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 史海鈎沉 > 正文

女人的柔婉是一種力量

作者:

南唐·周文矩《宮中圖》(局部)

梁太祖朱溫性格暴戾,只有在剛柔相濟的張惠面前,他才有所約束。

朱溫的「麗華之嘆」

張惠,單州(安徽)碭山縣人,她出身於官宦富豪之家,其父張蕤曾是宋州刺史。

朱溫和張惠同鄉,是個出身寒微的窮小子,小名朱阿三,從小就愛使槍弄棒,蠻勇兇悍。

少年的朱溫偶然邂逅了容貌美麗的張惠,便一見傾心,發麗華之嘆。他說:「漢光武帝曾經說過『仕宦當作執金吾,娶妻當如陰麗華』,陰麗華也不過就這麼美吧,我將來也可能成為漢光武帝呢?總有一天,我要把張府之女娶過來!」自此他對張惠念念不忘。

當時唐朝大勢已去,二十六歲的朱溫加入了黃巢叛軍,因作戰勇敢,屢立戰功,很快成為黃巢的心腹將領。黃巢攻下長安建立大齊後,委任朱溫為同州防禦使。當時,父母雙亡的張惠被朱溫部下掠取,因其美貌出眾,部下就把她進獻給了朱溫。或是天意,朱溫最終真的將心儀的佳人娶回了家,對她非常寵愛。朱溫被封魏王時,張惠被封魏國夫人。

朱溫對張惠幾乎言聽計從

知書達理的張惠聰慧機敏,剛柔相濟,她對朱溫非常溫柔體貼,同時也敢做敢言,總是盡己之力,約束朱溫的暴虐,使其軍隊儘可能減少內耗。

狡詐多疑的朱溫,喜怒無常,常濫殺屬下。他殺人時,沒有人敢出來求情,只有張惠敢於進言規勸,幾句話,常常就能平息朱溫的暴怒,解救無辜。

自幼受父親的教育,張惠亦有軍事和政治謀略,動有禮法。朱溫遇到大事不能決斷時,張惠就為他出謀劃策。她料事如神,分析戰事國策常切中要害。朱溫對愛妻非常欽佩,也很敬畏,經常向她討教,幾乎言聽計從。

一次朱溫率兵出征,中途被一個使者急急匆匆趕上、攔住,使者稟報朱溫:「奉張夫人之命,戰局不利,請您速領兵回營。」朱溫非常聽話,馬上就勒馬回軍。

救了朱溫長子

張惠給朱溫生了兒子朱友貞,對朱溫的其他兒子也十分禮待,視如己出。朱溫派長子朱友裕攻打自家兄弟朱瑾,朱瑾兵敗,朱友裕就沒再繼續追擊。

朱溫對此非常惱怒,懷疑朱友裕私通朱瑾,朱友裕知道父親的脾氣,恐性命難保,就躲入深山藏起來。張惠知道後,悄悄派人找朱友裕,讓他先回家請罪,然後再設法救他。

朱友裕聽從吩咐,一大早就趕回家,在庭中跪下,哭泣不止,請求父親寬恕。沒想到,朱溫一見兒子,怒火中燒,二話不沒說就令左右推出去斬首。

張惠在屋裏聽見,急得連鞋子都顧不上穿,光着腳就跑出來,她拉住朱友裕的胳膊,大聲哭道:「兒啊,你一大早回來束手請罪,是為了什麼啊?」然後抱頭大哭。

朱溫知道張惠話裏有話。仔細一想,畢竟是自己的兒子,只好擺手令左右退下。在張惠努力下,朱友裕總算保住了性命。

與朱溫小妾以姐妹相稱

朱瑾逃走後,其妻被朱溫俘獲,朱溫欲納之為妾。張惠猜到朱溫的意圖,便請求與朱瑾妻相見。

朱瑾妻向張惠跪拜行禮,張惠回禮,然後她十分動情地對朱瑾妻說:「他們兄弟本是同姓,理應和睦共處啊。如今為一點小事,便大動干戈,使姐姐您落到這等地步!如果有朝一日汴州失守,恐怕我也會和您一樣啊!」說着就悽然淚下。朱溫在一旁聽着,內心有所觸動,想想自己確實愧對朱瑾,當初朱瑾也幫過自己,現在霸佔其妻,實屬不仁。

於是朱溫送朱瑾妻為尼。張惠時常去寺院看朱瑾妻,給她送衣送食,把她當姐姐看待,情意至深。

張惠與朱溫的幾個小妾,也都以姐妹相稱,相處非常和睦。

遺諫「戒殺遠色」

張惠和朱溫共同生活二十餘年,以自己的賢德和精悍,幫助朱溫成就了帝業,卻沒有活到朱溫稱帝之時。

唐天祜元年(公元904年),張惠染疾病危,正在準備篡奪唐權的朱溫,連夜兼程趕回了汴粱。

見到病入膏肓的張惠,朱溫流着淚說:「二十多年來,內政外事都仰仗於夫人謀劃,如今大功即將告成,我還指望着和你再做幾十年的太平皇帝皇后呢!」

張惠見不能阻止朱溫篡國,就對他說:「打江山不易,坐江山更難。你還是應該三思而後行。如果真能登基實現大志,請您記下我最後的話。」她給朱溫留下四字遺諫:「戒殺遠色」,勸朱溫少殺人,不要貪戀酒色。

張惠死後,朱溫號哭,傷心欲絕。死訊傳至軍營,很多將士也都悲傷不已,賴她而存活的軍士非常多,他們對張惠都十分崇敬感激。

公元907年,朱溫滅唐建後梁,稱帝。但他本性難移,沒有張惠的約束,他無所顧忌地縱情聲色,以前朝嬪妃充實後宮,嬪妾數百,淫樂不止,還肆無忌憚地強佔大臣的妻女,連兒媳也不放過,在位僅6年,他就死在三子朱友珪手裏。

後來,張惠的兒子朱友貞當了皇帝,即梁末帝,張惠被追封為元貞皇后,葬於宣陵(在今河南伊川)。

有史家感嘆,若張惠不早逝,朱溫也許不會那麼快就引禍橫死吧。

責任編輯: 李廣松  來源:中文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4/0516/205508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