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北美新聞 > 正文

加拿大華人換匯被殺,幕後黑手竟是多名中國留學生

法庭上,24歲的華人留學生吳嘉鵬(Jimmy,JiapengWu音譯)身材消瘦,穿着乾淨整潔,讓人很難將其與冷血殺手聯繫到一起。儘管他從來沒有開過槍,但是他卻策劃了一場謀殺案。

2021年4月,當時只有21歲的吳嘉鵬在Oakridge學校持槍搶劫了32歲的Yan Jing,並造成其死亡。近日,法庭再次開庭。加拿大高等法院法官古德曼(A.J. Goodman)判定吳嘉鵬在此案中犯有二級謀殺罪。

這是一場曾經轟動華人圈的華人換匯引發的血案,當事人Yan帶着約7萬加元前去換匯,沒想到竟然為此丟了性命。

【案件回顧】

2021年4月12日,安大略省尼亞加拉地區聖嘉芙蓮市的一個小學停車場。留學生吳嘉鵬可能是在群里了解到32歲的華人景嚴(Yan Jing,音譯)有換匯的需要,便向其提出用更好匯率跟他換。景嚴不知道的是,自己即將踏上的,是通往死亡的道路。兩人約定見面的場所是一個小學的停車場,景嚴做夢都沒有想到,吳嘉鵬其實是一個「前科犯」,曾有多次利用換匯實施搶劫的記錄,並曾開過槍。這天,吳嘉鵬帶着一個24歲的中國留學生王芳(Fang(Fiona)Wang,音譯)驅車從多倫多開車來到了現場。

王芳其實不是嚴格意義上的同夥,吳嘉鵬原來的同伴叫杜衡(Heng「Allen」 Du,音譯),一直是扮演開車載他前往搶劫現場的司機角色。就在行動前一天,杜衡的戒指掉了,他認為這是大凶之兆,再加上吳嘉鵬目標是7萬加幣,只肯給他1000刀,死活不肯再參與此次行動,就脫隊了,把朋友王芳介紹給了他。

出發之前,王芳對於吳嘉鵬的「勾當」是知情的,知道他策划過多宗以換匯為名實則搶劫的犯罪活動。吳嘉鵬的慣用手法是由他出面聯繫換匯人,杜某從旁協助,再安排另外兩名打手埋伏一旁,趁吳嘉鵬與受害人現場交易時,衝出來搶走換匯人的錢款。這次吳嘉鵬請王芳替代當司機,開一輛奔馳S63房車把他送去尼亞加拉瀑布地區,之後就可以返回多倫多,她無需參與搶劫,還可以拿到10000刀酬金。

案發當日,王芳開着吳用假身份證租來的奔馳車前往約定小學的停車場,路上接上了兩名槍手,並於晚上7點左右到達了那裏當吳嘉鵬確認景嚴在路上時,他讓兩名槍手下了車先埋伏好。

很快,景嚴開着一輛道奇皮卡也到了Oakridge學校的停車場,背包里裝着7萬加元,吳嘉鵬向他打招呼,並打開奔馳車後門讓他上車。

景嚴上車後交給吳嘉鵬一張寫有他國內銀行賬戶信息的紙,吳嘉鵬假裝開始電匯。

完全不知道自己正在陷入圈套的景嚴還主動提出,說自己貨車上有一個點鈔機,可以用來點錢。話音未落,兩名黑人男子就從埋伏處現身,打開後座車門,威嚇他交出裝錢的背包。王芳說她聽到有人大喊了三次:交出包!隨後就聽見後面傳來震天的3聲槍響。案件發生後,其中一名男子大喊"XX開車,XX開車"時,吳看到她沒有動,就用中文對她說"走,走,走"。

王芳說,她開了大約五英尺後又把車停了下來,因為吳轉過身來開始和那幾兩個人爭吵。

吳讓槍手們離開後座,並讓王也離開,自己則站在一旁與他們交談。

兩名黑人殺人之後,直接把屍體丟到車外,兩人先是上了車,然後又下車,還把裝有現金的背包搶走了。這兩人逃了,吳嘉鵬只好空着手,與王芳駕車返回到多倫多。據悉,他們在北伯靈頓的一個加油站停了下來,那裏似乎是一個"廢棄的地方"。

吳嘉鵬給某人打電話,說「事情搞砸了,可能搞出人命,」還在後座還發現一枚子彈,哀嘆了一聲「那是我的子彈」。他表示,自己把手槍給了那兩個黑人,主要是用來威嚇用的,那兩人是他之前搶劫時的另一個同夥介紹來的,他也是第一次認識,沒想到他們心狠手辣,搞出人命。吳嘉鵬的另一名同夥帶着消毒濕巾來到這裏。王芳說她擦拭了方向盤和儀錶盤,而同夥則清理了後座。吳還處理了受害者的物品。

吳後來叫來一輛拖車,通過電話告訴司機去加油站取車,並在車內留下了300美元。在拖車到達之前,他們乘坐同夥的汽車離開。

幾天後,吳給了王芳3000美元,並讓她忘了整件事。

【黑吃黑,二級謀殺】

吳嘉鵬遭遇了黑吃黑,自己沒有開槍,但是對方死了,到底該不該以謀殺罪起訴。事實上,該案之所以耗時如此之久,也是因為在判決中究竟是二級謀殺還是過失殺人引發爭議。法醫後來證實,景嚴一槍穿過了軀幹,損壞了他的肺、心臟肝臟,由於大量內出血,預計幾分鐘後就會死亡。而吳嘉鵬卻強行離開,將其置於不管不顧。

古德曼法官在韋爾奇法院(Robert K. Welch Courthouse)做出的判決清楚地表明,他在排除合理懷疑的情況下確信吳嘉鵬在案發前已經清楚意圖和手法。

古德曼說:"吳某之前就知道並參與了暴力貨幣兌換搶劫,再加上他在搶劫之前、期間和之後的言行,為支持控方的案件提供了堅實的證據基礎。"事實上,本案搶劫本身的惡劣性質不僅強化了吳某是整個搶劫過程中的策劃者,而且他在主觀上,通過直接知情或故意視而不見,已經意識到了謀殺的可能性。"

法庭上的一段音頻顯示,吳告訴他的犯罪同夥們:"如果不合作,就電擊這些狗娘養的,然後甩掉他們。"

古德曼說,雖然沒有直接證據表明吳對他的兩名同夥說了什麼,但向他們提供上膛的手槍本身就暗含了一種期望,即在必要時會採取暴力手段使他們迅速就範。

因此法官拒絕了吳以過失殺人罪受審的提議。

該國法律規定,二級謀殺罪可判處終身監禁,10年內不得假釋。

【重要提醒】

華人私下換匯是華人圈一個公開的秘密,其中的原因不用細說大家也都知道,但是私下換匯已經遭到黑白兩道盯上。

(圖源:世界新聞網)

律師表示,不但會遇到搶匪假扮換匯人,直接把錢搶走。還有執法機構,也在打擊私下換匯;且因為這類案子多有洗錢嫌疑,所以一旦錢被當局收繳,很難再要回。

甚至加州巴沙迪那專門有兩個華人警察設局,釣魚執法換匯的華人上鈎,類似這種被警方收繳的現金,需要現金主人證明這些錢和大麻沒有關係,同時也要證明不是非法所得;但這些證明往往有難度,大部分收繳的錢,最終會被聯邦和地方警局合作成立的項目組沒收,屬於警方合法所得。

所以律師特別提醒,年底了大家給國內親人寄錢時候要想清楚。如是合法所得收入,可通過銀行正常電匯手段,儘量不要私下換匯。

責任編輯: 李冬琪  來源:華人生活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4/0123/2008119.html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