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軍政 > 正文

革命主力軍?北京逾十萬窮人嚴寒中露宿 學界聯署促停暴力驅逐

18日北京市釀19死8傷的火災之後,中共當局不是反思檢討責任,反而以此為由,下發命令大舉驅趕外來人口,引發自由派人士聯名發表公開信,批評中共當局嚴重踐踏人權,但聯署被當局封殺。分析認為,今天開始被清理出門的“低端人口”可能成為社會危機大面積爆發時候的主力軍。

18日,北京市大興區發生特大火災,釀19死8傷,其中8名是兒童。

北京市委書記蔡奇,隨後開會部署“全市安全隱患大排查大清理大整治專項行動”,要求全市地毯式排查;北京市代市長陳吉寧要求無盲區無死角全覆蓋,取締一批違法場所,拆除一批違法建築,關閉取締一批違法違規和不符合安全條件的企業,所謂倒逼安全隱患突出的低端業態退出北京。

北京市當局把難以計數的所謂“低端人口”趕出住房,有些只好在街頭露宿。

北京市當局以調查違法建築為名,趕走租住人士,限令所有租住者今日前搬走。短短兩三天之間,逾十萬外來人士,主要是北漂農民工等「低端人口」頓失居所,在嚴寒中攜家帶眷、拖着行李,投親靠友,尋找寄居地。

縱覽中國網站26日發表秦偉平文章說,上周二正逢“小雪”,北京氣溫跌破零度。北京當局開展的雷霆行動正式開始,除發生火災的大興區外,海淀、昌平、朝陽等區的城鄉結合部均發出清退通知,即日停電停水,所有被劃入範圍內的商鋪、作坊、公寓等限3日內搬遷,馬上清拆。

超過十萬人的底層老百姓受到直接影響,很多人來不及找房子,流落街頭,更多的人陸續黯然離開北京。在當局眼中的十萬“低端人口”幾乎是一夜之間被攆走,完全無視市場公平原則和基本的公民人權。

中國自由派人士25日聯名發表〈知識界人士就近日北京大規模驅趕‘外來人口’事件,致中共中央、全國人大、國務院、全國政協信〉公開信,批評中共當局的命令,導致成千上萬民眾一夜間流離失所,並指這種驅趕行為,是“違法違憲及嚴重踐踏人權的惡性事件”,官方應堅決制止和糾正。但聯署被當局封殺。

該公開信致中共中央、全國人大、國務院、全國政協發公開信,聯署者包括北大法學教授賀衛方、獨立學者章立凡、香港學者陳峰、詩人廖偉棠等,至截稿時已逾130人。

新建村遭當局整治,入口近日被拉上封鎖線。

公開信用詞嚴厲,指事件違法違憲及嚴重踐踏人權,在沒有任何過渡措施、安置方案前提下,在零下幾度寒冬天氣,驟然強令外地人口在幾天內無條件搬離租住地,否則停水停電並隨意處置其財產和物品,是對公民生存權、居住權、財產權和人格尊嚴等基本人權的極度蔑視與肆意侵犯,無法無天,極為粗暴和低端,任何文明社會、法治社會都不可能容忍。

公開信呼籲中央立即介入,叫停北京市這種違法違憲行為,追究有關部門及有關官員責任。有份簽署公開信的北京歷史學者章立凡向《蘋果》指,北京官員盲目呼應中央「疏散北京非首都功能」,結果「一做就做過頭」,是火災後「第二個人為災害」。

《北京日報》昨指,今次「是幹了一件大好事」,「解決居民多年的心病,守住安全紅線」。

縱覽中國文章指出,我們從社交媒體上的視頻和圖片可以看到,十幾萬的農民工毫無選擇餘地,也沒有一個人反抗,像溫順的綿羊一樣被驅趕。很多北京市民都在想,這些外地打工人員也為北京做了很多貢獻啊,保姆、清潔工等低端工作都需要他們來做,臟活苦活北京人誰願意干啊!

他們要是走了,社會運轉豈不成了問題?在筆者看來,這些問題北京當局肯定思考過,只不過他們看得更遠,他們關心的不是底層老百姓的死活,也不是北京本地市民的便利,而是政權和社會的基本穩定。

民間組織提供住所被叫停

蘋果日報26日報道,北京民間組織「同舟家園」為無家可歸打工者提供臨時住所,不料服務一天被迫叫停。該組織楊主任向《蘋果》表示,對被迫取消服務感無奈。北京民間組織「天鵝救援隊」亦向難民伸出援手,負責人鳥哥向《蘋果》指,他們向居民提供免費搬運等,現時找幫助的人很多。他坦言擔心像「同舟家園」一樣,只好儘力幫人。

作者秦偉平在《中國危機大逃亡》一書中稱,中國最大的危機就是大量失業,沒有固定住房、沒有工作、沒有生存能力的數億城市流民將會成為最大的社會不穩定因素,他們最終將會失控而造成劇烈的社會動蕩,甚至燒殺搶掠無惡不作,可能造成千萬人死傷的悲慘局面。

文章中認為,未來的一幕幕危機,相信中國政府高層也有清晰認識,一方面成立金融穩定發展委員會來試圖延緩危機爆發,一方面做各種積極準備。如果說,此次北京率先大面積清理底層低端人口是既定應急方案的話,對於這個執政黨和中央政府來說,這是一步好棋。

一方面,經濟持續下滑,包括北京在內的各大城市已經無法提供足夠的就業崗位,與其等他們把積蓄花光再鬧事,還不如早早出手,逼他們離開城市回到農村老家。另一方面,因為就業崗位減少,為了生存,這些由外來務工人員做的低端工作,也將由北京本地人包攬,可以更好維持北京的基本穩定。

對於討生活的底層北漂來說,這絕對是一個晴天霹雷。很多人或許並不知道,他們如果因此而飄到天津、廣州、深圳等城市,很快將會被再一次掃地出門。多年來的中國城市化進程,數億農民工早已離開家鄉,適應了城市生活,只是沒有辦法在城市裡買房立足,拿到城市戶口。當政府需要他們貢獻青春和廉價勞動力的時候,他們可以走出農村來到城市。

如今,政府已經無法提供足夠的就業機會和麵包,他們必須回到原籍,雖然已經是物是人非的回不去的家鄉。如果不出意外的話,明年兩會之後,全國大中城市都會開始跟進北京政策,開始以各種冠冕堂皇的理由清理低端產業“低端人口”,當然,也會有更多的企業倒閉,也有更多的企業遭遇所謂“用工荒”。

當經濟危機全面爆發後,中國政府將會首先保證大中城市的穩定與安全,包括基本的糧食供應,估計兩百萬人口以上的城市都會加入清理“低端人口”的行列。至於數億農民工被趕回他們不想回去的家鄉,又沒有足夠工作機會,見慣了世面,又不願意從事繁重的農村體力勞動,這些人聚集在廣闊農村的風險雖然沒有待在城市風險高,但最終會發生什麼,沒有人知道。作為一個擁有無數慘痛歷史教訓的中國,萬一遭遇糧食危機,城市和農村誰會更遭殃?社會危機大面積爆發的時候,今天開始被清理出門的“低端人口”會不會成為主力軍?

秦偉平強調,計劃從來都是沒有變化快,人算不如天算。中國未來變局的命運依然掌握在包括數億底層草根在內的十四億老百姓手中,對於各級政府官員來說,今日之冷血殘暴會不會引發明日之禍?畢竟,世間從來沒有無緣無故的愛,也沒有無緣無故的恨。

阿波羅網林億綜合報道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zhongkang 來源:阿波羅網林億綜合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