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美國新聞 > 正文

川普的大金主 闡釋為什麼美國需要川普作為總統

—川普的美德(圖集)

上周,美國金融家、慈善家、作家、演說家克林根斯坦,他發佈了「川普的美德二」視頻,闡釋為什麼美國需要川普作為總統。我們不應該太計較我們的總司令是否是一個真正的保守派,是否是兒童的榜樣,或者說很多傻話,或者他是否謙虛是否有尊嚴。我們應該關心的是,他是否知道我們處於戰爭中,是否知道我們的敵人是誰,是否知道如何贏得勝利。川普知道。‍‍‍‍‍‍‍‍‍‍

湯瑪斯·克林根斯坦(Thomas Klingenstein)是美國金融家、慈善家、作家、演說家。

他是華爾街以他自己名字命名的科恩·克林根斯坦公司(Cohen Klingenstein)的合伙人,根據最近期的證券交易委員會(SEC)的披露,該公司掌管着23億美元的投資,他也是美國保守派智庫克萊蒙特(Claremont Institute)的主席和捐獻者,該智庫因其重要性被稱為「美國右派的神經中樞」,因它的硬核右翼活動家、卓越的智力領導力和深刻的洞察力。‍‍‍‍‍‍‍‍

克林根斯坦的祖父就是一名成功的投資者和慈善家,不過自湯瑪斯·克林根斯坦起,準確地說,是自唐納德·川普時代起,他從家族傳統慈善事業另闢蹊徑,越來越多地將資源投入到強硬派右翼政治中。‍‍‍‍‍

克林根斯坦領導的Claremont研究所所屬高級研究員約翰·伊斯曼(John Eastman)是川普的前憲法律師,伊斯曼為川普2020年被盜取選舉後提出了否決作弊州選舉人票的憲法建議。‍‍‍‍‍‍‍‍

美國國稅局文件顯示,幾十年來,克林根斯坦一直為其任主席的保守派智庫克萊蒙特和其它保守派組織提供資金。

但是,聯邦選舉委員會(FEC)的競選財務記錄顯示,克林根斯坦在2020年之前的政治獻金是溫和的和間斷的,直到盜選發生。‍‍‍

最近,克林根斯坦加入了一個以大金主為中心的「成長俱樂部」和一個關聯政治行動委員會(PAC)「成長行動」。今年1月他捐獻給該俱樂部的250萬美元,使他躍升為該政治行動委員會(PAC)第四大金主,而自2020年以來,他總共給該PAC捐了700萬美元。

川普憲法律師伊斯曼

成長俱樂部的大金主是由保守派的億萬富翁Richard Uihein和Jeff Yass等組成,這個政治行動委員會是支持推翻2020選舉的共和黨候選人的最大捐贈捐贈者。‍‍

據聯邦選舉委員會最新數據,身家285億美元的Yass已捐給成長俱樂部的款總計超過5100萬美元,

ImageYass夫婦

Uihlein捐款超過7700萬,

另一個保守派大金主Virginia James,捐了1450萬。現在克里根斯坦加入他們的行列,成為該PAC最重要的捐助者之一。‍

國稅局資料顯示,湯瑪斯·克林根斯坦個人基金會自2005年以來已捐贈了1900萬給克萊蒙特研究所。‍‍

去年,克林根斯坦發佈了「川普的美德」視頻,闡釋了為什麼保守派應該支持川普成為共和黨黨內提名人。上周,他發佈了「川普的美德二」視頻,闡釋為什麼美國需要川普作為總統。以下是視頻文稿截圖。

既然前總統川普已經成為共和黨2024提名人,現在是時候讓共和黨人,包括那些懷疑和無法忍受他的那些人,支持他了。時代需要我們這麼做。‍‍‍‍‍‍‍

我們在戰爭中,我們在與一群踢打和對美國吐唾沫的敵人戰鬥。我稱我們的敵人為「覺醒政權」或者「團體配額政權」,這場戰爭是愛美國和恨美國的人之間的戰爭,但是我們沒有總司令。如果沒有總司令,你就不能贏得戰爭。‍‍‍‍‍‍

我們不應該太計較我們的總司令是否是一個真正的保守派,是否是兒童的榜樣,或者說很多傻話,或者他是否謙虛是否有尊嚴。我們應該關心的是,他是否知道我們處於戰爭中,是否知道我們的敵人是誰,是否知道如何贏得勝利。川普知道。‍‍‍‍‍‍‍‍‍‍

川普從不為美國道歉,他正確地相信美國是歷史上最偉大的國家。川普說,他說得很好:「我們有我們的文化,它是卓越的,所以我們要保留它;如果我們引入數百萬與我們文化迥異的移民進來,我們就無法保留它。」

川普知道他的任務是保護美國人,並且正是保護美國人。不僅保護他們免受外國敵人的侵害,而且保護他們免受國內的全球精英主義者的侵害。他知道美國不需要更多的「多樣性」,(註:多樣性是覺醒文化的核心,配額是多樣性的呈現)它需要更多的凝聚力。‍‍‍‍‍‍‍‍‍‍‍‍‍‍‍‍‍‍‍‍‍‍‍‍‍‍‍‍

覺醒激進者說川普的支持者是對民主的威脅,想想看,他們在說,「你們這些川普支持者是對民主的威脅」,覺醒的激進分子還令人厭惡地告訴我們,美國是系統性的種族歧視的國家,而川普知道這完全是胡說八道,他也是這麼想的。

這種系統性種族歧視主義的指控打擊不了川普,因為他沒有白人內疚,也沒有任何內疚。川普告訴他的支持者們他們已經知道的事情:他們不是種族歧視主義者,也沒有白人特權。覺醒的激進主義者讓那些異見者收聲,但川普不會收聲。如果他們設法把他投進監獄,他也會在監獄裏像獅子一樣怒吼。‍‍‍‍‍‍‍‍‍‍

覺醒激進分子有狂熱分子的道德傲慢,川普,上帝保佑他,則拒絕覺醒激進分子的烏托邦狂熱。他是個商人,他以遵循事實和常識尊從這個世界的法則和航向。

川普的基本盤知道川普希望治癒的美國的第一手資料,他們愛他,他們知道他也愛他們。他們會為他而戰,因為他們知道他會為他們而戰。‍‍‍‍‍

川普從不居高臨下或者用民調的胡扯對他的同胞們說話,雖然他是個億萬富翁,他也是他們中的一員。一個從外向內看的局外人,一個在牛排上塗番茄醬的人,一個讓反美精英厭惡的人。‍‍‍‍‍‍‍‍‍‍‍‍‍

川普這種自然的吸引力把尋常的愛國者們變成一支軍隊,如果沒有這些男男女女,我們無法阻止左派的革命,奪回我們的國家。不像大多數保守派們,他們願意為美國而戰。他們跟隨川普,如果沒有川普,他們只會坐在家裏。有了他,他們團結而堅定。‍‍

在川普的集會上,他的聽眾們總是爆發出「USA USA」的呼聲,在那個時刻,川普和他的聽眾互相承諾他們彼此的忠誠和神聖的誓言。

他的敵人們恨他入骨。「另一個希特拉!」,他們說,「選他他將成為一個讀*菜*者!」我們應該把這種歇斯底里看作是希望,這些痛恨美國的人有理由恐懼他和他的黨派正在跨越反向革命的勝利的門檻。‍‍‍‍‍‍‍‍‍‍

川普恨他的敵人,正如他的敵人恨他一樣多。他的敵人正是美國的敵人。

川普是我們時代的最傑出的人物,他不僅改變了美國的政治,還改變了西方的政治。如果我們要奪回美國,我們需要有一個毫不動搖的人,一個證實了他能夠反抗竭盡全力攻擊他的現代覺醒政治大軍的人,一個要端掉深層政府對其毫無同情和憐憫的人,一個確信美國仍然是這個地球上最後和最好的希望的人。這個人就是川普。‍‍‍‍‍‍‍‍‍‍‍‍

政治人物川普出人意表,他是一個對抗非常規軍隊的非常規總司令,這種人在任何時候做總統都是令人難以置信的。川普完美地出現在這個動盪的時刻,如果還要懷疑這種非常規的人物的出現是否合適,那就太過分了。

林肯說美國人是(上帝)「幾乎挑中(almost chosen)」的人,川普則給了我們希望:上帝從來沒有放棄那些幾乎被他選中的人。現在不會了。‍‍‍‍‍‍‍

責任編輯: 李華  來源:美國的那些事兒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4/0422/204654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