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熱門標籤 > 共產極權

許章潤萬字長文:被共產極權殖民 乃中華之大不幸(圖)
2020-05-22

中國著名法學家、清華大學法學院前教授許章潤近日發表了一篇逾1.6萬字的政論文章。從對當前中共病毒在中國爆發後蔓延至全球的深刻反思入手,揭示了中共的極權式國家治理的荒謬與黑暗。 這篇題為《世界文明大洋上的中國孤舟─全球體系背景下...

陳光誠:「抗疫」處處文革再現 千萬別「不拿豆包當乾糧」(圖)
2020-02-25

在「小區不漏門、家家不漏人」的政治口號下,中共通過現代科技,幾乎可以掌握所有居民的私隱、行蹤等個人信息。中共就是借「防疫」之便,抓到了在國內流亡潛藏近兩個月的新公民運動的倡導者許志永博士;也以隔離的名義,把揭開武漢死亡黑幕的方斌先生破門綁架、強制失蹤,至今下落不明。

楊勁業:武漢除夕夜——冰封之城
2020-01-27

極權國家的「偉大」之處,就是永遠只會在死到臨頭的時候才開始「臨急抱佛腳」。按照筆者熟悉中共的慣用做法,一般感染人數不到數萬人以上,絕不會輕易作出「封城」的決定。我們可以從社交媒體上不斷看到城牆裏的武漢市民不斷地像外間發出求救聲,乃至有影片反應有個別災區醫護人員精神奔潰登咆哮的現象,種種畫面令人為武漢感到擔憂。

古拉格集中營的苦役犯
2019-07-25

古拉格集中營的苦役犯 1 關於什麼是好的政治、什麼是壞的政治,一百個人可能就有一百個看法,不同陣營之間甚至常常為此爭得你死我活。然而,對於什麼是好的人性、什麼是壞的人性,卻一定程度上存在「普世價值」——一般來說,人們都珍視誠實、...

張三一言:「六四」屠殺是共產極權給自己預先簽發死亡證
2019-06-05

對民眾犯了罪的黨,如果主動向民眾認罪,爭取民眾的諒解,那麼他們的損失是最小、最小的。如果他們堅持錯誤,由民眾去做本來應該、也可以由他們做的事,到那時,他們的損失將是最大、最大的。如果共產黨的領導人繼續堅持罪惡的態度,波爾布特、齊奧塞斯庫、馬可仕、皮諾切特、米洛素維奇、薩達姆的下場是免不了的!

孫盛起:總會有無畏的勇士記錄歷史的真實
2019-02-07

格羅斯曼,蘇聯作家,曾經的「歌德」派,斯大林主義的吹鼓手。然而,經歷了半個世紀的風風雨雨之後,殘酷的現實和民眾的苦難終於使他幡然醒悟。他反思造成這些殘酷和苦難的根源,投入全部心血,歷時8年,寫下了70多萬字的鴻篇巨製《生活與命運》。 ...

嚴家偉:絕妙幽默 文革我在勞改隊死裏逃生
2018-05-26

剛過去的五月十六日是毛澤東發動文革的黒色「紀念日」,就是這-天毛以中共中央的名義下達了所謂「五.一六通知」,從而打開了「文革」這個潘朵拉的匣子。雖然已經過去五十二年,但每逢這個黒暗血腥的日子都會令人特別鬱悶,許多往事又會湧上心頭…… 共產...

楊光:為什麼共產極權國家有底氣自我標榜「民主國家」 (圖)
2018-01-09

熊彼特開創性地闡述其「另一個民主理論」亦可謂卑之無甚高論,他指出,「民主不過是給人民一個機會,接受或者拒絕某個統治者」,而不是人民直接、親自去行使統治權,對政治家來說,民主也不是要他做俯首帖耳、亦步亦趨的「人民公僕」,而是「個人通過贏取人民手中的選票而競爭政治領導權」。

陶傑:哈哈哈 大愛濫情的中國式笑話
2017-12-04

女人做了特首或政務司司長,對在Facebook申訴家暴性侵的兩個女孩,歧視一個,不予調查,卻關心另一位,可見大愛也不全包容。女人歧視女性,雖然搞笑,同一性質的女性慘劇,林鄭兩種立場,我比較Buy她第一個:Facebook不是報案室,找家長、社工,哭訴後一齊報警,由警方和律政署專業搜證。

何清漣: 「三個壟斷」是共產資本主義特色
2017-09-22

2012年是中共十八大權力交接的敏感時期,習近平雖然接掌了中共最高權力,但陷入政治對手的纏鬥之中,國企問題暫時退出公共視野。胡溫時期那輪有關國企的爭論所指出的各種弊端,只有國企管理層與員工的巨大收入差距被列入解決的清單位之中。

首發 仲維光:百年共產極權研究 在中國幾乎沒有起步
2017-08-29

1989年東歐的變化告訴我們,已經陷入共產黨統治的民眾,在這個後基督教社會,只有依靠自己去鬥爭,永遠沒有可以依靠的西方外來支持;已經生活在民主制度下的民眾,則也需要用不斷地投入的奮鬥來保衛自己的民主,不然都會重蹈魏瑪共和國的覆轍。因為西方,當代社會,後基督教社會不僅有這個共產黨惡質政治不斷發生的土壤,而且所有西方的機體都和這個後基督教社會機體上的癌變機體——共產黨相連。

首發 仲維光:共產黨、法西斯和納粹的對比
2017-08-28

如果我們仔細觀察,此類政權的謊言和欺騙,在今天的世界上還是到處存在,這尤其是在殘存的共產黨國家中國。然而讓人唏噓的是,那些希望和極權主義者分享一杯羹的國際社會的資本家、政客為了利益,寧願睜眼不看這個謊言以及每天在中國發生的恐怖鎮壓和迫害。因為對那些沒有在專制下的人來說,從極權主義統治者手中換來利益,遠比在正常社會的競爭下,用勞動和智力取得成功容易得多。

首發 仲維光:共產極權主義100年曆經八個時期做大
2017-08-25

布拉赫在80年代中期的著述中,認為極權主義在過去一百年的發展、變化、傳播,以及復興、繁榮中有很多大的變化轉折點。對此他認為可以概括為八個時期。這八個時期,又大約可以分為三個具有不同特點的階段,它們分別是轉折時期,極權主義制度形成及發展擴張的時期,冷戰及現代世界中的極權主義威脅。

首發 仲維光:共產極權主義的重磅掘墓人
2017-08-22

對於曾經孤獨地奮鬥的布拉赫來說,讓他十分滿意的是,1989年蘇東共產黨集團崩潰後,國際社會所產生的對於共產黨極權主義運動和獨裁專制之間的比較研究和反思再次成為人們日常的思考問題。當年那些批評和反對極權主義概念的人,不僅是試圖減少這個概念對於共產黨統治者所造成的揭露和傷害,而且甚至擴展到了基本的方法論問題,但是在1989年後,布拉赫倡導的這個概念在他的晚年獲得了全面的肯定和接受。

首發 仲維光:結束共產極權專制的「九轉陰陽絕命槍」
2017-08-21

這篇介紹德國著名的自由主義學者、在極權主義研究問題上的巨擘布拉赫教授的思想的文章,是我為反省十月革命一百周年的歷史而寫的文字,大約六萬五千字。文章已經在孟浪主編的《致命的列寧》一書中發表。這本書在今年三月已經在港台上市。由於我覺得這篇文字在對於百年來的共產黨問題的揭示和探究上具有相當的重要性,所以現在決定上網。

一真濺雪:親歷毛澤東消滅中國知識精英的血淚故事 (圖)
2017-07-30

波茲南、匈牙利事件後毛澤東在分析事件暴發的原因時,居然毫無人性、恬不知恥地聲稱這是因為「東歐國家的反革命殺得太少,還有那麼多反革命沒有殺掉,結果一有風次草動,就會興風作浪」。其言外之意就是:你看!我毛澤東剛一「解放」就通過「土改」、「鎮反」、「肅反」等運動一下子就殺掉了五百多萬反革命和階級敵人,沒殺的還有一千幾百萬也被戴上「地富反壞」的帽子,他們不能也不敢亂說亂動。所以我們就沒有發生過什麼大的動亂。

耿言:共產極權必然崩潰(之一)
2017-07-10

共產體制鼓吹一個黨一個領袖,為保證其一個政黨一個領袖的一元化權柄,他們總是嚴厲取締一切反對意見和行為,嚴控新聞媒體,統制一切藝術文化,消除所有雜音,取締多黨制和多權分立制,軍隊則是他們用以血腥鎮壓維繫醜惡統治的黨衛軍,這不是專制不是極權是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