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 > 港台娛樂 > 正文

好友曝梅艷芳曾隨便開支票 帶癌症披婚紗上舞台

十年後的今天,文化訪談節目《可凡傾聽》推出《紀念梅艷芳逝世十周年特別節目》,從一手打造出「百變梅艷芳」舞台傳奇的香港殿堂級服裝設計師劉培基的視角,回顧了梅艷芳的傳奇人生。

梅艷芳、劉培基90年代合影

2003年紅館絕唱後台合影,梅艷芳身上的華貴演出服就由劉培基精心設計

十年前的12月30日,罹患重病的巨星梅艷芳,沒有等到她的新一年。十年後的今天,文化訪談節目《可凡傾聽》推出《紀念梅艷芳逝世十周年特別節目》,從一手打造出「百變梅艷芳」舞台傳奇的香港殿堂級服裝設計師劉培基的視角,回顧了梅艷芳的傳奇人生,同時展現了整個香港樂壇最輝煌、最燦爛的集體回憶。節目中,劉培基還獨家披露了塵封十年的爭產官司呈堂證供——一段梅艷芳親自錄製、親口囑託的珍貴視頻。作為劉培基在大陸的首檔電視訪談,該節目分為上下兩集,於12月22日、29日22:00在娛樂頻道播出。

大熱:隨隨便便開出支票

1985年推出唱片《似水流年》,服裝設計師劉培基把梅艷芳包裝成「男兒漢」,西裝加上墨鏡和寬墊肩給香港大眾留下極深刻的印象。同年的另一張唱片《壞女孩》則在業內外製造了異常轟動的話題,梅艷芳自此開始了自己的「百變舞台」生涯,也拉開了華語流行樂壇的百變序幕。

大熱之後不忘友,梅艷芳一生交遊廣闊,在娛樂圈裏是公認的豪爽與仗義。正因為這種真誠、博愛、俠義的性格使她成為演藝界尊崇的「大姐大」。「施比受更有福!」梅艷芳曾這樣形容她對友情的看法,「有人擔心我交友輕信,會被人利用,但我覺得那都是一種『施』,不計較有否回報,其實都很開心。」2002年,梅艷芳在慶祝入行二十年的紀念節目上對大家說:「我在娛樂圈闖蕩二十年,四個字概括:『友情歲月!』」

劉培基記得,梅艷芳身邊太多朋友,「一個小女生成名了,身邊總是有一大幫人的,可這些賬單都是她付的。」劉培基覺得不對,這樣吃吃玩玩很浪費,「我就老是跟她說,你要存錢,不能借錢給人家。她是一個很叛逆的小女生,不聽我話,所以我就很嚴厲,我說我告訴你,最後一次,假如你再借錢給人家,我就把你砍了。其實我想她好,不要人家編一個故事說不夠錢,你就開一張支票給人家。」而在梅艷芳接受媒體訪問時,則一再說,「Eddie哥哥在我生命中,是我的守護神。」

節目中還透露,病重時,梅艷芳把一本支票簿存根交給了劉培基:「我不是讓你找他們一個個討債,我只是想我以後不在了,你幫我多關心下,這些人怎麼用的錢,過得好不好?」

病重:扯出腫瘤才能如廁

2003年初,外界不斷傳出梅艷芳身體抱恙的消息。出於各方考慮,梅艷芳於9月召開記者會公開承認患癌。天后病重之時,所身受的苦難與折磨,是常人無法想像的殘忍,也是親友、粉絲長久以來無法面對的傷痛,「命運有時候真的是好過分的,羅文走了之後,尾七做完,晚上兩點多鐘,電話響了,我去接。梅艷芳打電話來,她猶豫了一下,然後說:『我身體可能有些毛病,體檢報告出來,不太好,癌。』我說:『你不用說了,我明天到你家。』她家有一個雙人沙發,就在那個沙發上,她坐在那裏。我過去抱着她,一抱着她,她就哭了,說:『Eddie哥哥,其實我這輩子其實也夠了,我每個月不出這個家門,花費開銷不下50萬,給家裏的開銷、供房子的開銷、公司的開銷……我也是一個女人,現在有這個病,這輩子也不會有孩子。我看過我姐姐(梅愛芳),這個病很痛苦,醫生說我只有很低的機率活下來。』」

此後,劉培基陪着梅艷芳輾轉蘇州上海求醫,也親眼目睹着梅艷芳的痛苦:「因為癌在那個部分,她每一次去洗手間,都要把那麼大的瘤扯出來,去完洗手間,她還要把它弄回去。」梅艷芳病情加劇之後,劉培基又陪着她回港就醫,「你知道那個醫生怎麼跟我說嗎?他說劉先生,我知道你們現在的心情是怎麼樣,不過這個情況是美國要去炸伊拉克,已經炸了一個禮拜了,你想想會是怎樣的情況?」

告別:沒有男人掀開頭紗的婚禮

2003年11月,身患癌症的梅艷芳帶病踏上紅館舞台,舉行了人生最後的演唱會:「她告訴我,舞台是她最大的力量,她寧可倒在這個舞台上,也不想倒在床上。聽了這句話,我根本就沒有退路,根本找不到話來勸她不要這麼做。」

很多人都對那場演唱會上,梅艷芳身披白色婚紗把自己嫁給深愛的舞台那一幕記憶猶新。劉培基回憶,當時梅艷芳對他說:「我演過很多戲,拍過很多電影,穿過很多婚紗,可是我這輩子都沒有一件屬於我自己的婚紗,連結婚時候戴的首飾,20年前就買了,都沒有用過,既然這樣的話,我就嫁給舞台了。」這句話,梅艷芳說得很無奈、很輕鬆,可是聽在劉培基的耳朵里,覺得很難過——舞台怎麼嫁呢?沒有聽過一個女人,不是嫁給一個男人,不是嫁給一個幸福,而是嫁給一個舞台:「我覺得心疼她,很心疼很心疼,所以這輩子,有人問我,你設計那麼多衣服,你覺得最好是哪一件衣服?我最痛恨設計婚紗的,沒有想到我這輩子設計得最好的一件衣服,就是梅艷芳最後的這套婚紗——這是沒有新郎給她掀開頭紗的一件婚紗,我在樓梯上面等她上來,幫她換頭紗、換衣服的時候,我默默地看着她,我知道她不是在演繹一條歌,她是在演繹生離和死別。每天下來,因為沒有頭髮,我把頭紗連頭髮拿起來,她才可以去換衣服。回到家裏,水腫得很厲害,根本吃不下東西,只能吃一點點,那段日子,我和她都不好過,我勸她不要再做這個演唱會了,她轉身摟着我的脖子,跟我說不能不做了,不做的話,沒有機會再做了。她說這句話的時候,我就知道我們的時間都沒有太多了。」

身後:一段短片讓法庭寂靜無聲

梅艷芳離世,身後事幾乎全由劉培基一手打理,作為梅艷芳治喪委員會負責人,他包辦了離世消息的公佈、告別儀式的流程、八個扶靈人(劉德華、劉培基、梁朝偉陶喆(微博)、連延輝、蘇孝良、張敏儀、楊紫瓊)的名單制定,以及遺像挑選、壽衣設計,「我拿她的身份證交給生死註冊處,生死註冊處把身份證一個角剪下來,然後一扔,天哪,是這樣子的?這樣一剪,以後這個人就不在人世上了。最後我還要幫她穿衣服。穿衣服的時候,她的身體還在滲着血水,十幾天還會有,真的受不了。」

梅艷芳的母親和哥哥還在世,她卻跳過了血緣意義上的親人,把所有的身後事託付給了劉培基,而這份託付也把小梅妹的「Eddie哥哥」放在了風口浪尖:「在法庭上,我什麼都沒講,只是把從沒公開過的2000年她錄給我的一段短片拿出來播。播完那段短片,整個法庭安靜得一點聲音都沒有,很多記者在那裏都哭了。」

劉培基感慨說:「這十年發生這些不愉快,我不想記下來,不想再看,只想這個事情儘量地對梅艷芳多一些尊重吧,記下我們曾經的美好,不好的,我忘記了。這十年裏遭遇的那麼多無聊的不理解,對我的質疑,對我的傷害,我在自傳里一個字都沒提,沒有回話一句,也不需要。因為那不是我的戰場,而是我們曾經經歷過的一個那麼美好的年代。」

責任編輯: zhongkang  來源:新聞晚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13/1220/357975.html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