再割據贛南,建蘇維埃國中國時,再借清除AB團殺數萬黨員,戴眼鏡插鋼筆的皆殺,胡耀邦廖承志也險作刀下之鬼。毛澤東殺不了張國燾比自己軍力強大10倍,便借寧夏軍閥馬家軍去殺西路軍。到延安,再招兵買馬,涌去幾萬民主抗日青年,但是,搶救運動清除,則非清低端,而是趕高端,整風殺的王實味,已是馬列學院做翻譯的北大才子了。

從中共這一夥低端人口結黨為禍中國,他們從低端混上高端,便除高端的一切高尚、高貴與高明,要人們都像他們那麼低級、低俗、低賤到不要做人的一切底線,似乎魯迅那本《阿Q正傳》又像一本寓言與圖解:

潦倒土谷祠那阿Q,絕對屬社會最低端的痞子流氓了,他不服低賤姓氏,從誇他貴姓趙,挨趙太爺一耳光,時來運轉,成了趙家人,甚至主了趙家事了,能不哼着唱着:手執鋼鞭將你打!揚那若阿Q的鋼鞭嗎?今天的阿Q們,已不是哼哼戲文,過點耀武揚威的癮,確實握了權杖,只要一呼,就出現千萬警察手中電擊棒,能不打得雞飛狗跳,鬼哭狼嚎嗎?

難道蔡奇不是演的阿Q么?不認為他姓了趙做了趙家掌柜的,正作威作福於低端民眾嗎?

至於他們經常念叼的初心,把阿Q的野心讀通透了,也就更透視清楚了。

走筆至結朿此文時,不免要引楊慎的: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談中的漁樵話來結朿,發現對做了權貴的阿Q是笑談,但對風雪中的低端弱勢群體那遭難,則是悲憤的怒髮衝冠了。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民主中國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驚人之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