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 史海鈎沉 > 正文

毛澤東授意打倒的「胡風分子」阿壠

作者:
上述事實在「胡風反革命集團案」調查初期就已查明,證人證言全都有,但是,阿壠還是被打成「胡風反革命集團骨幹」。為什麼?只因為他是毛澤東親自授意必須打倒的對象。

1955年5月28日,阿壠以「胡風反革命集團骨幹分子」、「國民黨特務分子」、「反動軍官」三重身份,被逮捕入獄。

1965年2月,被監禁10年之後,阿壠被押上天津市中級法院「受審」。他一直沒有在「原則問題」上「低頭認罪」,一直被審訊者認為「態度極端惡劣」。之所以不「低頭認罪」,是因為阿壠一直認為:他一輩子追隨共產黨,從來沒有想過自己是反革命,從沒想過胡風是反革命。

阿壠「接受」審判結果

據一個名叫林希(原名侯紅鵝)的人回憶,對阿壠宣判那天,法官宣佈開庭後,阿壠被帶進法庭,他的頭髮全白了,臉上曾經和善的笑容不見了,皺紋已經僵硬了,目光變得凝重,好像已經沒有什麼憤怒了,甚至於給人一種平靜的印象。

林希是作為證人被帶到法庭上的。1955年,林希只是一個19歲的文學青年,因曾向阿壠請教過如何寫作,被打成「胡風反革命集團分子」。當阿壠看到林希這樣的青年人也捲入到他的案子中時,決定不再爭辯。

法庭上,經過與林希簡短對質後,法官宣讀了早已準備好的判決書。判決書歷數阿壠的「反革命罪行」後,判處他有期徒刑12年。

法官向阿壠說:「如對判決不服,可於×日內提出上訴。」當時,整個法庭一片死寂,大家都在等等阿壠的公開表態,等待阿壠最後的申辯。

「我放棄上訴,」阿壠的聲音很鎮定,「一切事情都由我負責,與任何人無關。」

阿壠「不承認」審判結果

1965年6月23日,審判結束4個月後,阿壠給審判員寫了一封信,談了他最後的想法。信中寫道:

「首先,從根本上說,『胡風反革命集團』案件全然是人為的、虛構的、捏造的!」

「所發佈的『材料』,不僅實質上是不真實的,而且還恰好混淆、顛倒了是非黑白,真是駭人聽聞的。『材料』本身的選擇、組織和利用,材料發表的方式,編者所做的按語,以及製造出來的整個氣氛,等等,都說明了、足夠的說明了『案件』是人為的。」

「現在,我坦率的指出:這樣做法,是為了造成假象,造成錯覺;也就是說:一方面歪曲對方,迫害對方,另一方面則欺騙和愚弄全黨群眾,和全國人民!」

「謊話的壽命是不長的。一個政黨,一向人民說謊,在道義上它就自己崩潰了。並且,欺騙這類錯誤,會發展起來,會積累起來,從數量的變化到質量的變化,從漸變到突變,通過辯證法,搬起石頭打自己的腳,自我否定。它自己將承擔自己所造成的歷史後果,再逃避這個命運是不可能的,正像想掩蓋事實真相也是不可能的一樣。」

「正因為我肯定這是迫害和欺騙,(一九)五八年以前,我吵鬧過一個時期。而且,直到現在,我還仍然對黨懷有疑懼心理(所謂『德米特里』心情,見契訶夫小說《第六病室》)。我也多次表白:我可以被壓碎,但決不可能被壓服。」

1967年3月15日,60歲的阿壠因患骨髓炎病死獄中。

阿壠與胡風的關係

阿壠,又名陳亦門,浙江杭州人,中國著名文藝理論家、詩人。「七月詩派」骨幹成員之一,一生寫過幾百萬字的著作,包括新詩、舊體詩、詩論、散文、報告文學等。

1907年2月,阿壠出生於杭州一個市民家庭,曾就讀上海工業大學專科大學,為黃埔軍校第十期畢業生。抗日戰爭時期,參加過上海淞滬抗戰。

阿壠的報告文學《閘北打了起來》等,發表在胡風主編的《七月》雜誌上。阿壠的報告文學《南京血祭》,曾獲全國文藝界抗敵協會徵文一等獎。書中,以紀實的筆觸,記述了國民黨官員英勇殺敵、視死如歸的壯舉,也描寫了陷於戰事的市民形形色色的艱辛、絕望與掙扎。

1938年7月,胡風在武漢第一次見到阿壠,倆人一見如故,成了志同道合的好友。

在胡風介紹下,阿壠去見了當時在八路軍辦事處工作的吳奚如(周恩來的政治秘書之一)。吳奚如介紹他到延安去學習,並計劃讓他在學習之後回到國民黨部隊,從事情報工作和統戰工作。

阿壠給中共送了大量情報

1939年,阿壠到延安,在抗日軍政大學學習。1941年,阿壠奉中共之命,到重慶「潛伏」。經黃埔軍校同學介紹,進入國民黨軍事委員會任少校參謀。後考入陸軍大學,畢業後任戰術教官。到重慶後,阿壠為中共提供了大量情報。

參與審理「胡風反革命集團」案的王增鐸在他的回憶文章中講,1942年,阿壠曾托詩人綠原將刊載國民黨部隊編制、番號及部署地點的一包袱小冊子帶給胡風,由胡風轉交中共地下黨。

1947年,阿壠從舊同事那裏,獲知國民黨對沂蒙山區的作戰計劃,連夜跑到上海通知胡風,胡風將情報轉給中共地下黨負責人廖夢醒。

當年5月,沂蒙山區的孟良固戰役中,國民黨74師全軍覆沒。在抗日戰爭中參與過南京保衛戰、徐州會戰、武漢會戰、上高會戰、長沙會戰等諸多重要戰役、立下過赫赫戰功的軍長張靈甫戰死。

1948年夏,阿壠化名進入陸軍大學研究院12期任中校研究員,後任國民黨參謀學校中校、上校戰術教官。只要有機會,就通過胡風等繼續向中共地下黨提供情報。

阿壠五次將從軍校同學蔡熾甫處了解到的國民黨部隊軍事調動、軍隊番號、駐地資料,告訴中共地下黨員鄭瑛。

1948年至1949年春,阿壠說服蔡熾甫,將蔡所知國民黨有關軍事佈置、武器配備等資料通過熟人轉交中共地下黨。

1948年冬,阿壠通過方然向浙東遊擊區轉交由蔡熾甫提供的浙江全省軍用地圖百餘份。

阿壠為什麼被打倒?

上述事實在「胡風反革命集團案」調查初期就已查明,證人證言全都有,但是,阿壠還是被打成「胡風反革命集團骨幹」。

為什麼?只因為他是毛澤東親自授意必須打倒的對象。

1946年7月15日,阿壠曾以隱語寫信給胡風:「至於大局,這裏一切充滿了樂觀,那麼,也告訴你樂觀一下。三個月可以擊破主力,一年肅清。曾經召集了一個獨立營長以上的會,訓話,他底自信也使大家更為鼓舞。同時,這裏的機械部隊空運濟南,反戰車部隊空運歸綏。一不做,二不休,是膿,總要排出!」

1955年6月8日,毛澤東得到這封信後,致信中宣部長陸定一:「我以為應當藉此機會,做一點文章進去。」

兩天後,毛澤東為《人民日報》寫的編者按指出:「阿壠在致胡風的一封信里,對蔣介石在1946年7月開始的在全國範圍發動的反革命內戰『充滿了樂觀』;認為中國人民解放軍的『主力』『三個月可以擊破』,『一年肅清』……阿壠把人民革命力量看做是『膿』,認為『總要排出』,並認為進攻人民革命力量必須堅決徹底,『一不做二不休』!」

據此,毛澤東寫道:「胡風和胡風集團中的許多骨幹分子很早以來就是帝國主義和蔣介石國民黨的忠實走狗,他們和帝國主義國民黨特務機關有密切聯繫,長期地偽裝革命,潛藏在進步人民內部,幹着反革命勾當。」

胡風在交代材料中曾對此作過詳細解釋:當時是國共和談和軍事調解期間,阿壠在陸軍大學,有些同學在軍界做事,知道了信里所說的情況,就急於告訴我。為防止信被檢查,所以,用了偽裝的口氣。

但是,因為毛澤東要找藉口整胡風等,無論胡風怎麼解釋也沒用,阿壠的惡運因此註定。

阿壠冤案被平反

胡風反革命集團案,是中共建政後製造的第一場全國規模的文字獄。

胡風是中國著名文藝理論家、詩人、翻譯家。1950年代,由於胡風的文藝理論被認為偏離了毛澤東的文藝理論,受到嚴厲批判。毛澤東為整肅以胡風為代表的知識分子,利用胡風寫給別人的信和別人寫給胡風的信等,斷章取義,移花接木,將胡風等打成「反革命集團」,全國共清查2100多人,逮捕92人,隔離62人,停職反省73人,到1956年,正式認定78人為「胡風分子」,其中骨幹23人。

死不認罪的阿壠,就是骨幹之一。

1980年9月29日,中共中央批轉公安部、最高檢察院、最高法院《關於「胡風反革命集團」案件的複查報告》,並發出通知稱:「沒有事實證明以胡風為首組織反革命集團」,也沒有證據證明胡風有「反革命活動」。「因此,胡風不是反革命分子,也不存在一個以胡風為首的反革命集團。胡風反革命集團一案應屬錯案錯判」。

1980年阿壠被平反。此時距離阿壠被冤死已經13年。

結語

1949年前,中共給許多中國人,包括高級知識分子,做了許多承諾,要建立一個自由、民主、富強的新中國。當年,阿壠之所以相信中共、投奔中共、替中共賣命,是因為相信了中共的宣傳。

但是,中共建政後發動的一次又一次整人的政治運動表明,中共建立自由、民主新中國的承諾一錢不值。中共的專制、獨裁超越了古今中外。

阿壠替中共賣命被中共整死的教訓,值得今天仍在替中共賣命的人深思。

2022-02-21

責任編輯: 東方白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4/0520/205674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