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大陸 > 正文

壯年人猝死頻發 中共軍隊高層消息透實情

—軍隊消息源:目前疫情就是新冠

近期大紀元記者採訪的多名河北和山東民眾皆表示,當地壯年人猝死情況頻發。山東一市民透露,來自中共軍隊高層的消息源透露,新冠病毒(中共病毒)疫情從未斷過,最新爆發的疫情仍然是新冠。

近期大紀元記者採訪的多名河北和山東民眾皆表示,當地壯年人猝死情況頻發。示意圖。(STR/AFP via Getty Images)

近期大紀元記者採訪的多名河北和山東民眾皆表示,當地壯年人猝死情況頻發。山東一市民透露,來自中共軍隊高層的消息源透露,新冠病毒中共病毒)疫情從未斷過,最新爆發的疫情仍然是新冠。

河北市民:年紀輕輕的人突然死掉

最近幾個月以來爆發的新一波疫情再次席捲大半個中國。各地醫院尤其是兒科爆滿的情況屢見不鮮。中共一如既往掩蓋疫情真相,特別是死亡數據。臨近新年,官方更是低調處理,聲稱呼吸道疾病呈下降趨勢。

2023年12月30日,河北邢台的黃先生對大紀元記者表示,當前感染的人很多,「我們家孩子都發燒了,還在咳嗽。去醫院看病,醫院仍然是爆滿。」

黃先生透露,現在他的周邊猝死的人越來越多。「我們周邊有好幾個年紀輕輕的人突然死掉了。一個是四十多歲,一個是五十歲,還有一個三十多歲。他們平常沒有什麼疾病。其中兩個人是在睡夢中死掉的;另一個是白天喝了酒,晚上睡覺再沒醒過來。他們都沒有(被)送到醫院就死掉了。」

黃先生說,這些猝死的人的老家是農村的,家人知道的情況比較少,親人這樣莫名其妙死掉了,家人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直接火化了或者直接埋了。「現在這種情況越來越多。」

河北保定村民張先生表示,當地死了好多人。他家的兩名親戚過世了,「我已經參加兩場葬禮。」張先生說,他的兩名親屬都沒有基礎病,「反正很奇怪」。

張先生認為,人們感染的是新冠病毒。但是「醫院不寫清楚死因。農民得了病去醫院看病,硬堅持寫是新冠的話,就不給報銷醫藥費。農民認為,反正人已經死掉了,拿點錢算了,就不堅持了」。

他還透露,北京周邊的疫情挺嚴重的,北京半個多月以前疫情特別嚴重。

張先生還希望媒體曝光一件關係到他們切身利益的事情:河北保定今年冬天非常寒冷,民眾已經交了取暖費,但是政府、供熱公司卻不給正常供暖,導致民怨很大。「按政府規定的標準,供暖溫度是18度,但是室內實際溫度只有14度。即使18度都冷得很。」

張先生說,老百姓的疾苦沒人管。只要有人說要集體去政府機關反映問題、在大街上拉個橫幅,甚至有人在群里發個牢騷,就被派出所傳喚、找去「喝茶」。

「我們家一百平米,交了2000塊取暖費,但是屋裏冷得不行,我要穿羽絨服的,非常難受。」

「中共部隊高層消息源透露,此波疫情就是新冠」

這波疫情,中共官方刻意淡化新冠病毒,聲稱多種病毒同時流行,「主要是流行性感冒、甲流等」。

大紀元記者採訪的大量民眾都認為,感染後的症狀與新冠一樣,認為就是新冠病毒在傳播。近期,山東淄博市民齊先生表示,「疫情從來沒有斷過,這波爆發的實際上就是新冠(病毒)。他的(告知這個信息的人)父母都是部隊的人,靠近(中共)上層,大軍區層級的。他對新冠疫苗、核酸檢測等都不建議做。他一次都沒有測過核酸,也沒有打疫苗。」

這波疫情中,齊先生說,孩子染疫的很多、得白肺的多,到醫院給洗肺。「那是糊弄孩子家長的。肺根本不能洗,一洗人就廢了。把老百姓當傻子耍唄。我有一個親友的父母都是醫生,對這方面很精通,他對我們說的。」

「得白肺的人幾乎沒有救了,如果年輕的話能躲過這一劫,身體也會大不如前了,相當慘烈。得白肺的比例不少,我聽說天津、北京的比例很高。」

談到周圍的人是否有猝死的,他說,有一兩個同事猝死了,50~55歲之間,平時身體還可以。現在中年人猝死的相當多。

山東民眾:身邊不少人猝死多為中年壯年人

山東荷澤市民陳先生表示,縣城裏四十多歲、五十多歲去世的很多,「我知道就有四五個。他們沒有基礎病,睡夢中就沒了。其中一個感染了,早上在家睡覺,他老婆上班去了,到中午就沒了。」

陳先生還抱怨道,看病報銷的比例太低了,花一萬塊錢,基本上就報三四千塊,一半都不到。小孩吃的藥價格也漲了很多,還不管用。

「我們這一家人基本上個個都感冒了,我兩個小孫子都輸液才好的。」

他說,前一段時間,家家戶戶都有感染的,官方統一說是屬於流感,實際上就是新冠病毒。

山東煙臺市民王先生日前表示,「這一兩個月,有不少人去世了,歲數比較大的去世的比較多。」

他說,基本上每個人都感染了一遍。自己家裏兩人症狀嚴重。感染了這個病,即使好了,也會落下後遺症——咳嗽。感覺跟感染新冠的症狀差不多。

王先生透露,前兩年死人比較多的時候,他們村裏有好多人去世了。

東德州村民柳先生表示,疫情又來了,他的七八個同事中,4人都感染過了,自己是最後一個。十多天了,鼻子還不通氣,要憋死了。他在青島的孫子才兩歲半,也感染了。

「我所在的胡同,有十幾戶人家,現在都不太溝通、交流,人們都蝸居在家裏。」

柳先生說,今年秋天他去鎮上買東西,看到兩條大街,其中一條街上有一家辦喪事,他就去到另一條街上,結果看到也是有人在辦喪事。「我知道的這種情況的就有好幾個了。」

柳先生也提到周圍的人不斷有猝死情況發生。他說,「鎮政府里有一個48歲的人,聚會上喝酒之後在回家的路上就倒地死了。一個60歲的村民,在院子裏掃雪的時候死在院子裏。」「我有一個同事所在的村子,同一天就有兩個出殯的,都是60~70歲的。睡着覺就死了。」

柳先生還透露,2023年底,疫情封控放開之後,死了一波人。「我有一個叔伯哥哥死了,來拉屍體的車上的師傅我們認識,他說那一天就有40個死的。」

另外,去年秋天,柳先生的一個五十多歲的親戚,收完玉米後說不好受,給在縣城的兒子打電話,叫他快開車回來把他爸爸接到醫院去,結果在去醫院的路上就死掉了。

山東濰坊市民孫先生表示,學生感染所謂流感的很多。前一階段有幾個「倒地死」的人。一個1972年出生的人,走路過程中就去世了,這人平時喜歡跑步。

「我有個同學的父親,沒有基礎病,平常身體還比較健康,就是睡覺中第二天早上發現就去世了。」

責任編輯: 方尋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4/0102/199845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