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 史海鈎沉 > 正文

崇禮血案 共軍無理由屠殺平民

作者:
1946年12月9日,共軍違反停戰令,攻陷民眾信仰天主教的崇禮縣,殘殺千餘教民平民,現場慘絕人寰,被稱為「崇禮血案」。中共本是靠殺人的血手來奪取政權,本不足怪,但過去的屠殺還多少為留着自己辯護的口實。說某也土豪劣紳、某也國民黨反動派,所以要殺。現在則屠殺到了養老院中的老人和黃口孺子,連任何藉口都不要了。

被共匪焚毀的西灣子主教座堂舊照

1946年12月9日,共軍違反停戰令,攻陷民眾信仰天主教的崇禮縣,殘殺千餘教民平民,現場慘絕人寰,被稱為「崇禮血案」。

崇禮縣位於河北省張家口市北部,外長城以北。自從1700年以後,天主教傳入西灣子村,以後這裏曾長期是天主教蒙古教區的主教座堂,成為天主教向長城以外傳教的主要基地,居民大部分信教。以大教堂為中心,西灣子逐漸發展成市鎮。1934年由張北縣析置崇禮設治局,1936年改設崇禮縣。

傳教士高樂康回憶:「在共軍攻入縣城的三日間屠殺焚燒無辜的男女老幼千餘人,男的多遭剖腹剜心,碎腦裂屍,女的多遭割乳劓鼻,刺刀亂刺。血手所及,連七八十歲的白髮老人和幼稚的兒童,都不免一死,崇禮養老院被放火焚燒,院中老人逃出者僅一人,其餘全部變成了焦炭。不滿十歲的兒童,被共軍挽到街上當皮球來踢,踢來踢去,以被踢兒童的哀號慘叫為樂事,等踢得將死,才用一條麻繩勒死那兒童,兒童死於這踢皮球的魔鬼手裏者,數達二十餘人。」

崇禮天主教堂的一位外國老神父,告訴參觀劫餘崇禮城的人們:「我今年六十多歲,傳教已四十年,到的地方很多,兩次世界大戰我都經過,從沒有見過這樣慘這樣可怕的現象。不但殺了神父(徐神父),而且燒了教堂。更慘的是把二百多個教民,燒死在教堂里,一個十餘歲的小孩,曾逃了出來又被投進了火坑,你看多麼慘!」共軍又不僅殺人放火而已,並且是一面殺人放火,一面搶劫居民所有的物資,連孤兒院二百多個孤兒的衣着也被剝得精光。劫後的崇禮城,到處都是慘死者的屍體,到處都是劫餘的灰燼,並且到處都是父母哭子,孀婦哭夫的聲音,身歷其境的人們,莫不懷疑自身是在做一場惡夢,幾乎不相信世間有這種慘無人道比神怪小說里的魔鬼更兇殘的吃人活魔。

中共本是靠殺人的血手來奪取政權,本不足怪,但過去的屠殺還多少為留着自己辯護的口實。說某也土豪劣紳、某也國民黨反動派,所以要殺。現在則屠殺到了養老院中的老人和黃口孺子,連任何藉口都不要了。過去讀史者,都為揚州十日、嘉定三屠而慘怛墜淚,後之讀史者,倘讀此次共軍在崇禮的屠殺暴行,則將無淚可揮。過去人們數殘忍的賊魁,必先數李闖、張獻忠,今則共軍將領,比李闖、張獻忠更為殘忍,實乃中華歷史上首屈一指的殺人惡魔。

國民黨政府在「崇禮血案紀實」中憤然寫到:中共所崇奉的哲學,是張獻忠的殺人哲學,中國共產黨是現代張獻忠的復活。自有中共以來,它除了禍國殃民外,沒有做過一件好事,北伐時期,它背叛革命,破壞北伐,陰謀打倒國民黨;在它組織紅軍,做蘇維埃運動時,殘殺人民,攻打政府,消耗國家力量,破壞國防建設。在九一八事變後,日本明明進攻中國的東三省,而它卻大叫「反對日本帝國主義進攻蘇聯,」「擁護蘇聯」。在抗戰時期,它游而不擊,不打敵人,專打國軍,以擴充實力。在勝利後,它破壞交通,進攻國軍,製造內亂,…要用武力打倒國民政府,奪取政權。

書中進一步預言:我們可以斷言,這一次「崇禮血案」,只是中共屠殺中國人的開端,以後還必定有無數的「崇禮血案」要發生,所以我們要嚴重的警惕讀者,今後中國的趨勢,不是中國人消滅中共,就是中共消滅中國人,這絕不是危言聳聽,而是有過去血的事實、教訓的。那麼,我們是願意為中共所消滅,還是我們來消滅中共呢?這就在乎中國人民的自擇,用不着我們再說什麼了。

時隔近八十年後讀到當年的這些話,令生活在今天的我不得不嘆服:真是說得太準確,太切中要害了!

2022-06-12

責任編輯: 東方白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4/0616/206808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