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國際財經 > 正文

俄國人用黑市手法把錢搬出國 換匯像交易毒品

俄羅斯侵略烏克蘭後,儘管西方國家切斷莫斯科取得美元、歐元的大半管道,儘管莫斯科祭出資本管制措施,俄國人仍千方百計把盧布兌換成外幣,並捲款逃出國,有時採用黑市交易手法,過程簡直像毒品交易般緊張刺激。

儘管莫斯科祭出資本管制措施,俄國人仍千方百計把盧布兌換成外幣,並捲款逃出國,有時採用黑市交易手法,過程簡直像毒品交易。(歐新社)

俄羅斯侵略烏克蘭後,儘管西方國家切斷莫斯科取得美元、歐元的大半管道,儘管莫斯科祭出資本管制措施,俄國人仍千方百計把盧布兌換成外幣,並捲款逃出國,有時採用黑市交易手法,過程簡直像毒品交易般緊張刺激。

華爾街日報報導,央行數據顯示,自俄烏開戰迄今,俄羅斯家庭停泊在外國銀行的存款金額已增加一倍多,截至4月已暴增至5.4兆美元,相當於673億美元。目前每月流入境外外幣帳戶的盧布資金流量,是俄烏戰爭前的五倍多。

縱有重重限制,俄羅斯人仍想方設法,把盧布兌換成外幣。管道之一,是通過非正式外匯交易商換匯。其他人則繞道鄰國喬治亞、哈薩克斯坦和亞美尼亞,通過在當地設立的美元帳戶和威士卡,把錢轉移至這些境外銀行帳戶。用加密幣把錢搬出俄羅斯,是另一個常見手法。

家住聖彼得堡但常出國的俄羅斯投資人暨理財部客Stepan Ermakov說,2022年2月24日俄羅斯入侵烏克蘭當天,他就開始連忙把存款移出俄羅斯銀行。Ermakov說,他常在夜間守株待兔,等銀行人員把自動櫃員機(ATM)里的鈔票補滿,然後提領美鈔,他鍥而不捨這麼做,直到俄羅斯央行祭出兌領限制。

繞道鄰國銀行體系把錢轉出境外

但他把錢移出境外的努力並未就此住手。他把之前已在奧地利、亞美尼亞和喬治亞開立銀行帳戶,從這些境外帳戶把美元資金提出來、轉存進美國的券商帳戶,因為美元比盧布穩定多了,「如果我有1000美元,總是可以買到一支iPhone」,持有盧布則面臨貶值風險。

今年來盧布已對美元貶值8%,反映能源制裁效應開始浮現。西方國家把制裁目標擴及多家俄國銀行,進一步限縮外匯交易選項。莫斯科政府在戰爭爆發初期曾祭出嚴格資本管制,如今限制雖已放寬,但提領額度限制仍在,且銀行惜售外幣,都造成一般俄羅斯人取得美元或歐元的管道有限。

成千上萬名俄羅斯人試圖「捲款逃到國外」,尤其是想要躲避兵役徵召的男子、也想遷至海外的俄國企業,以及已設立境外帳戶準備赴海外旅遊或將來移民的俄羅斯人。

例如,去年3月為反戰憤而離開俄羅斯的Andrey Avramenko說,他週遊歐洲各國,最後在德國落腳。為了把錢帶出俄羅斯,他苦等40天,一筆交易才放行,可見銀行方面監督有多嚴謹。後來他成立Ohmyswift.ru網站,靠群眾外包(crowdsource)方式廣徵國際支付經驗,如今每天都有大約2,000名訪客分享、交流相關資訊。

仿買毒品方式與陌生人交易外幣

但傳統轉帳費時太久,逼得許多俄羅斯人訴諸高風險手法,例如向陌生人兌換外幣。Avramenko去年暫住蒙特內哥羅時,就曾以40萬盧布,向一名在廣告外幣兌換的Telegram頻道上結識的男子兌換歐元。這種頻道如今在世界各地如雨後春筍般成立,迎合講俄語的人士之需。

Avramenko說,他和那名男子在濱海小鎮布德瓦一家餐廳碰面,然後他以數字方式把盧布資金傳至那人在俄羅斯Sberbank的帳戶,順利取得歐元現金。

他說:「第一次我小心翼翼。我想,人們買毒品大概就是那麼做。」

加密幣成資本外逃另一途徑

目前大致避開銀行監管體系運作的加密幣,也成為俄羅斯資本外逃的另一途徑。莫斯科行銷企業家Gregory Shevchenko說,他為了購得在阿拉伯聯合酋長國營業的執照,支付了價值8000美元的盧布給莫斯科的律師,這些律師說他們用加密幣作跨境支付。

他也把盧布資金轉帳到自己在哈薩克斯坦Freedom Bank開的帳戶,進而買美元。他還用Kazakh銀行發行的萬事達卡付款買公司用的軟件,並支付自己的旅行費。他表示自己正值徵兵年齡,加上開公司需要未雨綢繆,因此必須採取「緩衝」措施,包括把錢停泊在哈薩克斯坦。

責任編輯: 楚天  來源:經濟日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3/0531/190818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