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 > 娛樂評論 > 正文

白非:誰在縱容抗日神劇?圖

作者:

雖然廣電總局曾經聲稱要規管抗日題材影視劇,但如今中國電視屏幕上仍然充斥着各種情節狗血的抗日神劇。穿着西部牛仔和森林羅賓遜式的裝束,用各種武俠片中的弓箭、神針、飛鏢,殺得鬼子屍橫遍野;甚至赤手空拳將日軍士兵一撕兩半,並譽為橫店名菜「手撕鬼子」;抗日戰士身着皮衣,腳蹬皮靴,留着時髦的油光髮型,端着AK47乃至六管機槍,打得日軍潰不成軍;日軍或傻或呆,總之就是中國人的俎上魚肉和活靶子。有統計,中國一年拍了近百部抗日題材電影和七八十部抗日題材電視劇,僅在浙江橫店影視基地,每年消滅的鬼子就超過四億。有人一天在九部影視劇串場扮演日軍死屍。有網民曾戲稱:按照抗日神劇的邏輯,日本人能在中國堅持八年,真是太不容易了。

這是對歷史赤裸裸的褻瀆,對浴血奮戰的先烈的公然侮辱。不少老兵回憶抗戰的艱難時都表示:中國軍隊的裝備水平和戰力,離日軍差好幾個檔次,往往打死一個日本兵需要犧牲幾個中國士兵。忘卻歷史就意味着背叛。成規模成批量地將抗日劇排成武俠劇,罔顧起碼史實胡編亂造。可悲的,這樣的抗日神劇竟然一部部熱播,收視率居高不下。古往今來,從來沒有一個國家、一個民族如此視民族的苦難如兒戲。這種淺薄和空虛,正是如今中國人整體精神面貌的顯現。

然而,更值得思慮的是,抗日神劇為何能長盛不衰。一向以封殺為天職、以禁播為看家本領的廣電總局,竟能一直容忍抗日神劇的存在。他們禁播《紙牌屋》,禁播《走向共和》,禁止晚間時段播TVB劇、播日本動漫、播歌舞選秀,獨獨對胡編亂造的抗日神劇網開一面。這並不是因為他們的鑑賞水平有問題,他們其實心裏清清楚楚。他們的目的就是要靠此來給公眾洗腦,灌輸民族仇恨,煽動民族主義。這本是許多政權轉嫁國內矛盾的慣用伎倆。

從2001年小泉純一郎時代,中日關係進入冰期。然而在胡溫時代,中央始終想打破這種局面,可以說中方改善中日關係的意願,要遠勝於日方。也因此,中國在雙邊博弈中處於弱勢局面,在釣魚島等問題上處處被動。也因此屢屢被日本玩弄於鼓掌,丟盡顏面。如今,中日關係冰層之厚,更甚於十年前。但形勢卻大不一樣。中共領導人比日本還強硬,在釣魚島問題雙方陷入膠着,並且積極交好其他國家,有意冷落日本。2014年,中共領導人先後在7月7日抗戰爆發77周年紀念日、9月3日第一個抗戰勝利紀念日、9月30日第一個烈士紀念日、12月13日第一個南京大屠殺國家公祭日,四度親臨出席,敬獻花籃。這是前所未有之舉。最直觀顯示了中國當前對日本的戰略取向。銘記先烈英魂、弘揚民族正氣,是十分必要的。惟其如此,就更不應該容忍這些辱沒英雄、污染歷史的抗日神劇。

網上流傳着林肯的一句話:「一個民族如果對另一個民族長期懷着仇恨或崇拜的心理,這就是一種弱國心態。」其實林肯並沒有說過這句話。然而這句話本身卻有相當的價值。多年來,中國持續宣傳日本侵略之暴虐,這當然也是事實。但對於中日關係的歷史與走向,毛某人、周某人當年在中日關係中扮演的角色,卻向來乏人仔細了解。官媒也有意裁剪、篩選,放大某些局部。許多人逢日必反,為反而反,甚至連中國人製造、中國人購買的日本品牌產品也是說砸就砸,威猛無比。在街頭遇到個小偷行竊,卻一個個畏怯如鼠。這樣的心態,早成世界笑柄。從抗日神劇的威猛和暢銷來看,與現實真是一脈相承。

還有,中國的電視台只能翻來翻去播幾部製造拙劣、格調底下的國產動畫片,對於大量美日優秀動畫片卻想方設法封殺,或是在垃圾時段節選播出。難怪百姓慨嘆:現在的孩子可憐,還不如「80後」一代的童年,那時候美國日本的大量優秀動畫片可以敞開播出。這種文化上的閉關鎖國,較之清朝鴉片戰爭之前的封閉還不一樣。當時大清滿朝文武確實從心裏以天朝上國自居,愚昧顢頇,盲目自大。然而如今的中國官員,出國比老百姓多得多,孰優孰劣,心知肚明。否則就不會紛紛將家人財產送到國外,自己留在國內當裸官了。一個健康的國家,都是致力於塑造強大的國民,教育、文化都圍繞此開展。如果時時以愚民為己任,口號偉光正,行動坑矇騙,政府無信用,國民難自強,國家絕無復興可能。

責任編輯: 趙亮軒  來源:香港東方日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14/1228/49225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