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外媒看中國 > 正文

沙利文:我們方法的全部主旨就是確保「台灣有事」永不會發生

作者:

美國國家安全顧問沙利文(Jake Sullivan)在本周將於華盛頓舉行的美日及美日菲峰會召開前接受媒體採訪時表示,「我們在整個印度-太平洋所尋求的與日本所尋求的是一樣的。一個植根於國際法、建立在和平與穩定原則基礎上的自由開放的印度-太平洋;而在台灣海峽問題上,我們將採取一切可能的措施來維護台海兩岸的和平與穩定」。

當在專訪中被日本放送協會(NHK)的記者問及「迄今為止,拜登政府一直在加強與日本的盟友關係。即將舉行的這次峰會將如何區別於美日同盟以往的發展?」

沙利文指出:「你說得非常對,從拜登政府上台的第一天起,總統就投入了巨大的精力,親力親為,並利用整個政府的工具來建立一個更強大的美日同盟。我認為我們在過去三年裏所做的就是將這一同盟不僅作為印度-太平洋和平與安全的基石,而且將其轉變為真正的全球夥伴關係。這次峰會,這次岸田首相和他的團隊來訪的國事訪問,將在兩國關係的方方面面充分展示這種全球夥伴關係」。

沙利文補充說:「是的,我們將在安全領域宣佈新的消息,但同時也將宣佈美國和日本在關鍵與新興技術方面的夥伴關係,包括人工智能、太空和我們重返月球的共同願望、經濟和投資,以及我們在第三國合作幫助建設其基礎設施與發展的方式。因此,我認為,本周的這次峰會,這次我們歡迎(岸田)首相進行歷史性國事訪問的機會,將表明美日同盟已經達到了前所未有的新高度,而且我們相信,在未來的歲月里,我們能夠風雨同舟地維持這一同盟」。

當被問道「在中國影響力日益增長和發生兩場重大軍事衝突的情況下,美國希望日本在全球扮演什麼角色?」

沙利文說:「如果你坐下來想一想,我們正處在世界歷史的一個關鍵時刻,在這個關鍵時刻,人們提出了這樣一個問題:民主真的能帶來好處嗎?它能為本國公民帶來進步,為全世界人民帶來進步與發展、和平與繁榮嗎?我們堅信,這個問題的答案是肯定的」。

沙利文續指:「我們認為,美國和日本作為世界上兩個主要的民主國家,作為世界上兩個最大的經濟體,作為世界上兩個最強大的技術引擎,應該走到一起,向世人展示,事實上,民主國家能夠帶來成果,能夠讓技術為我們服務,而不是與我們為敵、在安全問題上攜手合作,確保印度-太平洋自由開放、安全繁榮;在經濟戰略上攜手合作,為全球南方國家、發展中國家提供比中國等專制國家更好的價值主張。我們可以做到所有這些,甚至更多,並證明我們所珍視的價值觀,以及深深紮根於我們兩國的政府體制,是為我們自己的人民和世界各地的人民提供服務的最佳方式」。

當被問道「考慮到指揮和控制,日本計劃於明年整合其司令部(日本防衛省將設立統合司令部),美國對加強與日本平行的(駐日美軍)司令部的立場是什麼?」

沙利文說:「當岸田首相本周來訪時,你們將從拜登總統那裏聽到的事情之一,就是在訪問後發表的聯合聲明中,美國將全面承諾配合日本對其作戰司令部的升級,升級我們的作戰司令部,以便我們能夠更有效地合作,共同應對我們在印度-太平洋安全領域面臨的所有共同挑戰。現在,具體細節還需要我們的國防部和兩國領導人共同商討,但總體戰略方向是明確的」。

沙利文說:「與日本一樣,我們也準備向前邁出一步,加強我們在日本的作戰指揮,確保我們的作戰指揮與日本的作戰指揮相結合,因為我們必須能夠在一個充滿動態威脅和挑戰的世界中,在一個充滿動態威脅和挑戰的地區中共同開展工作,我們已準備好這樣做了」。

當被問道「關於南中國海,白宮對圍繞第二托馬斯礁(中國稱仁愛礁)的潛在局勢升級有多擔心?」

沙利文說:「我們非常擔心。我們認為,中華人民共和國(PRC)最近幾周,甚至最近幾天的行動違背了國際法的基本主張,破壞了穩定,失去了平衡。我們捍衛航行自由、暢通無阻的合法商業以及《聯合國海洋法公約》的基本道路規則。我們還明確表示,1951年《美菲共同防禦條約》第四條適用於在南中國海操作的公務船、飛機和武裝部隊」。

沙利文補充說:「因此,我們已經在原則上堅定而明確地表明了我們的立場,以及我們準備根據我們的條約義務會做什麼。我們希望看到的是南中國海的和平與穩定、安全和國際法得到尊重,而中華人民共和國應該採取步驟表明其尊重這些東西,不會藐視它們」。

當被問及「拜登政府是否認為第二托馬斯礁與台灣海峽的穩定之間存在聯繫?」

沙利文說:「我們在整個印度-太平洋所尋求的與日本所尋求的是一樣的。一個植根於國際法、建立在和平與穩定原則基礎上的自由開放的印度-太平洋;而在台灣海峽問題上,我們將採取一切可能的措施來維護台海兩岸的和平與穩定。我們繼續堅持『一個中國』政策,我們繼續堅定地表示,不應該單方面改變現狀。這是向前邁進的最佳途徑。這就是我們將繼續努力的方向,根據《台灣關係法》,我們將繼續為台灣提供自衛手段。美國在這方面的立場是明確和一貫的。這一立場沒有改變。我們一直堅定不移地堅持我們的立場。我們認為,有關各方都應採取措施,避免破壞穩定的活動,確保海峽兩岸的和平與穩定」。

當被問及「為了限制中國的灰色地帶戰術,美國可以與日本和菲律賓作出哪些努力?」

沙利文說:「去年夏天,我和來自日本和菲律賓的國家安全顧問同事們一起來到了東京。我們一起開會。這是我們第一次以三邊形式會面。我們談到的其中一件事是,我們需要共同努力,捍衛航行自由的基本原則,以及南中國海、台灣海峽和其他地區的和平與穩定。我們還談到,我們的領導人應該在某一時刻齊聚一堂,舉行歷史性的三邊峰會,重申我們對自由開放的印度-太平洋的基本願景。在岸田首相進行國事訪問之後,本周將舉行這樣的峰會」。

沙利文補充說:「(岸田)首相、拜登總統和馬科斯總統將舉行三方會晤,他們將討論如何應對南中國海和其他地區的和平與穩定所面臨的威脅。他們還將討論我們在經濟、技術、海事合作和許多其他領域擁有的積極機會,這將是一件大事」。

當被追問「但您為何認為此時升級美日菲三邊框架很重要,又為何期望日本更多地參與其中?」

沙利文說:「首先,正如我之前所說的,我們正處於一個民主國家需要團結一致的時刻,以幫助表明我們可以成為問題的解決者,我們可以成為全球安全和地區安全的淨貢獻者。美國、日本和菲律賓是三個充滿活力的民主國家。我們是三個好朋友,我們有重疊和互補的能力。我們每個國家都有自己的優勢」。

沙利文表示:「因此,當你考慮確保我們就本地區的和平與安全發出明確信息,就我們對和平與安全以及本地區和全球發展的共同貢獻發出信息時,現在正是時候。我想不出還有比這更合適的時機,讓三位領導人齊聚一堂,肩並肩堅定地代表我們希望為本地區和世界提出的願景,面對那些朝着不同方向推進的人」。

當被問道「在台灣,賴清德當選總統並將於下月就職,而中國繼續對台施加軍事壓力。緩和台海緊張局勢的關鍵因素是什麼?」

沙利文說:「當我們看台灣問題時,我們相信,在過去的40年裏,經歷了美中關係的起起伏伏,我們一直能夠有效地處理兩岸關係問題,因為我們堅持了一系列非常簡單的原則,即『一個中國』政策、三個聯合公報、《台灣關係法》、六項保證,而且我們將繼續堅持這些原則。正如我之前所說,這一切的根源在於雙方都不應單方面改變現狀」。

沙利文續稱:「我們看到,正如你的問題所述,中華人民共和國採取了一些令人擔憂的行動並施加了壓力。我們認為這些行動和壓力應該減少。我們還認為,每個人都有責任為和平與穩定作出自己的貢獻。我們當然願意盡我們的責任。如果我們能走上一條軌道,堅持我們過去多年來所堅持的東西,華盛頓、台北、北京所有各方,我們就能維持海峽兩岸的和平與穩定」。

當被追問「在當今美中兩個超級大國的局勢下,發生台灣突發事件的可能性有多大?」

沙利文說:「我們的方法的全部主旨與總統過去的兩黨方法一致,其主旨就是確保這種突發事件永遠不會發生」。

當記者問「美中兩國領導人剛剛於4月2日進行了會談。在不久的將來,美中兩國領導人訪問對方國家的可能性有多大?」

沙利文說:「沒有這方面的計劃。兩位領導人確實談到要確保在未來幾個月內保持電話聯繫,因為在美中關係如此複雜和重要的情況下,領導人之間的討論確實是無可替代的。拜登總統直言不諱。美國正在與中華人民共和國展開激烈的競爭。我們正在反擊中華人民共和國那些我們認為令人反感或違背我們和盟國利益的做法。我們也準備在雙方利益一致的問題上開展合作,為世界的和平與穩定或進步作出貢獻。因此,這是一種具有挑戰性的複雜關係,但我們決心為了所有人的利益,謹慎而有效地處理這一關係」。

當記者問「您曾倡導『小院高牆』的概念,日本和其他聯盟也曾效仿。與此同時,中國的技術能力正在迅速增強,他們已經擁有了高超音速導彈。拜登政府對華經濟安全政策的最終目標是什麼?」

沙利文回答說:「事情很簡單。我們認為,美國或盟國的技術不應被用來對付美國或其盟國。就這麼簡單。因此,如果我們發現某項先進技術在國家安全或軍事上的應用會損害美國、日本或其他盟國的安全,我們就會採取措施加以限制。現在,我們相信這涉及少數處於技術發展最前沿的技術,但我們不會諱言,在這種情況下,我們會採取措施,而且我們已經這樣做了,正如你所說,我們與包括日本在內的盟國進行了協調。在今後的工作中,我們將繼續這樣做」。

責任編輯: 李廣松  來源:法廣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4/0411/204216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