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官兵嫖妓:甲午海戰中方戰敗不可忽視的原因

中日第一次海戰發生在1894年9月17日,就在此前一年,即光緒十九年(1893年)十月,慈禧太后將釣魚台島賞給郵傳部尚書盛宣懷作採藥用地。這次戰爭,也是世界海戰史上暴發了第一場大規模鐵甲海戰。發生地點,在中國的黃海海域;交戰雙方不用說了,是中國和日本,即此著名的中日黃海海戰。這一年是清光緒二十年,當時採用干支紀年,為甲午年,史上亦稱「甲午海戰」。甲午海戰僅是甲午戰爭初期的一場大戰役,整個戰役全稱是中日「甲午戰爭」。甲午戰爭是中日兩國戰爭史上,自明朝以來第一次規模最大的正面交鋒,海軍、陸軍都參與了。戰爭長達9個月,即從1894年7月1日清政府正式對日宣戰(同一天,日本明治天皇也發佈宣戰詔書),到1895年4月17日(清·光緒二十一年三月二十三日,日·明治二十八年四月十七日)雙方簽訂《馬關條約》止。

點擊圖片看原樣大小圖片

圖:甲午海戰前,致遠號官兵合影

點擊圖片看原樣大小圖片

圖:甲午海戰前,致遠號軍官合影,圖中雙手交叉者為鄧世昌。

這場戰爭的結果是中國完敗,日本完勝。中國割地賠款,台灣全島及所有附屬各島嶼就是這次戰爭後「讓與日本」的,確實「喪權辱國」。這場戰爭中,最讓人不可思議是「甲午海戰」一役的失利。對於失利的主要原因,傳統的歷史教課書上早有定論,首先是「清政府腐敗無能」;其次是日本蓄謀已久,突然襲擊;再是中國軍事經費不足,裝備落後,指揮不當。對這幾個原因,我在中小學時代一直信以為真,後來隨着年齡遞長,多思考思考,結果真的「一思考就發笑」了。其背後的原因絕非這麼簡單,如在裝備上並不輸對手,稱日軍蓄謀已久,但中方也一直在防備啊。再說,清政府再腐敗無能,也不想把大片江山拱手讓人。

從史料上看,甲午海戰中日方集結了12艘戰艦,吉野、高千穗、秋津洲、浪速、松島、千代田、嚴島、橋立等8艘主力艦、巡洋艦全部參戰。但中方的實力同樣不弱,參戰主力是北洋艦隊,為晚清重臣李鴻章一手創辦,動用巨額軍費打造的,戰艦多是當時世界上最先進的,購自工業化最早最發達的歐洲,分別由英國、德國生產。如定遠號、鎮遠號、濟遠號、經遠號、來遠號戰艦,為「德國造」;致遠號、靖遠號為「英國造」。

定遠號艦滿載排水量為7335噸,全鋼面鐵甲,裝配有4門305毫米口徑主炮,2門150毫米口徑副炮,3具380毫米口徑魚雷發射管,攜帶21魚雷,時稱 「東亞第一巨艦」。當時日艦中排水噸位最大的吉野、松島、嚴島、橋立等是5000噸級,只是速度快於中方。中方戰艦不弱對手,將領也不簡單。光緒八年(1882年)十月,李鴻章聘用了英國海軍軍官琅威理(Lang William M)為水師「總教習」,負責水兵操練;提督丁汝昌在英國海軍學習深造過,用今天時髦的話來說,是「海歸人士」。

可見甲午海戰的失利原因並僅不是清政府的腐敗無能和日軍的威猛。學術界目前比較認可的一種觀點是,北洋水師治軍不嚴,訓練廢弛,導致戰鬥力低下,非「兵器落後也」----軍事軟實力劣於對手。那這「軟實力」是怎麼一個概念?難道一個「訓練廢弛」就能讓軍隊戰鬥力大降?小時候看《甲午風雲》,影片中,致遠號艦管帶鄧世昌臨危不亂,下令撞沉日艦,向日方旗艦「吉野」號右舷高速撞去,全體官兵以身殉國(光緒皇帝給鄧世昌的祭詞:「此日漫揮天下淚,有公足壯海軍威」)。中方旗艦「定遠號」被日艦擊中,仍頑強作戰,總指揮丁汝昌重傷不下火線,坐艦指揮。後由管帶劉步蟾代替丁汝昌督戰,直至艦上炮彈全部打完,才自行炸沉,劉步蟾自殺殉國。經遠艦管帶林永升同樣勇敢,率領將士奮勇戰鬥,直至倒下······這些場景和記錄至今讓我激動。結合北洋水師當時先進的戰艦裝備,中方怎麼也與「戰鬥力低下」對不上號,這種說法讓我糊塗。後來,我在做史學方面研究查找資料時,看到了不少清末對外戰爭中清軍的「花邊新聞」,這才恍然大悟,在胡思亂想間感到,「戰鬥力低下」除了抽吸大煙,還有「成人方面」的原因。如當年北洋艦隊的總司令(提督)、被視為英雄的丁汝昌,是一位「風流首長」;不少駐守海防的士卒、艦上的水兵,則是「勇」字號嫖客。如此這般,又抽又嫖,戰鬥力能不低下?我今天就來詳細聊聊這茬事。

點擊圖片看原樣大小圖片

圖:甲午海戰中中方旗艦之定遠號,泊於威海衛軍港。

點擊圖片看原樣大小圖片

圖:甲午海戰中中方名艦之致遠號,管帶為鄧世昌。

點擊圖片看原樣大小圖片

圖:北洋水師提督丁汝昌,是個頗有爭議的「民族英雄」。

「海龜」丁汝昌,應該是受到西方文明影響的一個海軍大臣,但與眾多傳統的中國文人一樣,其根子里那個風流雅興卻未絕掉。據孫國群所著的《舊上海娼妓秘史》一書記載,19世紀80年代,有一次丁汝昌率艦隊南下上海時,曾經到名妓胡寶玉的香閨擺酒宴客。酒宴結束後,丁拿出100兩銀子作為一席酒的費用。但胡寶玉對娘姨等人講,這筆錢是丁大人賞給她們的,宰了丁大人一把。結果,丁汝昌只好在次日再拿出三百兩銀子以作酒資。這曾作為「佳話」,流傳於當年上海灘。

頭都如此,下面就別說了。1956年出版的《中日戰爭》一書中,有這樣的文字:「琅威理去,操練盡弛。自左右翼總兵以下,爭摯眷陸居,軍士去船以嬉。每北洋封凍,海軍歲例巡南洋,率淫賭於香港、上海。」這文字里透露一個情況,就是每年冬天北方海面結冰的時節,是官兵最快樂的時分,由於要移防南方地區軍港,正好方便到上海、香港這些妓業發達的城市嫖玩,有時人去艦空,集體出去尋樂。

中華書局1993年出版的《清末海軍見聞錄》中也證實,北洋艦隊「海軍軍官生活大都奢侈浮華,嫖賭是平常事。劉公島上賭館、煙館林立,妓院有七十多家。」從各國家海軍歷史上來看,嫖妓現象都比較普遍,這是一個世界性的「難題」,由於官兵長年在外,體內生理能量積蓄過多,除自慰外,只好通過或明或暗地召妓解決。如駐日、韓美軍都是東方風月場上的老手,由於官兵「性」趣十足,當地出現了專業娼妓,還帶動了當地經濟的發展。但如北洋官兵這種規模的,還是少見。

如此好嫖的海軍,面對治中有方、軍紀甚嚴、有意侵華、久有蓄謀的東洋海軍,「戰鬥力低下」就很自然了。在甲午海戰發生前,中日兩軍在朝鮮的牙山地區交鋒,史稱「牙山戰役」,或「成歡戰役」。清軍投入3000多人(以「淮軍」為主),日軍投入4000多人。戰役中,雙方傷亡相差不多,但牙山還是失守了,系戰敗。戰役指揮(直隸提督)葉志超卻謊報戰績,謊稱獲勝,可笑的是還受到了清政府的獎賞。「總兵」衛汝貴也因此得到提升,成為清軍駐平壤總司令(總兵)。

後平壤失守,衛汝貴敗退回國。再駐防鴨綠江下游安東縣,再敗於日軍,丟城失地,遭數朝臣彈劾,清廷遂將其革職逮捕。1895年1月15日清政府發佈上渝,治其罪,稱「衛汝貴平日待兵刻薄寡恩,毫無約束,此次統帶盛軍,臨敵節節退縮,貽誤大局,並有剋扣軍餉,縱兵搶掠情事,罪狀甚重」次日,衛被斬於北京菜市口。衛汝貴嫖妓比丁汝昌的癮大多了,故事也更多。據光緒丙午(1906年)長沙刊本《韓客筆記》記載,衛汝貴升任總兵後,「益無忌憚,諗知平壤歌妓久冠全球,遂心醉之。日夜在中軍帳狎妓宴樂,營哨將,弁尤而效之,明日張膽宿娼營中,無復以軍務為意旨。」

《韓客筆記》的作者許寅輝為當年英國駐朝鮮總領事禧在明聘請的文案兼翻譯,身份是清廷官員,其所記有很強真實性,可信度極高,因而被史學界當作研究甲午戰爭的重要史料。許在筆記中還稱,「士卒亦皆占民房,姦淫搶掠,無所不至。」因為軍紀渙散,軍心思嫖,軍事防禦形同虛設,在日軍迂迴包抄搶佔險要之時,清軍「猶在酣嬉酒夢中也」。

晚清軍人嫖妓是出了名的,可以說是「歷史悠久」,但傳統卻不光榮。現在可以看到的公開出版物中多有提及----

《鴉片戰爭》(三):鴉片戰爭期間,江南清軍營員官丁,「無不以民為可欺······窩留娼賭,線誘良家子弟。」

《捻軍史》(作者,郭豫明):太平天國時期,清軍剿捻大將勝保派人「逐日密招歌妓,送至園中,荒淫無度,軍心渙散」。結果,不只沒有剿掉捻軍,1859年6月,反而讓太平軍陳玉成部攻克盱眙。

《上海:1862年》(作者,於醒民)、《淞南樂府》(作者,楊光輔):1862年淮軍松字營管帶郭松林等人在打退太平軍對上海的進攻後,帶頭冶遊(逛妓院)。郭來上海後自詡有數百萬家資,「首偽為丐者,手攜粗紙,至名妓寮分送,多有呵(斥)者。及檢粗紙,則中藏金葉,人目為活財神。」當時上海「妓家大半在西城,營丁錯處。」

《上海軼事大觀》(編者,陳無我,民國時期出版):光緒初年,以鎮壓雲南回民起義起家的清軍統領楊玉科進京途經上海,住旅館「揮金如泥沙」,「其作狎游也,備金釧數十條」,「有所悅即求親肌膚,無間晝夜,交歡畢,呼仆進釧匣,令妓自擇其一」,「悅之甚者輒以數干金為之脫籍,鴇有留難者以勢威脅之,然既娶後稍拂意即逼令下堂。」

《圖像晚清》(作者,陳平原,夏曉紅):甲午戰爭前後,在台灣,「前充統領營官諸人,邀請賓客以扣除之餉作買笑之資,大都各人均擁資三五萬。有某軍門者在台灣南北數十年,積資百萬。此次暫寓福升客館,每日夜必呼流娼檔子班土妓、歌妓彈絲品管,以解悶愁。」

《清代野史》(第四卷):1895年,正當台灣抗日軍情緊急時,清軍宮官李文魁發動兵變,趕走了領導抗敵的台灣巡撫唐景崧,並尾追至廈門,「圖殺之。寓福升旅館,召妓女侑觴,既醉而出」。後來,李被官兵擒獲就此正法。

······

其實,在清代中葉,清朝政府是「禁娼」的,律例嚴明,違者輕牢役,重則殺頭。雍正皇帝曾親自擬旨,下令廢止「樂籍制度」。一直到道光以前,京師很少能看到妓女的身影。我查找了不少資料,發現為什麼清末賣淫嫖娼盛行了起來,與當時社會形勢發生變化有密切關係。在鴉片戰爭以後,西方觀念入侵,嘉慶年間修訂過的《大清律例》已不再適應當時的社會變化,法律地位受到挑戰。就如現在改革開放,實行中國特色的市場經濟後,出現地下性工作者一樣,娼妓也慢慢多了起來。當時有人士上書修改法律,提議「賣淫合法化」(歷史是驚人地相似啊!!!)。於是在慈禧垂簾聽政的同治年間,再次重修了《大清律例》。雖然律例仍禁止賣淫嫖娼,卻刪掉了「照例治罪」的內容,嫖娼賣淫事實上已合法化了。

到光緒時,京城的磚塔衚衕、錢串衚衕、大院衚衕、小院衚衕、玉帶衚衕等八個衚衕,到處是妓院,妓女比地上跑的雞還多,「八大胡同」成為當年北京非常著名的 「紅燈區」。在「馳娼」導向下,本來就有冶遊習好的清軍官兵,嫖娼狎妓吃花酒就更普遍了,難怪丁汝昌、衛汝貴這些清軍要員大臣,在戰事吃緊時都敢「放鬆」 一下,不忘去紅燈區「瀟洒走一回」。但這一瀟洒問題嚴重了,色能亂性,性亂必花,導致管理混亂,「訓練廢弛」;紅顏禍水,害得清軍的戰鬥力低下。需要說明的是,這盆「禍水」能量太大,但錯不在紅顏本身。

甲午海戰中方失利的原因很多,而且複雜,但是,官兵上下集體嫖妓,視冶野為正常,成為甲午海戰(甲午戰爭),乃至清末對外所有戰役失利的又一不可忽視原因。一定程度上說,李鴻章精心打造的有鋼鐵外殼的北洋戰艦,不是被日軍魚雷擊沉,而是讓青樓流淌出來的胭脂鏽蝕掉的,在風情麗人綿柔溫香的床榻邊解體了。但這一嚴重影響軍隊軟實力的原因,卻不時被軍事專家、史學者忽略。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zhongkang 來源:文史漫遊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