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中國文化 > 正文

毛澤東的「剋星」-- 陰陰陽陽說中共



圖:1、毛澤東此照源於《紐約時報》,攝於1936年西安事變前夕。(www.flickr.com/photos/scenery/332836000/)




圖2、毛澤東(右)與張國燾在延安


從阿毛到老毛:大水能沖龍王廟

張聞天僅是借了『洛甫』一點水勢和陰氣,當然搞不過真正的禍『水』毛澤東。毛澤東是中共領袖當中第一個本名帶水的人物。而且,不只本名帶水,表字也帶水,稱作『潤之』。『毛』這個姓,在中國並不常見,不像陳獨秀的陳字、張聞天的張字。『毛』這個字按說沒有什麼明顯的陰陽屬性,不過,後來老毛本人有句名言,是把『毛』定為陰性的。此名言說:知識分子是毛,而工人階級是皮;皮之不存,毛將焉附?後面這八個字,其實是套用了古代智慧,不過,這個有關皮毛之間關係的看法,從此就在中國普及了。這樣一來,如果套上陰陽理論,當然就是『皮』屬陽,『毛』屬陰。換句話,毛澤東有着兩肚子水(不僅有『澤』,而且有『潤』,都在名和字的中間,即肚子部分),並且陰『毛』長在頭上,實是少見的大陰之人。要按傳統相面術來看,那就更是明顯了:一個堂堂五尺男兒,嘴巴上竟然不見鬍鬚,相貌上都直接呈現陰的表徵。

說來也巧,張聞天奶名就叫『阿毛』。小阿毛搞不過老賊毛,借來的三點水馬上被人家本有的六點水給衝垮了。從張聞天到毛澤東,這是中共命運的巨大轉折。單從姓名陰陽學的角度來看,張聞天明明白白就是毛澤東執掌中共大權的一張藥引子,是毛澤東在中共內登上周恩來所謂的『革命皇帝』的金鑾殿的一塊踏腳石。

四點水搞不過三點

然而,『水』性不是毛澤東的姓名專利。中共黨內,本來就有一位元老,名字里也是包含至陰之水的,恰在這時因緣際會也崛起為一路梟雄。就在他的手裡,剛剛掌握中共實權、尚未坐上正被洛甫也就是張聞天暫且佔據的一把手寶座的毛澤東,差丁點兒就翻了船。看官你道這是哪位好漢?

不錯,這位好漢也姓張,名字叫做國燾。張國燾出生於江西省的萍鄉上栗;上栗地處羅霄山脈中段,後來就是毛澤東落草為寇、槍杆子起家的根據地。毛張二人,都占這塊風水。張國燾的母親,是湖南瀏陽文家市人;而毛澤東的母親,則是江西的文家。這就是說,毛、張二人都是江西與湖南結合的產物,母親那邊都和文家有關聯——當然,這裡僅僅是就字面而言,因為張國燾的母親並不姓文。毛家兄弟三個,毛澤東是老大,下有毛澤民、毛澤覃,一路三點水下來;張家本是兄弟四個,不過老二早年就死了,所以後來也按三兄弟論。張國燾也是長子,兄弟四個的名字則是一色的四點水打底:張國燾、張國燕、張國庶、張國傑。張國燾是北大高材生,五四運動的學生領袖,京漢鐵路工人運動的發動者,中共一大的實際主持人,這些都能把比他還大四歲的小小毛澤東比得趴到地下。更重要的是,就在毛澤東們在湘贛閩邊界節節敗退、最後不得不抱頭鼠竄的時候,張國燾在鄂豫皖邊界拉起了一支大隊伍。

一九三五年六月,就在今年汶川大地震震中地區那一帶,張國燾率領紅四方面軍,和毛澤東、周恩來、張聞天他們的紅一方面軍會師了。當時,一方面軍,也就是所謂朱毛紅軍,已經從湘贛閩根據地鼠竄半年有餘,兵疲馬乏,稀稀拉拉,剩下也就萬把人。張國燾的四方面軍,則有八萬人眾,雖然此前也吃了幾個敗仗,但還稱得上兵強馬壯。中共元老們現在的回憶錄,都說張國燾那個時候野心膨脹,想『吃掉』中央紅軍。其實,如果張國燾真有此心,果斷動手,恐怕不說是易如反掌,至少不會太費力氣。這些人的話,能不能信,其實是很成問題的。但是,無論如何,毛澤東是強烈地感受到了威脅的。這是對他剛剛在半年前的遵義會議上好不容易撈到的掌握中共軍權之地位的威脅。說來也巧,他們會師的那個地點,就叫兩河口。一條河,四點水,來勢洶洶;另條河,三點水,命運如何?

當然,老毛最後是耍了陰謀而逃脫的。這個不去說它了。要說的是:張國燾不是四點水嗎,也夠陰的了,怎麼還是搞不過毛澤東?從名字陰陽學的角度來看,顯然張國燾的名字還是陽氣盛了一些。如前所說,『張』為陽,這就不如毛之陰了。張國燾字愷蔭,本來也是很有陰氣的,與『潤之』好有一拚;可是,他又字『特立』,這就回到『獨秀』、『立三』那個路子上去,陽氣升騰了。偏偏張國燾本人似乎更喜歡『特立』這個表字,多次用它做筆名。再說,張國燾的這四點水,畢竟是在尾巴上,腳底下,不像老毛的水,是包藏在肚子里的。最終,張國燾陰不過毛澤東,只能逃出延安,與共產黨『拜拜』了。

大禹治水,王明威脅老毛

老毛的再一個剋星,就是王明。『王明』二字,陽氣顯明,怎麼可能在中共這個陰人黨里差點而治住了陰人之最毛澤東呢?從名字上看,那是因為他的本名陳紹禹。大禹治水,這是中國的古典。『紹』者,繼承也。有這麼一個本名,怪不得王明儘管年紀輕輕、毫無根基,卻能兩度掌握中共大權——當然,第二次,也就是在毛澤東掌實權的這一階段,王明不能說是真的掌握了中共大權。但是,他那個時候對毛的地位的威脅,確實是極為嚴重的。

可是,和博古一樣,王明這個化名,比陳紹禹這個本名更為流行。換句話說,能治水的本名,被他拋棄了;用這樣陽氣明顯的化名,那是鬥不過陰氣十足的老毛的。追根尋源,陳紹禹這個原名,最早的時候,是寫作『陳紹禹(左加火字旁)』的。這個『火』旁,壞了治水之大禹的意思不說,還添上明火之陽。王明從來沒有當上過中共一把手,看來也是不奇怪的了。同樣不奇怪的是,陳紹禹字露清,也有個三點水,還有個雨水為頭,也是水勢豐沛的名字。沒有這些根底,單憑一個『王明』,怎麼可能在陰人得勢的中共內部與老毛纏鬥有年呢?(未完待續)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鄭浩中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中國文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