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民意 > 正文

李海龍:台灣大選民進黨獲勝 民之所向 民之福也

作者:

今天是2024年1月14日,去年的今天我剛剛到洛杉磯不久,正像無頭蒼蠅一樣帶着我的妻子和孩子住在家庭旅館,經過今年的一年時間,我加入了中國民主黨,同時結識了一大批民主運動人士,我也有了生活的目標和方向,家庭生活也漸漸地走上了正軌,也體驗到了被別人當人看,被別人尊重的感覺。今天我參加了洛杉磯領事館前關於恭喜台灣大選成功的活動,回到家後思前想後,也聊一下我來美國的經歷,和對台灣大選的感想。

我來自中國廣東,我出生在黑龍江一個小縣城,眾所周知,整個東北是小粉紅的聚集地,我在30歲之前,一樣也是一個小粉紅,從小接受的教育告訴我,我能好好上學,能有飯吃,都是共產黨給的,並且一直對此深信不疑,現在想來多麼可怕,一個父母親人都不愛的人,整天被灌輸愛黨。

我從大學畢業就到國企工作,工作期間我還入了共產黨(除了發工資自動扣除的黨費外,2017年離開國企工作後再沒有交過一分錢黨費),在國企工作當中,我見識了什麼叫腐敗,虛偽。工作中的各種應酬和恭維讓我非常難受。「我們新來的員工第一件事就是要洗腦,讓他們老老實實幹活。」這是出自一名將近900名職工的管理者原話。

真正讓我認清共產黨邪惡本質還是由於疫情的爆發,封控的這三年,我先後三次被封到廣州的家中一個月,被封在河北親戚家將近50天,被封在黑龍江老家三十多天。而整個封控過程中,只有廣州封小區時有兩個疑似病例,其它都是附近村鎮封村,就把我們也給封起來了。新聞中天天報導,封城免費有吃有用,但是在我三次被封的過程中,我們一直在缺吃少用的過程中度過。

2021年5月份因為工作,我在河北被封鎖在一個倉庫院子裏,三個外地老爺們,將近40天,只能靠偷偷跑到附近超市買高價菜、高價米才能度日,而這些物資也並不是每次都能買到,碰到管得嚴格的時候,超市也不敢將東西賣給我們外地人。而當時也是我最不能理解的是,為了所謂的沒有感染病例的情況下,隔壁鎮(著名板栗出產地遷西)竟然為了防止屋內人員自行走動,用鐵絲在門外將整個大門封死,想想裏面如果發生任何緊急情況,都是樓房,2樓以上根本沒辦法逃生。隨後的烏魯木齊也是因為同樣的手法,一場大火燒死了那麼多人,而背後又是多少個家庭要在痛苦中度過一生。

轉眼2022年5月份此時我已經有了想要逃跑出國的想法,因為我已經通過多個渠道了解到,除了中國整個世界都已經不再封控,我回老家黑龍江又一次被封到老家的農村,一整個村子,只靠一個小商店維持,好在老家冬天有儲存米麵的習慣,院子裏面還有凍白菜,就這樣我和我六十多歲的父母,吃了將近三十天的白菜、面,好在我屬於不聽話的,偷偷跑出去到一家商店高價買了一次菜,才讓老兩口沒有再次過上1960年大饑荒的生活,哪怕是這樣,我的父母仍然說,胳膊擰不過大腿。

2022年8月份我開車自駕回到廣州,沒想到又一次被封控到自家小區。我們小區牆外就有一家超市,當時小區封控的大白通知我們,不允許私自買菜,不然將門封死,只能通過他們高價繼續買菜,買米,以及生活用品。經此一次,我更加確定逃出中國的想法。我與老婆商量許久,決定先出去再說。直到10月,我們整個區又變成黃碼,我們不得不提前計劃,匆忙在11月份出逃。當時我一直認為,中國會一直封控下去,因為當時全國範圍大幅建設方艙醫院,完全沒有停下來的任何徵兆。直到我們在路上,聽說民主人士在上海烏魯木齊中路舉起了白紙,這場持續了三年的封控,才得以終止。

說台灣民進黨贏得了選舉,是台灣人民的福祉,台灣人民自由、民主來之不易。如果親共人士上台,所帶來的後果畢竟是走香港的老路,看看香港才幾年的光景,一次遊行、一次正常的示威就被判定為顛覆國家政權罪,人們只是表達了一次自己的政治觀點,迎接他們的便是長期的牢獄生活,又或者遠走他鄉。英國統治香港所帶來的民主、自由,以及經濟繁榮,在最近十年,全部被萬惡的共產黨打掉,香港也失去了金融中心的地位,可以想像,再過十年香港會是什麼樣子。所有人都戴着面具,高聲呼喊共產黨萬歲、習近平萬歲!

台灣同胞,你們是幸福的,也可以說是幸運的,生來就生活在一個自由民主的國家,你們可以在生活中隨時說「不」。中國大陸又有多少同胞不能說不,只能選擇默默接受,站起來反抗結果就是一頓鞭打!有幸我來到美國,在一個安全的環境下說出真相,希望你們也能珍惜這來之不易的民主自由,莫要在共黨的手裏葬送!

責任編輯: 李廣松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4/0117/200519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