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驚人之語 > 正文

梁文韜:中國摧殘下的香港「由賺及賠」、「由塞及疏」與「由盛及哀」

作者:
香港之所以淪落至此,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不過大家不能低估中共及港共政權盡力將香港中國化的決心。大家對待中共不能有一絲絲的信任,要比絕對不信任更不信任的態度才能有一點生機,不幸的是,有太多以為「政治歸政治、經濟歸經濟」的人,令大家低估中共以政治手段搞垮經濟的能耐。

近日香港中國經濟狀況每下愈況的情形又一次引起大家的關注,在香港六十五間上市企業無法發佈年報,遭到停牌,比疫情期間更多。發佈不了年報通常是由於業績困難、賬目過不了審計流程或流動性出現問題等因素所致。在香港上市的中國房企全部虧損,房企中備受矚目的當然碧桂園,而碧桂園作為最大民間房企,竟然交不出財務,令人吃驚。第一季百強中國房企營收比去年接近腰斬業跡當然很難看,而恆大爆雷並被質疑財務造假令審計公司更加𧫴慎。

美國著名投行高盛以七億多港元賤賣合建之商業大樓,慘賠六億多,撤出香港,這跟23條火速立法息息相關,高盛以腳投票令港共政權顏面無存。能令向來眼光精準的高盛都跌了一交的只有實行人治的習總書記,當年毛共在「解放」中國後將外資共產化,如今不想重蹈覆轍的外資正在上演大逃港的戲碼,「由賺及賠」輸少當贏。

復活節連假出現百萬港人外遊人潮,大部分都是北上消費,人民幣續貶再加上中國通縮,令北上消費更加划算,加上近六七十萬港人移民外地,香港零售及飲食業大受影響,但店鋪租金高企,業主情願將物業變成吉鋪都不想便宜一點租出去,商場甚至鬧區相對冷清,就連疫情期間經常塞爆的西貢現在連假日都不再塞車。中國人到港自由行的消費力大降,名牌店外排隊人潮也幾乎成為歷史,到處都是稀疏的狀況,店家結業潮持續。香港人是不是要為「由塞及疏」感謝習總書記?畢竟現在逛街吃好料的時候都舒服多了。

香港媒體大亨于品海近日傳出破產,見證中國全面接管香港治理下的「由盛及哀」。據報道,于品海被中國建設銀行旗下公司建銀國際向高院申請破產,並向于品海追討4.16億港元。于品海可以說是在港出生中國人當中的傳奇人物,早年從加拿大回流香港,先後在信報、財經日報等媒體擔任編輯及專欄作家,但卻能夠有財力與第三者接辦明報,之後更當選香港報業公會主席,創辦現代日報,並收購亞洲周刊。

這位北京大學馬克思學院的于品海博士更一度要到台灣發展房地產,介入雙子星大樓的建案,所幸的是,台灣民間團體成功反對這種以港商名義入台投資,賺台灣錢去統戰台灣的白手套。鮮為人知的更是他竟然在2017年成功入股陽信銀行2.4%,陽信銀行跟民進黨關係密切,也是因為建立了這層關係而想要企圖染指台灣房地產,到底為何陽信銀行會讓一個共產黨傀儡媒體人跨足台灣金融業甚至房地產業?至今仍是個謎,大家只能擔心出賣台灣的很有可能是咀巴經常掛着「愛台灣」的人。

香港之所以淪落至此,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不過大家不能低估中共及港共政權盡力將香港中國化的決心。大家對待中共不能有一絲絲的信任,要比絕對不信任更不信任的態度才能有一點生機,不幸的是,有太多以為「政治歸政治、經濟歸經濟」的人,令大家低估中共以政治手段搞垮經濟的能耐。

(以上評論純屬作者個人觀點,並不代表本台立場。)

【文韜政論】中國摧殘下的香港「由賺及賠」、「由塞及疏」與「由盛及哀」

近日香港及中國經濟狀況每下愈況的情形又一次引起大家的關注,在香港六十五間上市企業無法發佈年報,遭到停牌,比疫情期間更多。發佈不了年報通常是由於業績困難、賬目過不了審計流程或流動性出現問題等因素所致。在香港上市的中國房企全部虧損,房企中備受矚目的當然碧桂園,而碧桂園作為最大民間房企,竟然交不出財務,令人吃驚。第一季百強中國房企營收比去年接近腰斬業跡當然很難看,而恆大爆雷並被質疑財務造假令審計公司更加𧫴慎。

*

*

責任編輯: 李安達  來源:RFA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4/0405/203959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