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言論 > 正文

未普評論:中國特產,說不完的豆腐渣工程

 

 

哈爾濱松花江上的陽明灘大橋斷裂,一段130米的橋面倒塌,4輛汽車墮橋,3人死亡6人受傷。這座耗資19億,號稱可使用一百年的大橋,建成才9個月就塌了。哈爾濱市建委先說無法查到是哪一個單位承建這個工程,後來市政府又「闢謠」,說不是倒塌,而是「側滑」。中國官員別的本事沒有,創造新詞的智慧卻舉世無匹。這就好比把「貧困者」說成是「待富者」,其荒誕程度可列入健力士世界紀錄大全。

 

市政府又說,事故是四輛運貨卡車超載造成的。對此說市民都啼笑皆非,同在哈爾濱,有一條超過一百年的鐵路橋,是沙俄帝國時期建造的,至今仍在通車,滿載的火車難道不比超載的卡車重?又有網民調侃:「以後造橋要立標誌牌,規定超過100公斤的胖子必須徒手通過。」博客作家李承鵬寫道:「其實不必追問真相,因為彼此都知道真相……這裏最大的真相是,我們知道他們在撒謊,他們也知道我們知道他們在撒謊,我們也知道他們其實知道我們知道他們在撒謊……所以我現在不關心真相,我關心怎麼表演真相。」這對中國官場和中國特色的官話真是形像概括。

說起來中國人其實是造橋的老祖宗,古老的趙州橋堪稱世界橋樑史的一座祠堂,它是隋朝著名的工匠李春主持建造的,至今已有1413年;至於宋朝建造的洛陽橋,至今已有952年;還有盧溝橋,中國人無不知道它的大名,那是金代——也就是南宋時期建造的,至今已有819年,卻仍然能通過四百噸的載重量。

進入工業革命時代,中國老橋落伍了,所以第一條黃河大橋是德國人承建的,第一條長江大橋是蘇聯援建的,到現在仍安全運行。中國第一位現代橋樑專家,是美國常青藤名校康奈爾大學培養出來的茅以升,20世紀三十年代他主持設計和建造錢塘江大橋,只可惜在抗戰時為阻擋日寇而忍痛炸毀。總體而言,中國建造現代橋樑的水平還是落後於歐美。但是到了21 世紀,中國橋樑設計、建造的速度已經是世界第一,只不過質量卻是世界末流。

去年中國派團來美國考察交流,美國交通部得知中國鐵道部一年之內就同時設計和建造幾十座橋,都為之吃驚。美國因為交通發展已基本定型,造橋量寥寥可數。而中國造橋需求大,到處大興土木,應該說實踐經驗已多於美國。不幸的是,中國造橋的驚人速度,和質量事故的頻率同樣驚人。自從十多年前廣東韶關大橋倒塌,之後就事故頻傳,重慶綦江建成僅三年的彩虹橋,因一隊武警官兵列隊走過,橋便塌了,四十人死,據說是正步操引發「頻率共振」所致;廣東九江大橋僅因運沙躉船撞到一個橋墩,橋就斷了;中國援建非洲馬達加斯加的大橋,通車半年便坍塌;最離奇的是湘西鳳凰大錢剛竣工,居然在拆除腳手架準備剪綵典禮時突然倒塌,砸死民工六十餘人。昆明機場的天橋還在建造中就倒塌了。

說到哈爾濱這座陽明灘大橋,原來預計三年建成,橋樑專家已忠告施工單位,這不可能。但更不可能的事情發生了,這座橋僅兩年就完工通車了,9個月就斷了,真是建的快斷得更快!

豆腐渣工程裏面涉及多少黑幕多少利益?這就要回到李承鵬那句話:「其實不必追問真相,因為彼此都知道真相」。當然你越知道真相,政府就越不能讓它成為真相,一定要用各種離奇謊言去掩蓋。就像汶川地震的豆腐渣校舍一樣,真相和幾千孩子的生命都必須永遠埋在瓦礫之中。單說中國算上手指腳趾也數不完的橋樑事故,這都是公共工程,但它從來不是公共的事務,出了事一定是關起門來行政處理,絕不公開審理。最後被定罪的一定是民工,頂多算上幾個包工頭。所以李承鵬說:「每看到新工程上馬,就知道又有幾個億萬富翁將誕生了。每到工程竣工,就知道又一批默默無聞的臨時工要出名了……這個時代留給我們最大的財富不是真相,而是你一直勤於動腦,想像他們下一次會怎樣表演真相。這個卓越的過程中,他們負責說謊言,老百姓把謊言提煉成寓言。」

責任編輯: 劉詩雨  來源:自由亞洲電台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12/0906/25892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