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中國經濟 > 正文

黃金價飆至歷史最高! 中國買家:攢金豆使我快樂

隨着黃金價格在今年飆升至歷史最高水平,林齊娜(音)也加入了這股狂潮,每月都買小金豆。

25歲的林女士在中國南部從事行政工作,這些500多塊錢一顆的小金豆是一種能夠負擔得起的黃金投資方式,它們的尺寸小到可以放在指尖上,重量約為三十分之一盎司,所以無需花大錢去買珠寶、金條或者金幣。她之前投資過股票,但她表示,購買黃金,尤其是攢金豆這種有趣的方式激發了她持續投資的熱情。

「我還在努力攢更多的金豆,」林女士說。

在地緣政治和經濟出現動盪的時候,黃金往往被視為一種安全的投資,在俄羅斯入侵烏克蘭和加沙爆發戰爭之後,黃金價格飆升。但事實證明,金價之所以頑強地站到每盎司2400美元以上的高位,而且持續了很長時間,是因為中國。

隨着對房地產或股票等傳統投資的信心出現動搖,中國消費者紛紛湧向了黃金。與此同時,中國央行穩步增加黃金儲備,並削減持有的美國國債。中國的投機者押注黃金仍有升值空間,這更是火上澆油。

中國在黃金市場上本就有相當大的影響力。但在最近這輪牛市中,中國的影響力變得更加顯著——自2022年底以來,全球黃金價格上漲了近50%。儘管傳統上有一些因素使黃金成為吸引力相對有限的投資品——利率上升和美元走強,但金價仍不斷攀至新高。

上海一家六福珠寶店裏的顧客,攝於今年3月。

上個月,即使美聯儲發出將在更長時間內維持較高利率的信號,黃金價格仍大幅上漲。今年以來,儘管美元對全球幾乎所有主要貨幣的匯率都在上漲,金價仍在繼續升值。

金價已回落至每盎司2300美元左右,但越來越多的人認為,黃金市場不再受經濟因素的支配,而取決於中國買家和投資者的心血來潮。

在中國,許多年輕人把攢金豆作為一種可以負擔得起的投資。

在中國,許多年輕人把攢金豆作為一種可以負擔得起的投資。 QILAI SHEN/BLOOMBERG

「中國無疑在推動金價上漲,」總部位於倫敦的貴金屬信息平台MetalsDaily.com的行政總裁羅斯·諾曼說。「流向中國的黃金已經從源源不斷變成了滔滔洪流。」

根據中國黃金協會的數據,今年一季度,中國的黃金消費量同比增長6%。去年的增幅為9%。

隨着傳統投資的低迷,投資黃金變得更具吸引力。被多數中國家庭視為儲蓄手段的中國房地產目前仍處於危機中。投資者對股市的信心尚未完全恢復。一系列針對富裕群體的大型投資基金在房地產投資失敗後倒閉。

由於沒有更好的選擇,資金流入了那些以黃金為交易對象的中國基金,許多年輕人開始攢起了金豆。

網上的商家也在大力兜售金豆。在中國最大的電商平台之一阿里巴巴的淘寶上,一位商家直播銷售金豆。她說,買金豆「看似購物,實際上是一種投資」。

她出售的金豆分五種形狀,其中一種像花生,另一種像柿子。她說,每顆金豆的價格是630元,用吃一頓火鍋的錢就能參與黃金熱。

北京教師鍾凱利(音)從2020年疫情之初開始購買黃金。她已經積攢了超過兩磅的金條,但還通過交易所交易基金投資黃金。她說,自己受到了一句老話的啟發:「亂世黃金盛世玉。」

當她感覺到世界越來越亂時,鍾女士增加了她的黃金儲備,押注金價只會上漲。她已經停止了購買,但還沒有準備好出售。她認為沒有理由這樣做。中國經濟仍在掙扎中,房地產和股票似乎都不是穩健的投資選項。

「錢總得花到某個地方去,」她說。

中國的另一個黃金大買家是中國央行。今年3月,中國人民銀行連續第17個月增加黃金儲備。去年,該行購買的黃金比世界上任何其他央行都多,黃金儲備的增加量達到近50年來的最高水平。

為了實現儲備資金的多樣化,減少對美元的依賴,中國政府正在大量購買黃金。長期以來,美元一直被其視為最重要的儲備貨幣。十多年來,中國一直在減持美國國債。截至3月,中國持有約7750億美元的美國債務,低於2021年的約1.1萬億美元。

北京中銀國際的全球首席經濟學家管濤說,中國過去增持黃金時,是在國內用人民幣購買。但他表示,這次中國央行是用外幣來購買黃金,這有效地減少了對美元和其他貨幣的風險敞口。

在美國財政部根據對俄羅斯的制裁罕見地凍結了俄羅斯的美元儲備之後,包括中國在內的許多央行開始買入黃金。美國的其他盟友也對本國貨幣實施了類似的限制。

管濤表示,制裁動搖了「當前國際貨幣體系的信任基礎」,迫使各央行以更多樣化的持有來保護其儲備。「我們可以看到,這一波黃金漲勢可能與以往有所不同,」他說。

儘管中國政府一直在購買黃金,但這種金屬僅佔中國外匯儲備的4.6%左右。按百分比計算,印度持有的黃金儲備幾乎是中國的兩倍。

中國消費者和央行的大肆購買引起了上海市場的投機者的興趣,他們押注這一趨勢將會持續。上海期貨交易所4月份的黃金平均交易量同比增長了一倍多。

「他們是在迎合潮流,」MetalsDaily的諾曼表示。「中國現在主導着黃金市場。」

對林女士來說,攢金豆是件令人愉快的事,她說,因為這感覺像是買着玩,但實際上是在用錢投資可以觸摸到的東西。她表示會繼續攢金豆。

「金價一直在波動,」她說。「但漲幅在我可以承受的範圍內,所以我認為還可以。」

責任編輯: 李華  來源:紐約時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4/0506/205151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