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存照 > 正文

夜話中南海:高危職業 連續三任證監會主席都下場可悲

作者:

《馬曉偉提前退居二線易會滿被降級使用》一文中特別以前寧夏回族自治區主席劉慧為例,證明像易會滿這樣一個在任中央委員,在離60歲生日還差半年的時候突然被「履新」為全國政協下屬的一個專門委員會的「駐會「的副主任,絕對是一種降級使用,甚至不排除僅僅是日後再安排其提前退休的一個過渡。

中共駐港大外宣鳳凰網也刊登了《證監會原主席易會滿,履新一個副部級崗位》一文,文中特別強調了一句「(全國政協專門委員會的)駐會副主任,為標準的副部級幹部」,這算是從中共內部的角度證明了易會滿事實上確實是遭到了貶官處理。

在中共全國人大和全國政協系統里,無論是人大常委會的委員還是政協委員,都有一小部分是所謂「專職」,從十二屆全國政協開始,部分專門委員會開始正式設立駐會副主任,負責專門委員會日常業務。「駐會」就是「專職」的意思。而設立「駐會副主任」之前,各專門委員會副主任,或是退居二線的高官,或是另有其他主職,都不參與政協專門委員會的日常工作。

據稱「設置駐會副主任的初衷,是為了保持專委會工作的連續性」。但事實並非如此。首先,全國政協下屬的各專門委員會,有的是從未安排過駐會副主任,有的則是有時設有時不設。可以說是非常的「隨性」。

就以易會滿日前剛剛「履新」的這一職位為例。6年多前的新華社曾奉命發佈的十三屆全國政協「各專門委員會主任、副主任名單」中,一個叫侯建民的是經濟委員會的駐會副主任。在官方為他公佈的簡歷中,特別說明他的這一職務是「副部長級」。

出生於1963年的候建民1984年從吉林農業大學經濟管理系畢業後即幸運地被直接分配進京,從國務院扶貧開發領導小組辦公室政策研究處科員、國務院辦公廳秘書二局主任科員職位開始,歷任國辦秘書二局副處長、處長、副局長,然後就是正廳級的全國政協辦公廳研究室副主任(正廳局級)。2011年10月,他又被下放長春「掛職鍛煉」。而中央和國家機關幹部被安排到地方的一個政府副職崗位上「掛職鍛煉」,往往都是被提職加薪的前奏……。

不幸的是,侯建民於2020年4月初被全國政協官網宣佈「因病離世」。從那以後直到易會滿的「履新「,全國政協的經濟委員會就一直沒有駐會副主任。

去年3月13日發佈的十四屆全國政協「各專門委員會主任、副主任名單」中,農業和農村委員會、人口資源環境委員會、港澳台僑委員會、外事委員會及文化文史和學習委員會等,都有駐會副主任,但提案委員會、經濟委員會,以及教科衛體委員會等則都沒有。

如此說來,全國政協的各專門委員會,是否安排一個駐會副主任,完全不是必需的而是隨機的。典型的因人設崗。就如我們本專欄上篇文章中提到的最新一輪全國政協人事更動內容之一是「隋青不再擔任民族和宗教委員會駐會副主任」。但同時並未任命隋青這一職務的繼任人。而這個叫隋青的,其實早在今年4月中即已經被宣佈為遼寧省委常委和省委統戰部部長了。

網上查不到這個隋青準確的出生年月,但從1985年至1989年在中央民族大學法學院學習的年齡段看,她應該是1966至1968年生人。此女大學畢業後就一直在國家民委任職,2022年被提升為全國政協民族和宗教委員會駐會副主任時,尚屬年富力強。所以說,全國政協下屬的專門委員會的駐會副主任職位,有時也會被中組部當成提拔並待機進一步重用一個中央和國家機關的廳局級幹部的跳板。

除此之外,這一職位也會被全國政協用做對單位內部勞苦功高的司局級幹部的政治犒賞。這又以日前剛剛和馬曉偉、易會滿一同被增補為十四屆全國政協委員的曹軍最為典型。此人同時被任命為教科衛體委員會駐會副主任。而這個馬曉偉剛剛進入的教科衛體委員會此前並未設立過駐會副主任。這個曹軍(女)此前已經擔任過全國政協港澳台僑委員會辦公室主任(正廳級)數年,而港澳台僑委員會已經有了駐會副主任,於是為了犒賞曹軍,便在教科衛體委員會為她新開設了一個駐會副主任的位置。

除了如上「功能」,就如我們此前文章分析過的一樣,全國政協下屬各專門委員會的駐會副主任也還被中組部當成安排尚屬年富力強,但已經「不適合繼續留在一線領導崗位上」的正省部級幹部的閒差。除了從證監會主席位置上下台的易會滿,以及我們本專欄上篇文章中介紹過的前寧夏自治區政府主席劉慧,還有一個現任港澳台僑委員會駐會副主任的王偉也特別值得一提。

目前的十四屆全國政協委員里,叫王偉的不止一人。其中之一是空軍副司令員,去年3月被安排為第十四屆全國政協委員的同時也還被安排為經濟委員會委員,顯然是已為他的退役做了準備。

另外一個則是於2022年8月24日被增補為第十三屆全國政協委員,同時被任命為港澳台僑委員會駐會副主任,在去年召開的十四屆全國政協一次會議上被安排連任的前中紀委副書記王偉。

王偉是人民大學的職業學生幹部出身。當年陳希同江澤民拉下馬,時任中紀委書記尉健行奉命兼任北京市委書記主持查辦陳希同及相關人員案件期間,本是被陳希同親自點名提拔為北京市西城區副區長的王偉是第一批被審查過關的。

北京市的工作結束,尉健行回到中南海繼續他的中紀委專職工作後,王偉被尉健行點名調進中紀委,先任中紀委機關事務管理局副局長,後升任局長。

2003年6月,王偉被提升為中央紀委副秘書長兼辦公廳主任、機關事務管理局局長,兩年後改任中紀委、中組部巡視工作辦公室主任,2007年12月開始任中紀委常委、監察部副部長、新聞發言人……。

2012年11月,王歧山接掌中紀委的同時,王偉「當選」十八屆中紀委委員、常委,副書記。但是半年之後就被王歧山踢出中紀委,不得不到國務院三峽工程委員會的辦公室當一名副主任。好在同時也被宣佈保留正部長級待遇。

在三峽辦公室副主任位置上幹了整整5年,王偉又被安排調進全國供銷合作總社,仍然是正部長級待遇的副主任。然後就從2022年8月開始了他在全國政協的「職業」生涯。

如此說來,全國政協下屬各專門委員的駐會副主任這一可有可無的職位,已經先後安排過三個「不適合繼續留在一線崗位上」的正省部級幹部。至於他們被安排到政協擔任一個標配為副部級的崗位上是否還被保留正省部級待遇,官方相關通報中從未給予特別說明。不過呢,在宣佈當屆中央委員易會滿「履新」為全國政協下屬的一個專門委員會的駐會副主任的同時,也宣佈把一個全國政協的廳局級幹部安排為另外一個專門委員會的駐會副主任。雖不是故意要藉此對照羞辱易會滿,但客觀上絕對起到了對易會滿事實上是被貶職的說明作用。

圖為中國證券監督管理委員會。該委員會迄今已有三任主席未能在崗位上平安着陸或者正常轉任它職。

說起來,這個易會滿已經是中國證監會的第九任主席,前面的歷任主席中,截止第六任郭樹清,均是在此崗位上平安着陸或者正常轉任它職,但第七任肖鋼和第八任劉士余則都是和如今的易會滿一樣,下場可悲。

先說肖鋼。此人是上個世紀八十年代初的央行老行長呂培儉的秘書出身,1995年年中即高就央行計劃資金司司長,是當時整個央行系統內最年輕的正局級幹部,次年即又升任央行行長助理。

1998年10月,才滿40歲的肖鋼就升任央行副行長。此後的肖鋼從2003年3月開始執掌中國銀行,並在此副省部級職務上先於2007年入選十七屆中央候補委員,又於2012年被安排為十八屆中央委員。真可謂前途無量!

肖鋼在被安排為十八屆中央委員會委員的次年3月,即離開了他掌管整整10年的中國銀行系統,高就中國證券監督管理委員會主席、黨委書記。但擔任此職務尚不滿3年就黯然下台。

記得肖鋼下台的前一年,中共駐港大外宣文匯報曾特別為肖鋼發表一篇「闢謠「文章《珠海警方否認肖鋼兒子肖浩傑被捕》。說是「網上有一些有關肖浩傑的傳言,稱其原為廣發證券股東、北京潮陽私募總經理,涉嫌內幕操作,非法集資,夥同外資做空A股被查,8日中午在珠海和十七名同夥被捕,其中包括有任職高盛的外籍人員,其餘六名同黨經澳門出逃,肖浩傑被捕後對犯罪事實供認不違,明確承認了500億的贓款。對此,本報記者昨日向珠海市警方進行確認,其有關負責人表示,……這些都是網上傳言,他們正在尋找和核實該網上傳言的傳播者。有業內人士稱,因A股持續暴跌,一些投資者為對其發泄不滿,故意捏造事實,達到毀壞其名譽的目的。」

這段報道的最後一部分使用了兩個「其」字,具體所指應該不是肖鋼的兒子而是擔任證監會主席職務的肖鋼。

此「謠言」滿天飛之後,中共官方先是被迫先後公開處理了包括時任證監會副主席姚剛等一批肖鋼部下,但卻未能壓住當年股災引發的沸騰民怨。牆內部分媒體於2016年初公開刊登報道文章《股民將證監會和肖鋼告上法庭:不作為亂作為》。此消息刊登沒幾天,證監會即於1月18日發佈消息稱:「路透社發佈的我會肖鋼主席請辭的消息與事實不符。我會已與路透社聯繫,要求其更正。」但是,一個月後新華社便正式對外同時發佈了中央和國務院的任免令,劉士余接替肖鋼。

在這個時段里的肖鋼曾被內部如何處置,外界一直不得而知,但至少被「問責」過是肯定的。不然他肖鋼也不會從此銷聲匿跡長達兩年之久,才以十三屆全國政協普通委員身份現身於2018年3月的」兩會」會場上。

不過可以肯定的是,當時的肖鋼最多是受到過黨紀方面的輕處分,依據是肖鋼在已經沒有了任何職務的前提下,其當屆中央委員的身份還是被保留到了次屆黨代會的召開而自然結束。而肖鋼中國證監會主席的繼任劉士余,則是唯一個未能保住中央委員身份者。

出生於1961年11月的劉士余是從農行一把手位置上升任證監會主席的。2017年秋天召開的十九大上被安排為中央委員。但十九大開過的一年多後即被宣佈改任中華全國供銷合作總社黨組副書記、理事會主任。繼任者就是當時的工商行老總,時任十九屆中央候補委員易會滿。

當時的輿論自然相信是「事出有因」。果不其然,在新崗位上度過了4個月左右,劉士余即被宣佈「涉嫌違法違紀」。但是,當時的中紀委和國家監委網站仍稱他為「同志」,因為他是「主動投案」。

半年多後,劉士余即被宣佈接受了留黨察看兩年和政務撤職的黨紀、政紀處分,同時被宣佈行政降為一級調研員(正處級),十九大代表資格中止。

如今的劉士余已經年滿63歲,但是卻能以央行參事室參事的職務到處亮相。而易會滿在新崗位上就算仍然享受正省部級待遇,但卻是被逐出了他一生為之服務的金融系統。

我們已經介紹過,所有出任全國政協下屬專門委員會的主任也好,副主任也好,其組織和行政編制都是繼續保留在原單位或者其目前的「主職「單位,只有「駐會副主任「和為數很少的全國政協的」專職委員「,就如同全國人大常委會的」專職委員」一樣,其組織、人事關係都是要脫離原單位,編入全國政協的人事配額中的。也就是說,如今的肖剛是繼續在證監會接受老幹部局的服務和管理,劉士余的黨組織關係早已經恢復,和人事關係一同回到他曾擔任副行長的央行系統。只有易會滿一人是被逐出了金融系統,被迫到全國政協領工資去了。

責任編輯: 李華  來源:自由亞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4/0611/206599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