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人物 > 正文

文革李九蓮被虐殺辱屍 割下乳房陰部

除了一群蟻螻在這具屍體亂爬亂鑽外,沒有人理會這具血肉模糊的殘骸。 最後還真有一個人對這具開始發臭的屍體產生興趣,是贛南機械廠的退休老工人何康賢。他把李九蓮的乳房和陰部割了下來,帶回家享受。(後被判刑七年). 一位飛行員,高幹子弟,患腎功能衰竭,急需移植腎,且必須從活體上取。醫院通過部隊領導轉告行刑的一位副營長,不能一槍打死,要留活體取腎。 這兩位最堅貞的女性,下場卻無比悲慘臭蔽,他們被人楸這頭髮,勒着喉嚨,強行下跪,弱小的身軀被子彈炸了個拳頭大的窟窿……一個被剜了女人那兩樣器官,一個被挖去了腎。

贛州地委對此極為恐慌,認為李九蓮的行動是反革命翻案,經請示省委,於一九七四年四月十九日深夜,又秘密將李九蓮逮捕,押往興國縣看守所。

贛州二十萬父老兄弟姐妹再也忍不住了。四月二十四日夜,當地二百五十九個單位,二千多人舉行集會,並發表聲明:「李九蓮以對林彪的及時洞察表明她是酷愛真理,關心祖國前途,無私無畏的好青年!」

「立即釋放李九蓮!」的大標語貼滿了贛州市街頭。

會後,數千名群眾自發湧向地委辦公樓,要求釋放李九蓮,交涉了一夜,毫無結果。凌晨,幾百名群眾分乘四十多卡車,奔赴興國縣,請求縣委和公安局釋放李九蓮。這就是所謂的4·25衝擊監獄事件。

一時間,連許多當地黨政領導,如地委常委陳萬兆,興國縣公安局長等都表示:同情群眾的要求,希望上面妥善處理此案。

李九蓮貼在贛州公園的大字報前,更是人山人海,圍得水泄不通。夜深了,還有人打着手電看……

人民群眾如此大規模替一個反革命分子說話,在中國實屬罕見,馬上驚動了中共江西省委。繼程世青之後,陳昌奉在江西主政,這小子當時是江西省軍區司令,當過毛澤東的警衛員,和程世青一丘之貉。他立即向贛州地委發出五點指示:

一、李九蓮是地地道道的現行反革命分子;

二、贛州某些人爭論此案,實際上是為現行反革命翻案;

三、衝擊興國縣監獄是嚴重政治事件,必須立即制止;

四、某些幹部,公安幹警在李九蓮問題上嚴重喪失立場,實際上是向反革命投降;

五、對在李九蓮問題上立場堅定,堅持原則的同志,應於表彰。

這五點指示,馬上在贛州地,市幾十萬幹部群眾中傳達,形成了一股可怕的魔力。

形勢雖嚴峻,但贛州人民並沒有都被嚇慌了神。當晚,一些熱心人士自發地聚在贛州公園,成立一個「李九蓮問題調查委員會」,繼續為反林彪的姑娘伸張正義,他們知道,事到如此,已無退路,只能利用批林批孔的縫隙,堅持鬥爭下去。

素不相識的人們給調委會送來了一塊錢,二塊錢,三塊錢……有人給調委會送來了自己做的一鍋肉炒米粉;有人給調委會送來了茶水;還有人捐來墨汁,漿糊,紙;不少中學生義務幫助,貼大字報,發傳單,連很少出門的老太太也顫巍巍地柱着拐杖走來捐送郵票和信封,讓調委會用來寄材料……

贛州市紡織廠一位女幹部,找到調委會的負責人說:「聽說你們上訪正缺錢,我現在還沒解放,只發生活費,這五十元,你們就收下吧,夠買張火車票的……。」

贛南是個窮地方,一些工人家裏連個收音機都沒有,贛州人此刻卻為調委會捐出大批錢物,使這個沒有一分錢經費的民辦組織生存了七個月之久!

贛州公園設立了廣播站,日夜廣播,公園的閱覽室被用來寫材料,抄大字報,印傳單……以調委會為代表的默默無聞的贛州老百姓沒有在公安部森嚴的批示面前發抖;沒有被省委四次五點指示嚇倒;也沒有被地委的停發工資所折服……李九蓮反林彪的大無畏勇氣,激勵了贛州人民決心不顧一切地拯救自己女兒的生命

誰說中國人骨頭軟?江西贛州人民在李九蓮問題上所表現出的勇敢,仗義,堅強足令中國人堪以自豪!他們六次上訪北京,在長安街,前門等處張貼大字報,請求中央出面,解決李九蓮問題;他們在省會南昌的八一大道上貼出了數以萬計的大字報,要求立即釋放李九蓮……在他們中間,甚至還出現了為此獻出生命的另一悲壯女子鍾海源。

江西省委一小撮人自然又怕又恨,忙向中央匯報,求賜上方寶劍。

在當時的中共中央副主席王洪文,及張春橋發了指示後,江西省立即開始鎮壓。調委會被宣佈為非法,予以取締。

再次入獄株連六百

一九七五年五月,李九蓮以現行反革命罪被判刑十五年;另有四十多人因為李九蓮說情而被判刑,此外還有六百多人受刑事,行政,黨紀處分,全市九個中學,就有兩個中學的副校長被開除公職,三個中學的團委書記被撤職,兩個中學的工宣隊長被退回原單位…

繞有意味的是原在贛州市公安局工作,當年第一個審判李九蓮的梁某,九年後也因支持李九蓮翻案而被開除黨籍。

調委會主要負責人朱毅(被判刑二十年)臨被捕前幾小時,在贛州公園貼出了一張大字報說「李九蓮已先我們而去了。我們也即將以同樣的方式告別贛州人民。我們並不遺憾,因為我們和人民極其忠誠的兒女一道,共同創造和度過了這樣一段永遠難忘的歲月……

既然需要經過牢獄的黑暗,才能到達真理的光明,人民會相信面對鐵窗的時候,我們的心情是坦然的……」

為了一個素不相識的女子,贛州人民付出了巨大的代價。有的自殺,有的入獄,有的流落街頭,有的離婚,有的精神失常,有的被打致殘,有的幾年不給工作,負債纍纍……

強大的無產階級專政又一次表現出它的空前的殘暴無情。

李九蓮再次入獄後,寧死不屈,受盡折磨。其間,她曾絕食七十二天,以示抗議。監強行給她注射葡萄糖,李九蓮稍有知覺,就將針頭拔下,以至於不得不捆住她的雙手……

監獄並沒有折彎了李九蓮的錚錚硬骨,她在一篇交代材料中說:「我不理解毛主席為什麼能夠抵制「紅海洋」,而不能抵制林彪的「三忠於」……赫魯曉夫斯大林生前死後的一百八十度的大轉彎,血淋淋的教訓擺在毛主席面前。我痛惜毛主席或者視而不見,或者昏昏然陶醉。」

三十一歲暴屍荒野

一九七六年十月四人幫下台。同年十二月,李九蓮在獄中寫下了「我的政治態度」一文,認為「華國鋒把黨政軍大權獨攬於一身,」是「資產階級野心家」,「寄希望於江青」……這篇文章,她並沒有給任何人看。

責任編輯: 李廣松  來源:南方周末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4/0524/205831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