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熱門標籤 > 姚文元

張春橋、姚文元上海奪權是毛親自指揮親自部署的(圖)
2021-06-13

我在文革期間最早看到「奪權」這個詞,是在一九六六年五月十六日中共中央政治局擴大會議通過的《中國共產黨中央委員會通知》這份文件中,毛澤東親自撰寫的一段話:「奪取在這些領域中的領導權……批判混進黨里、政府里、軍隊裏和文化領域的各界裏的資產階級代表人物,清洗這些人,有些則要調動他們的職務。」

毛袒護四人幫:炮打張春橋、姚文元,還不是反革命啊?(圖)
2021-05-30

張春橋接着說:「這次炮打就算了,可是,我要告訴你們,上次我跟文元一起到北京去匯報上海人民公社的成立,毛主席很關心上海炮打這件事,主席說:『炮打張春橋、姚文元,還不是反革命啊?紅革會這筆賬還是要算的。』你們對這件事心中要有底。這次炮打,我認為至今有些事、有些人還沒有查清。但是,毛主席的這些話,我只對你們講,你們不要外傳。」

造反的「奉旨」、「請旨」、「探旨」與「假旨」(圖)
2021-05-11

四人幫 50年後檢討文革,不難發現一「異象」——群眾性「造反」一開始都要求「被造反者」承認其正當,遭拒絕,方有遊行、絕食、乃至臥軌,最後列隊進京,請求「聖旨恩准」。如此「造反」,與漢語本義相去甚遠,確實「史無前例」。或如毛澤東...

由姚文元到田飛龍(圖)
2021-04-15

1967年,意氣風發的姚文元率隊訪問阿爾巴尼亞。 香港親政府傳媒《AM730》周一(12日)刊出「全國港澳研究會」理事田飛龍訪問,田再次在訪問炮轟香港的親北京政客,稱建制派內部出現「兩面派」,指「兩面派」同時拿國家和西方利益。...

毛澤東與上海「一月奪權」
2021-04-10

我的文革回憶錄《十年一夢》出版以後,有的讀者在讀後向我提出了這樣的問題:「你們一九六七年在上海發動的‘一月奪權’,究竟是根據毛澤東的指示去奪的,還是你們自己的發明創造?」 要回答這個問題,必須回顧事實。 ...

毛澤東的大筆桿子姚文元被關秦城監獄20年
2021-02-28

鄧小平回答說:「文化大革命真正死了多少人,那可是天文數字,永遠都無法估算的數字。」鄧舉例說,僅雲南省委書記趙健民一個冤案,就牽連138萬多人,打死1萬7千多人,6萬多人被打殘。僅昆明地區就打死1493人,打殘9661人。

吳晗的悲劇不在於馬屁拍在馬腳上 而是毛髮動文革需要人祭旗(圖)
2021-01-05

毛澤東之所以拿吳晗與《海瑞罷官》開刀,已有研究者指出:「毛澤東當然清楚,批吳晗的鬥爭並不是吳晗有多大錯誤,也不是吳晗該不該批,而是要以此為契機掀起一個大的運動,最終達到打擊黨內的『異己』力量,即被稱為劉鄧司令部的一大批人」(蘇雙碧《浪中紀事》72頁)。除了對新版《朱元璋傳》結論的耿耿於懷,主要因為吳晗在政治上是北京市副市長,在文化上又是史學名家,這種雙重身份,正合適拿他來祭文化大革命的旗,即通過文化戰線上的革命,再波及到政治上兩個司令部的鬥爭。

文革批判愛因斯坦和相對論的鬧劇(圖)
2020-09-27

6月,學習班印發了第一篇批判文章,題為《徹底批判自然科學理論中的資產階級反動觀點——評相對論的基礎光速不變原理》。相對論的「罪行」如下:「相對論是地地道道的主觀主義和詭辯論,也就是唯心主義和相對主義」;「根本違反了唯物辯證法,而且也沒有得到實驗的直接驗證」……。為了增強說服力,此文引用了毛澤東和林彪的話來論證光速不變原理的「錯誤」。

上海「一月奪權」幕後的思想指導和總指揮都是毛(圖)
2020-08-17

從我所親歷的事實來看,應當確認:上海「一月奪權」的指導思想是來自毛澤東的,總體指揮也是由毛澤東親自擔任的。在奪權的過程中,張春橋、姚文元充當了組織者、領導者的重要角色。而這個過程又是互動的,即毛澤東以上海為試點,上海的造反組織每有新的動作,毛澤東就立即抓住,作為典型,加以總結,進行指導,並且推廣到全國去。

姚文元回憶錄曝光毛澤東晚年驚天內幕(圖)
2020-07-24

七六年清明的天安門事件,毛澤東看了簡報,派了秘書到天安門了解情況後,說:「悼念總理,歌頌永不翻案的人,剩下的我就是現代秦始皇了」;「不要瞞我,矛頭是對着我的,在清算我二十七年的債!誰說沒有政治後台?這個政治後台,你們都怕他嘛!他有社會基礎,有軍方保護。」姚文元證實,對七六年清明天安門事件的定性、鎮壓,都是由毛澤東決定的。

真相令人震驚!姚文元短篇回憶錄獲准出版(圖)
2020-07-17

這是我們這一代非常熟悉的事,被披露的「真相」,其實也是我們這一代心知肚明的事,只是通過姚的「真相」再驗證一下而已。姚文元,這麼一個以謊言為職業精神支柱的人開始說實話了,是不是讓人百感交集呀?! 所以普世價值是整個人類永恆的價值...

毛澤東為什麼派彭德懷去三線(圖)
2020-06-30

之所以會產生這樣的懷疑,除了毛澤東原本在彭德懷的問題上並無「反省」之意以外,除了有關的著作對毛、彭見面的情節描寫太過文學化以外,還有一個重要的原因,就是在毛澤東決定讓彭德懷離京去三線的同時,正在醞釀一場轟轟烈烈的「文化大革命」。而這場「革命」的第一炮,恰恰就是以彭德懷為靶子的。

台灣也出了個「姚文元」——中共駐台「黨代表」邱毅(圖)
2020-06-02

【編者按】台灣人邱毅,有大一統情懷也算是正常,跟大陸人有同理心受大陸人歡迎也是自然。其抨擊政敵民進黨也屬於政治人物的慣常操作。然而,其衝擊法院,以身試法,寧可犯罪,甘心坐牢,除了不智,也是難以抹殺的道德污點。況且,其立場越來越紅,日益成為中共代言人,甚至成為中共打擊大陸異議人士的助手,因此受到大陸自由知識分子的討伐就在所難免了。不過,邱毅畢竟是有爭議人物,本文作者的觀點僅供讀者參考。

蕭功秦:姚文元為什麼沒有寫回憶錄(圖)
2020-05-13

有人把《姚文元回憶錄獲准出版》一文發到微信上來了,此文點擊量達144萬,可見影響之大。該文說曾有人願意出五百萬買斷姚文元回憶錄的版權,該文還自稱在此文中透露了其中的部分內容,於是吸引了眾多讀者。 然而讀下來就知道是假的。此文的...

抨擊「血統論」的勇士遇羅克之死(圖)
2020-04-12

1967年4月14日,戚本禹代表中央文革的表態為《出身論》定了性:《出身論》是大毒草,惡意歪曲黨的階級路線,挑動出身不好的青年向党進攻。1968年1月5日,遇羅克被捕。在在被捕的前幾天,遇羅克在一則日記中寫道:「如果我自欺了,或屈服於探索真理之外的東西,那將是我一生中最難過的事。」在獄中他還說:「歷史是會評價我的功過的。」

蘇曉康:「刀筆吏」——《沙灘晚唱》選摘
2019-12-20

【按:文革中戚本禹害死了遇羅克,這段公案,乃是一個"歷史眼",讓我們可以清晰地透視中共、文革、四人幫、王關戚、紅衛兵、黑五類,直到今天這個"少東家王朝"之間的淵源和承繼。】 前文提到,發動文革有兩篇討伐文字,分別出自姚文元和戚本禹,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