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鮮事 > 萬花筒 > 正文

「不生孩子就離婚!」:44歲銀行女高管,陷入一場巨大的「人性實驗」…

人生沒有標準答案,不讓自己後悔,也就足矣。

最近,一對夫妻的婚姻問題在網上引發軒然大波。

這對夫妻40多歲,去醫院求子,希望能生個孩子。

順利的話,那將是他們第一胎。

40多歲生孩子,對女性來說,已經不是那麼容易了,為什麼還堅持要生?

原來,44歲的蔣女士做到了銀行高管的位置,她和丈夫都是從事金融行業,都有不菲的收入。

而偏偏兩個人都是事業型,年輕的時候,全身心撲在工作上。

再加上沒有精力也沒有信心對一個生命負責,於是他們決定丁克。

有錢,又有事業,兩個人的日子,一開始過得很悠閒。

當朋友給孩子輔導作業鬧得雞飛狗跳時,他們在家享受休閒時光。

當他人為孩子感冒發燒焦慮不安中,他們趁難得的休假滿世界旅遊。

這樣的時光,持續了多年。

然而,突然有一天,丈夫改變主意了,直接對她說:「要麼生個孩子,要麼離婚」。

這個最後通牒,砸得她暈頭轉向。

不是說好了丁克嗎?怎麼又變了?

丈夫說,身邊的朋友有兒有女,看上去十分溫暖,這種感覺,他很想體驗。

為了要個孩子,她深愛多年的丈夫不惜用離婚來要挾。

丈夫的」反水「,無異於把蔣女士架在火上烤,本以為堅不可摧的聯盟,瞬間土崩瓦解。

可是為了挽救婚姻,她還是決定生個孩子。

為了順利懷孕,她連續取了3次卵。

不敢想像,這個過程她經歷了多少痛苦。

促排卵針、破卵針、黃體酮……每天她睜開眼睛,就是想到這些。

她不得不花費大量時間跑醫院,不知吃了多少藥,打了多少針,她覺得自己身上已經沒一塊好肉。

就像那個外國媽媽,把自己用過的注射器收集起來,竟能圍繞孩子一周。

從前覺得誇張的事,落到自己身上,只覺得無比真實,而這個過程的痛苦,沒人能替她。

雖然痛苦,但她也一直在堅持。

可是,一次次的堅持,換來的卻是一次次的失望。

第3次,好不容易取到卵子,又發現卵子質量不行,再次以失敗告終。

最令她挫敗的是,醫生說,她子宮裏長了一個不小的肌瘤,手術後要一年才能懷孕。

那一刻,所有努力都付諸東流。

如果放棄要孩子,那她什麼都得不到,之前的苦都白吃了。

而如果繼續促排,那麼激素的刺激,可能導致子宮肌瘤再次增長,生孩子的希望更渺茫。

她仿佛陷入一個兩難的境地——進,進不得,退,退不了,極其痛苦,感覺自己的人生沒有了出路。

看完這個故事,我感到唏噓不已。

兩夫妻,本來約定好了一起丁克,可對方中途撇下另一半,用離婚相要挾,全然不顧妻子身體要遭受多少痛苦,怎麼看都是自私至極。

儲殷說過一個觀點:丁克,考驗的是人性。

這就像口頭立下一個協議,是否長期有效,都看對方的良心。

但往往,在和人性的對抗中,大部分人會落敗。

北大畢業的UP主全嘻嘻曾說,她結婚之前,跟老公表態:接受丁克才結婚。

當時一口答應的老公,結婚4年後就反悔了。

最終,全嘻嘻為了留住老公和婚姻,決定生下孩子。

她說:到了40歲,如果我老公還是很想要孩子,但那個時候我已經生不出來了,那個狀況就會比較微妙。

她說得委婉,但現實情況是,不止是微妙這麼簡單,很有可能會見證人性。

孟非說過一個故事。

他認識一對知識分子夫婦,年輕的時候,女性非常漂亮,追求者眾多。她跟丈夫結婚前就提出過一個要求:不生孩子。

男人也很快表態:我也不喜歡孩子,咱們過二人世界吧。

此後多年,他們琴瑟和鳴,感情也確實很好。

然而,快到50歲的時候,男人突然瘋了一樣想要個孩子。

可妻子都50了,怎麼可能冒着風險去生孩子?

男的也不含糊,直接和她離婚,找了單位一個「90後」,很快就生下一個孩子。

這個故事,讓人像吞了蒼蠅一樣難受。

年輕時,享受了丁克的自由,到老了想要孩子,就把髮妻一腳踹開。

因為想要造個人,所以自己也不當人了,這是什麼渣子?

而那些不願妥協的女性,在丈夫反悔的那一刻,也會看到最赤裸的人性。

微博上有一個話題#不少高齡產婦曾是丁克族#

她們承擔着比適齡生育的女性更多的風險和艱難,誰又能知道,她們究竟是自願,還是迫於丈夫的要求,不得不放手一搏。

北京42歲的女博士為了給丈夫生下孩子,經歷過胎停、染色體異常引產,最後冒死給丈夫生下三胞胎。

在生產那一刻大出血,母子4條生命危在旦夕。

武漢一女子丁克21年後決定要孩子,連續做了6次試管。

經歷過多次抽血、促卵泡發育、監測卵泡、取卵、胚胎植入……每一次流程,都達半年之久。

因為年齡太大,她先後患上了妊高症、糖尿病,身上水腫,幾次需要保胎,整個孕期,她除了醫院,幾乎哪都沒去過。

生,或不生,就是一個念頭的事。

但最終,受苦遭罪的,永遠都是女性。

一個男性,把妻子拖到了43歲,卻明里暗裏說,不適合生孩子的她和自己不是一路人。

他最直接的目的就是:想離婚,找個20來歲的生孩子,有什麼辦法將自己的損失降到最小?

而她的妻子,之前為了他不惜和父親斷絕關係,如今他說拋棄就拋棄。

有些男人,一旦自私起來,簡直是毛骨悚然。

我替這個妻子感覺不值。

付出多年的感情,最終還是餵了狗。

丁克,考驗的不僅是伴侶,甚至還有身邊的人。

我們之前寫過一個42歲的高齡孕產婦,那是她的第一胎。

當談到為什麼年紀這麼大了才懷孕,孕婦嘆了一口氣說,原本夫妻倆一直是丁克,有一天,外甥來家裏做客,說:

「舅媽,你這房子真大,以後等你老了,是不是這房子就歸我了?」

說者無心,聽者有意。

孩子小小年紀,怎麼會說這種話?想必是孩子的爸媽,背後也經常會說:等舅舅舅媽以後死了,房子就歸你了。

他們又聯想到侄子常來串門,話里話外都在暗示他們,死了之後東西都是外甥的。

於是,他們決定,生一個自己的孩子。

在我老家,有一個親戚,按輩分我應該叫叔爺爺。

他們應該是最早的丁克,而老伴走了之後,家裏更顯得冷清。

去年,他的親侄子修新房子,而他的小房子正好擋在了侄子家地基的前面。

侄子召集親戚開了個會,商量把他的房子挪走,別擋住自己。

那個關乎他歸屬的會議,根本沒有通知他。

最後,他被趕到另一個偏僻的小房子,而他耗費心力建的家,被推翻了。

就因為他孤身一人,又沒子女撐腰,所以沒有話語權。

在農村或者在養老院,無兒無女的老人,是最容易被欺負的,因為欺負你是不用付出任何代價的。

網友@LiliLi說過一句很真實的話:

沒有任何後代的人,忽然發現身邊會多出很多禿鷲,他們用通紅的眼睛盯着你,等着你死,尋找着你的弱點,在活着的時候叼下一塊肉也可以。

他們可能是親人,是保姆,是護工,甚至是陌生人。

到那時,世界會向你露出最殘酷的一面。

當然,今天寫這篇文章,並不是勸生。

生或不生,都是不同的人生選擇。

但我想說的是,選擇丁克,勢必會面臨更多未知。

傳統的觀念、親人的期盼、社會的眼光,都可能影響你的判斷。

你要對抗人性的複雜,要面臨各種風險。

所以,你要有為自己人生兜底的勇氣和魄力。

周國平在《每個人都是一個宇宙》裏有這樣一段話:

我們活在世上,不免要承擔各種責任,小至對家庭、對職務,大至對國家和社會,這些責任多半是應該承擔的。

不過,我們不要忘記,除此之外,我們還有一項根本的責任,便是對自己的人生負責。

人生沒有標準答案,不讓自己後悔,也就足矣。

責任編輯: 趙麗  來源:桌子的生活觀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4/0130/2011243.html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