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人物 > 正文

毛逝30年舊文集錦﹕女人看重毛澤東10篇

作者:

而有關無產階級革命家毛澤東的戀愛、婚姻和家庭生活最膾炙人口的,是毛澤東和張玉鳳的羅曼史了。有關情況在毛澤東死後就很快傳出,審判四人幫時張玉鳳也曾經出庭。在張玉鳳和毛澤東的合照中,見諸於報刊的,有張玉鳳扶著毛澤東會見外賓的一張像,另外一張是毛澤東夾在兩女當中,一個是張玉鳳,另外一個據說是她的妹妹(按:應是孟錦雲)。

由於大陸內外對毛張的關係傳說紛紜,以至本港一份黨的喉舌的駐京記者專程去訪問張玉鳳,並在該報連着四天刊出,圖文並茂,為中共新聞改革和增加透明度作出表率,值得讚揚。

這篇文章的採訪形式如何,記者向張玉鳳提過什麼問題,不得而知。看來是根據張玉鳳講的一些情況而整理出文章的,因此雖有參考價值,但由於是一面之詞,有些地方的可靠性就有問題了,包括對某些敏感問題,文中毫無提及,不知道是記者沒有問,還是張玉鳳拒絕回答。

不過比較肯定的一點是,張玉鳳現在仍在北京,不是如同前一陣有傳說她調到上海去了。其他情況筆者隨後再談。

(1988.8.3摘自"老革命遇到性問題")

毛寵生嬌

雖然黨的喉舌對張玉鳳的訪問文章只限於她和毛澤東的工作關係,但是間中也露了破綻,說明他們之間關係的不同尋常。

文中是這樣說的:"在七一年的時候,張玉鳳曾經被毛主席辭退過一次。她回憶說,'那天毛主席有客人,我臉上表現出不大高興的樣子,受到毛主席的批評,我仍在辯解。毛主席一怒之下瞪着眼說,你要是不高興就給我

滾。'張玉鳳二話不說,收拾包袱便跑了回家。在家呆了二十多天,心情很難受,原因是難以接受被'偉大領袖'辭退的現實。"

在文革期間,哪一個人敢在毛澤東面前耍態度?除了江青,大概就是張玉鳳了。張玉鳳敢於在毛澤東面前表示不高興,敢於回嘴,並且說滾就滾,說明她已經"恃寵生嬌",乃至"生驕"。而她也沒想到和毛的特殊關係,竟會因為一點小事被毛澤東喊滾,自然也就"難以接受"。

但是事情沒有完。"中央辦公廳主任張耀祠讓張玉鳳寫檢查,倔強的她沒有寫,她的婆婆勸她回去向毛主席認錯,她已打算不回去了。後來張玉鳳想起還有一件衣服仍在中南海,便打電話給吳護士長讓她把衣服送到門口。

吳護士長在電話上讓她等了一會兒後對她說,你在家裏等著吧,馬上有車來接你。"

張耀祠要她檢查自是例行公事;而吳護士長在生活上更接近毛澤東,知道其中的隱情,所以才會去請示,而毛澤東想起張玉鳳的其他"好"(此字由"女子"組成)處,便派車接張玉鳳回去。

在那個年代,對毛澤東凡有不敬者,豈止寫檢查,還要"請罪"呢。而張玉鳳敢不寫檢查,這種任性,自然不是脾氣倔強,而是"毛寵生嬌"。

(1988.8.4摘自"老革命遇到性問題")

張玉鳳的身世

有關張玉鳳前半段的身世,黨的喉舌的訪問文章應該是可信的,因為那時她還沒有接觸到黨的機密。

一九四四年,張玉鳳出生於東北牡丹江的一個小商人家庭,但是家庭已十分清貧。十四歲(一九五八年)便輟學到鐵路局工作。大概因為長得漂亮,所以六零年被調到北京鐵路部門的轉運處,具體工作是給外國元首及國家領導人外出的專列上當服務員。相信張玉鳳工作時,文化水平頂多是初中畢業。一九六八年,和鐵道部的同事劉愛民結婚。

文革期間的一九六九年六月,毛澤東乘專列到大江南北視察,歷時三個多月。七零年七月的一天,張玉鳳在北京專列處照常打掃著車廂,隨後候命出發。列車長及副書記來到她跟前,問張玉鳳工作什麼時候能完成,通知她去中南海一趟。早上十一時,張玉鳳帶着戰戰兢兢的心情來到中南海,中央辦公廳第一副主任、中央警衛團團長張耀祠及毛澤東的護士長吳旭君接待了張玉鳳,問她是否願意到中南海當服務員。張玉鳳當然一口答應下來。

責任編輯: 李廣松  來源:作者部落格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3/1227/199605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