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維權 > 正文

洛城抗共集會 走線者述心路:不再懼中共

「在國內被洗腦壓制習慣跪下出來了還低頭就只有跪着的命了」

2024年3月16日,第677次「茉莉花行動」集會在洛杉磯中領館門前舉行。中間發言者為中國民主黨成員袁澤剛。(陳德怡/大紀元

3月16日(周六),中國民主黨全委會主辦第677次「茉莉花行動」抗議中共活動,活動由前新疆警察魏史傑主持。抗議者們輪流發言,述說在國內的經歷和見聞,回顧自己如何走出對中共的恐懼,並呼籲更多華人站出來為中國民眾發聲。

2024年3月16日,前新疆警察魏史傑主持第677次「茉莉花行動」集會。(陳德怡/大紀元)

2024年3月16日,中國民主黨成員袁澤剛(中)在第677次「茉莉花行動」集會上演講。(陳德怡/大紀元)

抗議者們聚集在洛杉磯中領館前,顯得精神振奮。他們呼喊口號,並舉出十幾條標語,包括「一個健全的社會不應該只有一種聲音」「自由中國」「人權中國」「綁架失蹤六周年:高智晟在哪裏」等,要求當局釋放異見人士。

年輕的魏史傑畢業於中國的警察學院,因不願意和腐敗殘暴的中共警方同流合污,辭職而去。受中共威脅,一年前他沒能和彌留的父親見上最後一面。他鼓勵在場的每一個人發言,說出在國內不敢吐露的心聲。

「不合群」的前中共警察

魏史傑在演講時表示,他到美國後經歷了一個心理轉變過程:一開始來中領館前參加抗議活動時,他戴着口罩,怕被中共發現;而今他已完全走出恐懼。

身在中共警隊中,魏史傑得以近距離觀察警察對待民眾的態度。每次看到同事欺負民眾,他總想制止;久而久之,他成了不合群的人。

他舉例說,一個身無分文的小姑娘因為飢餓在超市偷了幾十塊錢的食品,被人報警。按照《中國治安處罰條例》,她頂多受到十幾天的行政處罰,但警察恐嚇她,說盜竊罪要判兩年刑,將來她的孩子無法考公務員、上好學校、只能一輩子打工等等;又稱給她緩刑機會,只要交7,500元罰款就完事了。小姑娘四處打電話借錢,終於湊夠了罰金。

「這種例子數不勝數。」魏史傑說,「我們從小教育自己的孩子要勤奮讀書、改變命運,但我們遭遇了太多不公,對這個國家徹底失望了。」

「大家在國內時被洗腦、被壓制,我們習慣了跪下。」魏史傑回憶說,他父親是中共的退伍軍人,在世時曾告訴他,在中國這個社會要「認清形勢、入鄉隨俗」。

魏史傑表示:「我說了,我在國內可以低頭,我出來了還低頭,那是不是說明我這輩子只有跪着的命了?我身上還有沒有血性了?」

「中國人無國民身份」

發言者們紛紛提到,在國內時,他們感覺自己沒有被當成有尊嚴的人來看待,時時感到中共居高臨下、看不起人的態度。

來自安徽的楊皓說,中共不允許民眾批評,不給你發聲的權利,不讓你說真話;甚至每個中國人只有「居民」身份證,連公民身份也不被承認,更談不上公民的權利。「當所有人都不發聲的時候,整個國家就一點希望都沒有了。」他說,「我們要做公民,不要做奴才。」

走線來美的李偉表示,他很高興能夠來到美國、能夠自由發聲。他認為中共就是中國的毒瘤,一直在迫害中國人。李偉在國內是做進出口貿易的,看到這幾年中共四處抵制其它國家,把出口貿易的路一個個斷掉,做生意的人要麼被抓,要麼破產。很多國內的朋友對他說,在那裏已經沒有任何前途。

2024年3月16日,中國民主黨成員李偉(右)在第677次「茉莉花行動」集會上演講。(陳德怡/大紀元)

李偉說,中共打着「為人民服務」的旗號,卻盡干迫害民眾的事;中共的法律是制裁老百姓的,不是制裁官員的。

另一位走線者張振振發言說,中共對普通民眾的歧視無處不在。一次,他和一個中共領導聊天,看到外面很多人在參加活動,張振振就說外面有很多公眾;但那位領導強調說:「不是公眾,是群眾。」

2024年3月16日,走線來美的張振振(右)在第677次「茉莉花行動」集會上演講。(陳德怡/大紀元)

張振振還說,如果中共警察讓你跟他「走一趟」,很多人可能會嚇哭,因為你會有特別不安全的感覺,「中國沒有法治,他們想關你多久就關你多久」。

這次集會的組織者——中國民主黨洛杉磯主委耿冠軍希望更多華人參加街頭運動。他說,茉莉花運動就是從北非一個街頭小販被毆打開始的,最後規模越來越大,變成顏色革命。

2024年3月16日,中國民主黨洛杉磯主委耿冠軍(左)在第677次「茉莉花行動」集會上演講。(陳德怡/大紀元)

耿冠軍說,無論何種反共運動,一定不能離開街頭運動,要帶領民眾一起參與。他鼓勵與會者利用每場集會鍛煉自己、積累經驗,並為未來返回中國大陸做好準備。◇#

責任編輯: 李冬琪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4/0319/203197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