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生活 > 中國文化 > 正文

狐狸精妲己與紫微「帝星」

——天空「帝星」伯邑考的傳說

惡婦妲己取色不成,惱羞成怒,向紂王進讒言,以不忠不義嫁禍伯邑考。伯邑考已知此行不能全身而退,於是乾脆席地而坐撫琴直諫,勸紂王去讒逐佞、行仁布德,拆鹿台還資於民,剔除酷刑蠆盆炮烙;勸紂王廢妲己,遠離淫邪再正朝綱。琴音冽冽,聲聲如泣,穿徹肺腑。

仰望星空有一顆耀眼的紫微星。圍繞這顆“帝星”,數千年來神州中土,留下眾多的典故傳說。其中,伯邑考救父遭妲己紂王醢屍的故事,最為至孝剛烈。

三千多年後的今天,當後世寄希翼於浩瀚史冊,希望找出那段悲壯的主角,才發現他的一生已被濃縮成隻言片語的短短几行。面對封閉的歷史天空,輾轉史冊,馳騁遐思也就成為打開歷史的一把鑰匙。

三千多年前,紂王假借勘定禍亂為託辭,宣召西岐之主西伯侯姬昌前去朝歌。臨行前,精通先天演數的西伯侯起了一卦,得知會有七年之厄,於是再三叮囑世子,千萬不要去接,不要去看望。待災滿時,自然會歸國。至孝至誠的伯邑考,當時就對文王說,願以身代父前往受災。西伯侯厚愛世子,特別叮囑到,君子有難,難道不知道迴避?但天數已定,斷不可逃。你遵從父言,管理好西岐就是大孝。不要擅自多事,切記切記。

終究父子離別,於心不忍。伯邑考朝夕思念父親年邁,身陷囚禁之苦,身為人子極其不忍。於是決定前往朝歌,獻寶救父以早脫囹圄。上大夫散宜生以西伯侯有言在先,再三勸說無果,伯邑考心意已決。

此時的紂王沉迷暴虐酒色、寵信奸佞失道失德,各地諸侯兵馬刀戈相向,氣數將盡危在旦夕,又豈是幾件祖傳家寶所能叫醒挽回?伯邑考到了朝歌,來到午門素縞抱本站了五天,都不見朝廷官員走動,最終被亞相比干所見。比干賢德,一聽伯邑考要以七香車,醒酒氈,白面猿猴家寶進貢,當時就感嘆地說,寶物雖好,但是紂王無道,以嬉戲之物進貢,反而是助紂為虐,熒惑聖聰,為朝廷添亂。不過,見伯邑考仁孝真性,於是比干代他向紂王轉達來意。

伯邑考見到紂王后,言辭懇切為父陳冤,他的至孝良善,所言溫順,就連暴虐的紂王都不勝感動。而惡婦妲己貪戀美色,於是讒言藉口習琴,命伯邑考教授琴藝。

由於古琴乃太古遺音,與諸樂大不相同,樂而近雅,頗能正心,古琴的妙處也被一首詩描寫的極為貼切:“音無平兮清心目,世上琴聲天上曲;盡將千古聖人心,付與三尺梧桐木。”。由於是太古遺音,伯邑考鼓琴時是盤膝席地而坐,以接近於修道的身姿彈琴。受文王的教誨,伯邑考心賢意德,所以琴音音韻幽揚,如戛玉鳴球,萬壑松濤,其韻清婉欲絕,令世俗之人塵消頓爽,恍如置身鳳闕瑤池。

伯邑考本就是文王聖人之子,因父遭羈因之厄,不辭跋涉之苦,前往朝歌行孝救父。妲己假說傳琴,實則想取少年美色百般挑逗惑亂聖子,但見伯邑考意如剛堅,心如鐵石,絲毫不為淫邪所動。在伯邑考明白這是妲己設的圈套後,為時已晚自知難以解脫。身為後堯臣之後,累代忠良,伯邑考寧死,即使遭刀刃之誅,也不悖逆姬門名節。

惡婦妲己取色不成,惱羞成怒,向紂王進讒言,以不忠不義嫁禍伯邑考。伯邑考已知此行不能全身而退,於是乾脆席地而坐撫琴直諫,勸紂王去讒逐佞、行仁布德,拆鹿台還資於民,剔除酷刑蠆盆炮烙;勸紂王廢妲己,遠離淫邪再正朝綱。琴音冽冽,聲聲如泣,穿徹肺腑。伯邑考鼓琴作歌完畢,自知無法生還,便隔席以琴擊打妲己,希望能除去朝歌的禍源。

可憐忠良被惡婦妲己殘害,被人釘了手足,用刀剁碎。妲己又命人做成肉餅,賜給西伯侯進食。文王善識陰陽福禍,從瑤琴的兇殺中,已曉因果。文王心如刀絞,忍辱食子之肉,含悲於心又不敢出聲。伯邑考精魂飄到文王囚禁之地,在空中對着文王拜之又拜,生不能見父面,死後於陰陽兩隔,跪泣禱祝父安。至姜子牙奉旨封神,念伯邑考一片仁孝忠勇,封其為紫微大帝,永鎮北極。

這段故事每每讀來,心如泣血。當夜深人靜仰望星空,看看這顆由伯邑考的精魂所化的帝星,留給古今的浩然正氣仍在震懾一方,蕩蕩忠魂也如長虹貫日,穿越天地於今日留下偉岸。文王聖子剛烈雄風,精魂也如金剛鑲嵌青史,讓人在閃爍的字裡行間,領略歷史板蕩的悲壯。文王忍此奇屈大辱,終為神州傳下不息不破的剛健,砥礪後世子孫。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亮軒 來源:DJY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中國文化熱門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