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民生 > 正文

佔便宜惡果 廣州男街頭突遇陌生女獻吻 欣然接受後發生悲劇

廣州日報韶關訊凌晨突遇陌生女子獻吻,韶關男子欣然接受與之在街頭親熱。不料該女子是由於酒醉認錯了人,這一幕恰好被她的男友撞見,從而引發了一場命案。記者昨日從韶關中院獲悉,廣東省高級人民法院終審維持韶關市中級法院以故意傷害罪判處被告人楊勇志無期徒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的一審判決。

2016年2月1日4時50分許,市民秦女士在外聚餐後回到住處門口,打電話約見男朋友張某。在等候張某期間,被告人楊勇志路過此地。由於道路燈光較暗,且喝了酒,秦女士誤將楊勇志錯認為是自己男朋友,便上前抱住其親吻。楊勇志沒有拒絕,與她在街頭相擁而吻。不料,秦女士的男友張某剛好從家中走來目睹此事,非常氣憤。秦女士發現後立即推開楊勇志向張某解釋,還質問楊勇志。

楊勇志沒有回答,想離開時卻被秦女士和張某阻攔。於是楊勇志與張某互相推扯,在推扯過程中他從身上拿出一把水果刀捅向張某的背部。張某被捅後倒地,楊勇志隨即逃離現場。張某送院搶救無效死亡。去年2月10日,被告人楊勇志被公安機關抓獲歸案。

韶關中院一審以故意傷害罪判處被告人楊勇志無期徒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一審宣判後,被告人楊勇志不服,上訴至廣東省高級人民法院。日前,該院終審維持了一審判決。

【類似案例】

一個吻惹的禍女子遭陌生男掐脖強吻男子嘴裏卻叫着別人名字…

女子被陌生男子跟蹤一年,遭掐脖強吻,被強拉着結婚,家人也被恐嚇,男子嘴裏卻反覆念叨着另一個女子的名字……

認錯人了?

被騷擾的女子險些精神失常!

換誰遇到這事,不嚇傻也被逼瘋了。報警N多次,最後警察卻說沒辦法管了!這可怎麼辦?

9月22日,天微亮,小玉(化名)獃獃地望向窗外,晚上她又做了噩夢,夢見那個總來跟蹤她的陌生男子掐着她的脖子,夢見他又去學校攔截兒子,夢見他強拉着她去結婚……而這些夢中情景,都是近一年來發生在小玉身上的事。甚至就在前一晚,她還接到對方打來的恐嚇電話,說她要不搬過去和自己住就會挨刀子……小玉再一次去了派出所。小玉說,她被折磨得精神快失常了……這一切均因疑似精神病的男子錯認自己是其前女友

圖by網絡

無休止的騷擾讓人不堪其擾

初次被錯認強拉欲強吻

30歲的小玉住在陝西西安電子城一小區,她和丈夫是同鄉,還和丈夫的妹妹是同學,彼此知根知底,結婚早,要孩子也早,如今她已經有一個9歲的兒子。

但最近一年,一個陌生男子嚴重干擾了她的生活。小玉說,記不清被那個人跟蹤多少次,但有幾次印象特深。比如,第一次大約是去年秋冬季,「當時是早上,我帶着孩子去小區路口停車場,準備送娃上學,突然就過來一個男的,瘦瘦高高的,對我喊着別人的名字。我說你認錯人了,但他還強拉我要吻我……」小玉說,自己當時被嚇壞了,兒子還在跟前,也嚇得不輕。她趕緊求助停車場的保安,保安和附近路人合夥制服了男子。「我當時想這就是認錯人了,也就沒當回事。」小玉說。但讓她沒想到的是,這才是惡夢的開始。

去學校接孩子被跟蹤

自從那次被錯認後,過了沒幾天,在一次接兒子放學的路上,小玉無意中發現上次認錯自己的那個男的一直跟在自己後面,嚇了一跳。

「我趕緊有意往一些商店裡走,沒想到他還跟着,一直跟到我快到學校。我有時回頭看他一眼,他還直衝我笑……」小玉說,自己趕緊報警。電子城派出所警察出了警。「警察詢問了我們,發現他口中所說的女朋友王某某並不是我。警察隨後叫來了他的家人,男子現場還寫了保證書,保證不再找我。」小玉說。

在小區樓下大喊女子名字

幾天後的一個清晨,男子的騷擾變本加厲。「大早上的,全小區的人都能聽見他在樓下喊,你說他能找到我們樓下,那還不是跟蹤我了嗎?」小玉說,當時男子嘴裏還是喊着王某某,「後來他改口了,喊的是我的名字,我還納悶他咋知道我名字呢?後來一想,在派出所里警察告訴他我不是王某某,並說了我的名字。他可能就記住了。」

小玉的老公鄭先生下樓制止,對方還喊,鄭先生氣得動了手,並報了警。對此,小區保安黃師傅記憶猶新。他說,當時還以為是哪個業主在樓下喊娃上學呢,後來派出所警察來了,將喊叫的男子送回家。黃師傅說,得知情況後,他們也會注意,不讓此人進入小區。

抄走挪車電話不停發短訊

這事還沒完。他竟然找到了小玉的汽車,還抄下了挪車電話,小玉說,自己隨後接到各種短訊,都是那男的發來的,「問我過得好不好,兒子吃得飽不飽?有時候還發很噁心地話,我都刪了。」

這名男子甚至隔三差五的往小玉的車上掛東西。停車場收費員白師傅證實了此事,他告訴記者,這事發生在前半年,每次都是自己上完夜班早晨下班時看到的。那男的瘦瘦高高的,頭上幾乎沒有頭髮,給小玉車上掛過大棗、毛栗子,還掛過小米。你只要朝他那方向走,他就跑,壓根不給你說他的機會。

白師傅還記得小玉和孩子曾向自己求助的事:一次是早上上學,小玉來找他,說一個男的在後面跟蹤,「我問小玉我能做什麼?她說你跟我走一段路就可以。」白師傅就照做了,那男的看他在就走了。第二次是在小玉孩子學校附近,「我當時去上班,孩子跑過來叫爺爺,說後面有個叔叔跟着他。」白師傅說,孩子當時肯定很害怕,他就把孩子一直送到學校里才離開。

還到學校門口恐嚇孩子

讓小玉和鄭先生更生氣的是,此人還騷擾自己上四年級的孩子。9月初,孩子爸爸突然接到託管班老師的電話,說有陌生男子在學校門口拉孩子。記者詢問了託管班陳老師,陳老師說,今年9月開學至今,此人來學校攔截孩子已經有好幾次了,「他對孩子說你跟我走,搬回去跟我住……什麼的。」陳老師說,因為她也不認識這個人,就上前把孩子摟在懷裡。但這名男子就罵人,還準備打人。託管班另外一個小朋友說了句「叔叔,你別再來找了」,他就要打小朋友。

鄭先生說,幾天前,他曾和小玉去過那個男的住的地方,住址是在派出所查到的。「去就是想談談,開導他,但走到男子家門口,轉念又一想,他現在這樣子,萬一拿刀砍我們,真是得不償失了。

男子到底有沒有精神問題?

這名男子為何一直糾纏小玉,是否真的有精神疾病?鄭先生說,「起初,我是把他當正常人來看的。因為他的邏輯思維挺好,你說他都能去停車場、到我老婆車前找挪車電話,後來保安不讓他進小區,他還知道在小區外守着,像是精神有問題的人嗎?但後來想想,從他行為看,真不像是正常人。」

東儀路派出所警察也表示,從男子的行為來看,確實不正常。派出所調查過,應該是情感上受過刺激。男子還曾有吸毒史,被強制戒毒過。

家裡有一個70多歲的老母親。「但他老母親聽見這兒子的名字就害怕,因為他也打他媽。上次來派出所領人他媽都沒來,是他表妹來的。」但沒有鑒定結果,無法確認。

那麼,這名男子到底受過怎樣的傷害?是否真的有精神疾病?昨日下午,記者聯繫了曾到派出所擔保男子回家的他的表妹,她表示對於表哥的一切均不知情,就掛斷了電話。

警方和社區都說沒有辦法

近一年來,小玉說她報了很多次警,每次之後對方還照舊。讓小玉情緒失控是在9月21日晚間,「我接到他的電話,他說,讓我和孩子收拾東西,搬回來住,還說和我再結一次婚,我說我真的不是你的女朋友,他就急了,說如果再敢胡說他就拿刀捅了我……」

小玉隨後前往東儀路派出所再次報警。「警察說這事他們也管不了,說畢竟人家沒有採取實際的行動……」小玉和警察吵了起來。

9月22日下午,在記者的陪伴下,小玉再一次來到東儀路派出所,處理過此事的警官說,上一次糾纏小玉的事情已經處理完,對方也沒有再進行實質性傷害,目前這種情況(預防傷害),法律上還沒有相關的約束性規定,他們也沒法去管。但若要精神鑒定,主要得看對方家人的意見,家人如果不同意,那誰也沒辦法了。該警察建議小玉去找找社區和街辦。

可記者曾陪小玉去過對方居住地所在的長延堡街道辦青松路社區。社區工作人員說,對於精神不正常的人,警察作為執法人員都管不了,他們就更管不了,「這事還得找警察。」

隨後,小玉又找到了東儀路派出所的所長。所長說,目前這種情況,法律上確實沒規定。他們也沒什麼好的辦法。他說,主要是對方監護人監護不力,會讓警察去給予警告,建議家屬對其進行精神鑒定。家屬如果有治療費用方面的考慮,可以向社區和街辦打材料,看能否申請強治醫療。可有警察說,即便申請成功,僅做精神鑒定就是個問題,他的家人誰會陪他去做鑒定呢?這名警察還很善意地提醒小玉,外出還是要小心,小玉說她帶着電警棍,警察建議帶上防狼噴霧效果更佳。

「可是這不是解決問題的根本辦法啊……」小玉說,不知道那個人什麼時候會從什麼地方會蹦出來,然後做什麼……她壓力很大。

 

責任編輯: 陳柏聖   來源:廣州日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民生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