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人物 > 正文

「全國開始大抓捕」 他走上天安門廣場…警察飛來一腳

—紅朝夢醒 清華高材生一家的跌宕人生(2)

1999年7月20日,俞平像往常一樣來到煉功點,卻沒有看到有人煉功。 有學員告訴他,7月19日,全國各地大規模抓捕法輪功煉功點的義務協調人,大家都去上訪去了。 俞平當下也決定去上訪。

俞平,曾是清華大學同年級同學中第一批加入共產黨的積極分子。十幾年來,俞平和妻子在大陸艱難的環境下,堅持傳播《九評共產黨》等真相,幫助大陸民眾退出中共黨、團、隊(簡稱「三退」)組織。

俞平是如何從紅朝的謊言和惡夢中醒來?又為此付出了怎樣的代價?

接上文:誰能想到 這位不能用自己身份證的男子 幾小時前還是北京一公司副總裁?

清華大學有十幾處法輪功煉功點。俞平參加的是二校門的牌樓煉功點。

第一次看到法輪功的煉功動作,俞平心裏咯噔一下,心裏一個聲音告訴他:這不是佛的動作嗎?俞平肅然起敬,感覺法輪功不一般。

每天天朦朦亮,他就去煉功。法輪功煉功點能量場很強。哪怕是冬天,俞平只要一煉功就感到身體發熱。

煉功之後,他感到一整天神清氣爽,精力充沛,學習和課題研究的效率也更高了。

不知不覺中,俞平的體質越來越好,原來常犯的感冒發燒等毛病也不翼而飛。他感到自己完全恢復了健康,再也不擔心自己的家族肝炎病復發的問題了。

法輪功是以「真、善、忍」為原則的佛家修煉功法,包括五套功法動作,祛病健身效果神奇。中共國家體育總局於1998年5月在廣東省對法輪功進行調查,得出結論:法輪功祛病健身總有效率為97.9%。

1999年7月20日,俞平像往常一樣來到煉功點,卻沒有看到有人煉功。

有學員告訴他,7月19日,全國各地大規模抓捕法輪功煉功點的義務協調人,大家都去上訪去了。

俞平當下也決定去上訪。

書生意氣一心上訪

俞平思想單純,沒有什麼社會經驗,就是本着一顆善心,想要反映法輪功的真實情況,希望中央能收回錯誤的決定。

他壓根沒有去想,等待着他的將是什麼。

俞平和清華大學的幾位同學一行幾個人是坐着公共汽車去的。公交車開到附近,街上全是人,兩邊全是人,車子也開不過去了。

俞平一行下了車,想走到信訪局那邊去。因為人很多,走不過去。人越來越多,警察調來了空的公共汽車,讓學員上車。

車子一路開到豐臺體育館。來了一車一車的學員,體育館裏人山人海,場面非常壯觀。

警察也來了不少。看到有學員煉功,有的警察動手打人。學員們大聲喊:「不許打人。」

大概中午過後,下了陣雨。有的學員隨身帶着傘,給身旁的警察和武警撐傘,寧可自己淋着雨,也不讓警察和武警淋雨,這讓他們挺感動的。

下午四五點鐘,來了一輛一輛的綠色軍車,下來了一車一車的大批武警。還來了不少空的公交車。

他們強制法輪功學員上車,要把學員們從這個豐臺體育場運走。有些學員上車了,也有不少學員就沒有上車,俞平也是其中一個。「在沒有結果之前,我們拒絕上車。」

武警開始使用暴力把法輪功學員往車裏推、踹,強制拉人。

俞平也遭到警察拉拽,他的米黃底色藍色條紋的T恤衫,被扯成了一條條布條子,大半個膀子都露在外面。撕扯過程中,俞平的兩隻鞋掉了。公共汽車上,也不知誰給了俞平兩個膠袋,俞平把膠袋套在腳上。警察把一車人拉到北京郊區,就把人都放了。

俞平衣着襤褸,腳上套着膠袋,硌得腳疼。他們步行到了西單,有清華同學買了T恤和一雙鞋給俞平換上了。這時俞平和幾個清華學生又累又餓,他們來到同行的一位清華同學離西單不遠的親戚家。那個親戚都已經睡下了,趕緊起床給俞平他們每人煮了一碗麵條,還加了一個雞蛋。累了一整天,也沒吃沒喝,俞平吃着熱騰騰的雞蛋面,覺得好香好香!半夜時分,俞平和清華同學打車回到了清華大學的宿舍。

7月22日,俞平和清華大學的幾位學員繼續上訪。依然沒有結果。

7月22日下午,中共正式宣佈鎮壓法輪功。全國各大電視台滾動式反覆播報配合鎮壓法輪功的謊言宣傳,包括編撰的1400例所謂「殺人、自殺、死亡」的案例,栽贓法輪功。

新唐人特別節目:解析「1400例」-誣衊法輪功的「1400例」真相。

俞平幾個通宵達旦,針對這些謊言,寫了一篇一萬餘字的長文(簡稱「萬言書」),以講清法輪功的真實情況,發到海外明慧網上發表。1999年6月,北美法輪功學員創建的明慧網成立,成為中國大陸和海外法輪功學員溝通的一個窗口。

俞平說,「寫的時候,我覺得這些黨和國家領導人,也不了解法輪功,不了解真相。所以,當時我還對他們抱着希望,希望通過『萬言書』講真相,改變這種錯誤的政策。」

然而,全國的電視、報紙,依然日復一日地重複那些謊言宣傳。

「有些同學說,天天揭批法輪功,跟文化大革命一樣。整個新聞聯播沒別的,就這個。」

「那些不煉功的普通老百姓都覺得厭煩了,覺得共產黨太瘋狂了……」

延後美國大學入學時間

明慧網上各地抓捕法輪功學員的消息不斷傳來。

眼看着1999年秋季到美國入學無望,俞平將收到的美國和加拿大的21所大學全額獎學金的Offer推遲一年。其中包括,美國普渡大學、美國俄亥俄州立大學等大學的Fellowship高額獎學金的Offer。好在不少大學依然向他提供獎學金。

8月,俞平自發向世界各大駐京媒體記者,以及美國白宮發送電子郵件,呼籲國際社會立即關注這場發生在中國大陸的人權迫害。

國內的形勢越來越不好,迫害越來越嚴重。

幾個月下來發生了太多的事情。俞平依然遲遲沒有着手辦理簽證。

俞平說,「到2000年2、3月份,我就決定不去留學了,留在國內做這種聯繫國內國外的橋樑。」

1999年10月20日,俞平去了「中辦國辦信訪局」上訪。登記之後,信訪辦通知清華大學派出所來接人。

俞平是清華大學熱能工程系系黨委研究生工作組的副組長,本來是要當作重點培養對象培養的。系裏一直將俞平煉法輪功的事情壓着。但是,壓不住。

一位領導跟俞平談話:「你怎麼能跟共產黨講理,共產黨從來就不講理。」

還有一位領導說:你為法輪功上訪?胳膊是擰不過大腿的。

走上天安門廣場

2000年的6月20日,俞平獨自一個人來到天安門廣場。

這個時候的俞平對共產黨的壞,已經有了初步認識。迫害已快一年了,迫害越來越嚴重。普通民眾也根本不了解法輪功的真相。

他說,「其實,我也認識到共產黨不是不了解法輪功,它非常了解法輪功(學員)是一群做好人的人,但它還是要堅持迫害。所以說,跟他們是沒有道理可講的。你上訪也沒有用。」

「之所以還要去天安門,主要是為了表明一種態度,向世人表明法輪功是被冤枉的,我們要求還法輪功清白,還師父清白。寧可被抓、被打,我也要去,也要把真相告訴這些民眾。」

「可能是一去不復返,什麼都有可能,因為你不知道會發生什麼。」

來到天安門廣場,俞平找了一個地方打坐

「當時一盤腿打坐之後,感覺整個廣場周圍的喧譁好像都跟我沒有關係,感覺自己在另一個世界一樣,就感覺自己特別高大,特別的靜。」他說。

但是,這種靜,沒有持續很長時間。

一個警察朝着他一腳飛踹過來……

(未完待續)

 

責任編輯: 方尋  來源:新唐人電視台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4/0112/200298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