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言論 > 正文

林保華:對「五月天」的一打一拉統戰伎倆

作者:

五月天的阿信5月24日在北京鳥巢演出時,突然冒出「我們中國人,來北京一定要吃烤鴨的」。在台灣與中國引發強烈反應。以五月天的一貫表現,不應該由此脫軌的表現,因此其他成員也都露出怪異的表情。

起初看到五月天到北京演唱的消息,我也有些驚訝,因為去年11月他們在上海的演出,已經引發一場軒然大波,也就是對「假唱」的質疑,連黨媒也刊出這個消息,他們怎麼還敢慶祝成立25周年時去北京開演唱會?

去年11月,上海蘊華文化發展有限公司在上海體育場舉辦8場五月天「好好好想見到你」演唱會。根據大型營業性演出管理機制,演出期間,每場均有市、區兩級文化執法工作人員現場監管。但後來卻遭指控有近半歌曲「假唱」。中國一名博主還煞有介事連續發佈多條鑑定影片表示,通過歌迷在演唱會現場拍攝的影片進行音源分析,發現五月天在上海的演唱會12首流出的音源有5首「假唱」。黨媒新華社更報導,上海市文旅局執法總隊已關注此事,並已按中國「營業性演出管理條例」,要求主辦方配合調查,待有關情況依法核實後,將及時回應網友的關切。

路透社則披露,北京當局要求五月天在520賴清德就任時提供不特定「政治服務」,例如發表支持「一個中國」的言論,但五月天沒答應。中方更威脅要調查假唱事件和罰款,稱「如果不合作,就會付出代價」。然而結果是五月天仍要到北京演唱,相信私下的「溝通」,阿信已經答應北京的要求,只是把這個「政治服務」淡化到中國人吃烤鴨。暗示是被趕鴨子上架,自己處於被烤的處境?

今年4月24日,五月天宣佈25周年巡迴演唱會「回到那一天」,將從5月中下旬至6月在北京國家體育場鳥巢舉行。消息一出後便引發關注,並且在社群平台上衝上熱搜。當時,北京市文化和旅遊局相關工作人員回應,假唱事件沒有任何結論,所以是依法審批。此外,北京市相關執法部門相關工作人員表示,北京場演唱會會派工作人員到現場監管。但中央社5月11日報導,中國媒體揚子晚報記者此前對五月天上海演唱會被質疑假唱的事情是否有調查結果致電上海文化稽查熱線。根據報導,日前工作人員回復,「2023年11月上海五月天演唱會舉辦期間,上海市文旅局執法總隊經安排執法人員對該演唱會現場監管,經核查未發現您舉報所涉及的違法行為」 。顯示雙方達成協議。

由於不少台灣粉絲對五月天表態是中國人而感到失望,紛紛湧入社群平台留言,例如有的說:「年過半百了,膝蓋終究跪下了,再見了我的青春」。阿信在社群平台噤聲多日,到巡迴演唱結束,6月1日凌晨在Threads上發文,並在留言區表示「開放限時留言區給大家罵」。並附註「要用力」,還加上一個哭臉表情符號。似乎顯示悔過之意。不少粉絲湧入送暖,也有網友不領情。

如果聯想到賴清德總統要大家對表態藝人「體諒」的講話,是不是事前五月天也向台灣政府打了招呼?先犯錯,事後再補過?那麼在北京的「表演」是虛情假意,還是國台辦所說的「真情流露」?

看來事情暫時告一段落。然而如何評價藝員表態「我是中國人」的事?有人把它與當年許文龍等同起來看,這點我並不認同。

許文龍是台灣幸福企業奇美的創辦人,他是相信中共的改革開放才到中國辦廠。結果連廠帶人都成為中國的人質,不承認一個中國、反對台獨,在中國的人員安全都會遇到問題。他被迫表態後就匆匆把企業賣掉脫身。這是近20年前的事情了。這些年來,中共的貪婪本質、流氓本質、以商圍政與以藝圍政的本質大家看得更清楚了,這時還有意上賊船,那就得自己負責了。

要賺錢,有些得自己努力,有些得冒風險。到中國去賺錢的藝員,是否在台灣快餓死了,非去中國不可?還是在台灣已經可以維持生活了,然而不滿足,非得去中國賺更多的錢,不惜以犧牲台灣的主權為代價?這些,都得憑自己的良心來決定。

然而無論如何,我們可以看到,中共的統戰伎倆就是一打一拉,有的先打後拉,有的先拉後打。五月天,許文龍都是先拉後打。日前國台辦對5個名嘴的定罪,可能先打後拉,有兩個非綠名嘴可能被拉,那就成為國台辦的功績。中共稱此為「革命兩手」,即是和平一手與暴力一手,雙手輪流交換,達到流氓所追求的目的。

中共利用貿易也是如此。例如突然禁止台灣某些商品進口,然後又突然允許進口,有人因此感恩戴德,為中共宣傳他們的善意,其實根本都是中共在玩手段,現在西方國家對此也逐漸有了認識。明白了這一點,不論在什麼情況,我們都應該有定力,與中國打交道,須做最壞的打算,才可以使自己立於不敗之地。

責任編輯: 李華  來源:新頭殼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4/0604/2062963.html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