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大陸 > 正文

連死人都怕 歷史學家高華葬禮南大高級戒備

著有《紅太陽是怎樣升起的——延安整風運動的來龍去脈》等歷史著作的大陸著名歷史學家高華,於2011年12月26日22時15分在南京病逝,大批大陸學者在南京參加高華葬禮儀式。

據參加葬禮的多位學者在微博中表示,南京大學在葬禮期間高度戒備成驚弓之鳥狀,在高華的追悼會上所有的發言,稿子都要南京大學黨委審查,追悼會對輓聯的懸掛也有限制,香港學者的輓聯和悼詞,就不會懸掛,而且不許學生參加。


微博發言:

@章詒和 新浪個人認證 已到南京。感謝特別安排,我單獨住在一家酒店。又聽說,明天的追悼會沒有學生。我又還聽說,明天的追悼會對輓聯的懸掛也由限制。我真不明白這個南大,高華為你們掙得了多少學術聲譽,你們怎麼忍心這樣!我睜眼盼着天明。

在一個喧囂又惡劣的環境下,知識分子(乃至每個人)應如何自處?這是一個錐心瀝血的選擇——因痛悼高華而想到。

我不再說話,明天鞠躬就走。因為我看在高華夫人的面子上

@張鳴 新浪個人認證 剛剛得到消息,在高華的追悼會上所有的發言,稿子都要南京大學黨委審查,看來,我寫的祭文,是沒有機會在會上念了。

 

 

念個祭文還要被審查?那些當年為「李聞」事件吶喊鳴不平,為言論自由而辱罵國民黨走狗的時候是否想過若干年以後自己連狗都不如。
 
張老師公佈一下讓大家開開眼 ~就像多年前陳寅恪先生給另一大師王國維寫的 獨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也是你和高老師所追求的吧~
 
這不是對高先生風骨的諷刺嗎?今天的大學沒有想到盡然犬儒到這個地步
 
新版掩耳盜鈴的故事天天在上演! 恰恰反證出他們對高先生的恐懼,對歷史真相的恐懼和迴避,他們是一個不敢正視自己的虛偽的組織,其實想想他們也挺可憐的,前輩的屁股太髒了,徒子徒孫們擦的好累!
 
去世後悼詞要經黨委審查,高教授終於享受vip「待遇」了。活着的時候,他們怕他的文章;去世了,他們怕他的魂靈。
 
連死人都怕,這樣的大學有希望嗎 ||
 
讓南京大學黨委寫一個標準的,大傢伙兒人手複印一份,在追悼會上念。人越多越好,哀悼故人,掌嘴當局。
 
|| 姑娘很生氣她姨: 大學黨委就是淨侍房,有JJ的進去,沒JJ的出來
 
為了忘卻的記憶 || 馬駿: 我直覺是,沒有恩來,耀邦了,但很多知識分子,名人紀念的情懷仍在,仍想借高華逝揮發一下這個情懷。這不是為了忘卻的紀念,而是為了喚醒的紀念。但,有關方面開始如臨大敵了。就真的怕到這個程度?僅僅是高華,不是恩來,也不是耀邦?就怕到這個地步?
 
南大小百合上追悼的帖子都不在十大之例了,不知為什麼,他們怕什麼呢?
 
 

責任編輯: 鄭浩中  來源:本站原創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11/1230/23053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