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中國經濟 > 正文

北京最值得信賴的盟友,正在遠離中國

隨着中國經濟增速放緩和房地產市場陷入困境,華爾街金融機構已大幅減少對華投資。華爾街曾是中國政府在美國最值得信賴的盟友之一。

隨着中國經濟增速放緩和房地產市場陷入困境,華爾街金融機構已大幅減少對華投資。華爾街曾是中國政府在美國最值得信賴的盟友之一。

今年9月中旬,美國政府一位知名對華批評人士來到紐約,與華爾街一些金融大咖會面。他的任務本是勸說他們停止在中國投資。

威斯康星州共和黨議員、眾議院中共問題特設委員會(Select Committee on the Chinese Communist Party)主席加拉格爾(Mike Gallagher)驚訝地發現,這些金融大佬們根本不需要怎麼勸誘。他們告訴他,已經在減少對華投資。

這些金融大鱷削減在華投資的動機不是中國的人權記錄,而是經濟問題。在美國對外關係委員會(Council on Foreign Relations)的閉門會議上,這些金融家們提出了他們的關切:中國經濟放緩勢頭在加劇。空前的樓市危機讓持有數千億美元中國房地產公司債券的投資者感到恐慌。此外,中共領導人習近平對國家安全的重視不僅令數據獲取渠道受限,還引發了對一些正評估在華投資風險的外國公司的突襲和調查。

中共官方數據顯示,今年截至10月份,機構投資者對中國股票和債券的投資規模減少了逾310億美元,這是自2001年中國加入世界貿易組織(WTO)以來最大的資金淨流出規模。

包括橋水(Bridgewater Associates)在內的一些對沖基金大幅減持了中國證券,橋水的創始人瑞·達利歐(Ray Dalio)長期以來一直看好中國市場。

凱雷(Carlyle)等多家私募股權投資公司削減了旗下亞洲基金的募資目標,或完全停止募集面向中國的基金。Vanguard和泛達公司(Van Eck Associates)等共同基金管理公司要麼退出了中國市場、要麼放棄了在華業務計劃。

過去十年,面向中國市場的私募股權基金平均每年募資近1,000億美元。而數據公司Preqin的數據顯示,今年到目前為止,這些基金僅募資43.5億美元。

多年來,美國公司一直對在中國開展業務的風險保持警惕。不過,華爾街卻看到了巨大的盈利潛力,並為此全力以赴。華爾街曾是中國政府在美國最值得信賴的盟友之一,如今它們的退場進一步證明了中國長達數十年的繁榮正在落幕。

不過,華爾街沒有人希望完全關上這扇大門,若中國市場再次有利可圖,他們不想失去重新入場的機會。許多金融人士已公開暗示,他們仍致力於發展中國市場,而且似乎不願開罪中國政府。

為跨國公司提供諮詢服務的華爾街諮詢機構奧爾布賴特石橋集團(Albright Stonebridge Group)合伙人Amy Celico說:「華爾街從中國撤出的速度一直非常緩慢,今後也將繼續如此。」她說:「一旦中國經濟趨於穩定,華爾街就會準備好加大活動力度。」

今年11月15日,習近平在三藩市的一次晚宴上起身演講時,黑石集團(Blackstone)行政總裁蘇世民(Stephen Schwarzman)、貝萊德(BlackRock)行政總裁芬克(Larry Fink)和橋水創始人達利歐帶領約350名美國商界領袖起立為習近平鼓掌。這三人都與習近平一起坐在晚宴的主桌,這場晚宴是在當天早些時候習近平與美國總統拜登(Joe Biden)會晤後舉行的。

黑石和貝萊德是此次活動的企業出資方,達利歐也被列為個人出資方。

習近平主張出台的政策已使外國公司在華經營的風險加大,美國商界高管們原本希望這位中共領導人能在晚宴上消除他們的一些疑慮。但習近平沒有為贏回美國投資者做任何宣傳。他只是淡淡地談到了兩國人民之間的交流和美中友誼,令在場一些最看好中國的人士感到失望。

不過,習近平的這番講話得到了一些華爾街大亨的稱讚。據在場人士透露,蘇世民在離開時說:「習近平發表了一場精彩的演講。」一位與蘇世民關係密切的人士說,蘇世民很欣賞習近平關於期待中美關係穩定發展的言論。

達利歐在一份書面聲明中稱,他與中國打交道已超過38年,一直在努力促進中美之間的相互理解。他說:「這次晚宴非常棒,因為雙方的許多老朋友都懷着友好的精神齊聚一堂。」

對待中國的這種雙面態度也有助於解釋,為什麼幾乎所有在9月11日與加拉格爾會面的華爾街高管都把不公開姓名作為會面的條件。知情人士說,這些高管中包括來自摩根大通(JP Morgan Chase)、高盛(Goldman Sachs)和花旗集團(Citigroup)的代表。

多年來,華爾街通過投資中國的初創企業、為中國機構管理資金以及操作中國公司的上市交易獲利頗豐。華爾街與中國政府的關係一直是務實地做交易。華爾街可以從對華投資中獲得巨額回報的前景,意味着中國政府可以通過華爾街來遊說美國政府放寬對華貿易和投資的限制。

對於已面臨外國製造商和其他公司撤離潮的中國經濟,華爾街投資資金的減少可謂雪上加霜。今年第三季度,中國工廠和門店等資產領域自20世紀90年代末以來首次遭遇外資淨流出。

上述華爾街金融大亨9月份與加拉格爾及其助手舉行會談時,其中一些人表示,中國的決策已變得更難預測,他們不能再依靠歷史數據來構建專注於中國市場的基金。

參加相關討論的一位人士稱,美國金融業高管對在華投資風險的認識「有了一些覺醒」。

但並不是所有公司都輕言放棄。貝萊德和富達國際(Fidelity International)仍希望進軍中國規模達數萬億美元的養老金市場,這兩家公司在中國已獲批設立公募基金業務。不過,貝萊德在8月份的一份報告中警告稱,中國的增長將低於新冠疫情前的趨勢線。

華爾街對中國市場的興趣可以追溯至幾十年前。20世紀90年代末,中國大型銀行苦苦應對堆積如山的壞賬之際,時任國務院總理朱鎔基請美國投行家們幫助解決這一困境。朱鎔基支持了這些美國投行家給出的方案,把中國最大四家國有銀行的部分股權賣給美國投資者。

根據加入WTO的協議,中國同意開放國內金融業,但幾十年來,美國的銀行、經紀商和其他公司在中國市場仍扮演着不起眼的角色。近年來,中國政府向西方金融服務公司發放了更多管理中國投資者資金的牌照。

圖片來源:NATHAN LAINE/BLOOMBERG NEWS

上圖為黑石集團行政總裁蘇世民,下圖為橋水創始人瑞·達利歐,他們都與中國打交道歷史悠久。最近,橋水大幅減持了中國證券。圖片來源:LINTAO ZHANG/GETTY IMAGES

達利歐目前已不再參與橋水的日常決策,他曾於1984年首次來到中國,並在20世紀90年代中期將自己時年11歲的兒子送到北京一個本地家庭生活了一年。他曾多次告誡橋水的投資研究人員,不要撰寫有關中國的赤裸裸的負面展望。2018年,橋水獲得了夢寐以求的牌照,可以在中國境內募集資金進行投資。橋水推出的首隻在岸中國基金目前管理着約40億美元資產。

最近,橋水大幅減持了中國證券。監管公告顯示,該基金在第三季度清倉或減持了30多家中國公司的股票,包括電動汽車製造商小鵬汽車(XPeng)和電商巨頭拼多多(PDD Holdings)。截至9月底,該基金所持中國公司股票市值同比縮減60%。

「中國正處於長期去槓桿化的過程中,可能需要很多年才能完成,」橋水在9月30日的一份研報中稱,「增長仍然弱於預期。」

在習近平上台後不久,黑石的蘇世民於2013年捐款1.17億美元以資助一個學者項目,選拔美國和其他國家的留學生到清華大學深造;清華大學是習近平的母校。自那以來,蘇世民已涉入美中關係,並與一些中國高層領導人建立了聯繫。在川普(Donald Trump)政府與中國政府就中方一些貿易行為發生爭端期間,蘇世民是充當對話者的金融家之一。

不過,2021年,在民營企業受到全面監管整頓期間,由於中國監管機構的審查一拖再拖,黑石不得不放棄斥資30億美元收購房地產開發商Soho中國(Soho China)多數股權的交易。

眾議院中共問題特設委員會主席加拉格爾一直對華爾街與中國保持密切關係持批評態度。

他在給《華爾街日報》(The Wall Street Journal)的一份書面聲明中說:「包括風投人士、捐贈基金和資產管理公司在內,太多的美國投資者正在資助那些參與或默許侵犯人權行為和為中共軍隊製造武器的中國公司。」他說:「這種行為必須停止。」

加拉格爾要求11月份這次三藩市晚宴的組織方美中關係全國委員會(National Committee on U.S.-China Relations)和美中貿易全國委員會(U.S.-China Business Council)提供付費與習近平共進晚餐的個人和實體名單。鑑於加拉格爾所說的中共在新疆的侵犯人權行為,他稱這些人的參與是昧着良心。中共一直否認在新疆虐待維吾爾族人和其他穆斯林少數民族的說法。

在中國,這些美國金融家們向來都沒有受到過官方批評。

但現在,他們面臨北京方面的質疑,尤其是習近平提拔起來的中共安全官員,這些官員盯着他們認為在做空中國的投資者。今年早些時候,一家國有報紙將矛頭對準了高盛,此前高盛的分析師建議賣出一些中國大銀行的股票,稱該機構的分析是基於對中國銀行業的悲觀假設。

中國的高級經濟官員仍在與華爾街高管會面,主要是為了試圖減緩資本外流的步伐。今年10月20日,在提振國內房地產市場的措施未能重建投資者信心之後,中國央行行長潘功勝在北京會見了蘇世民,他們討論的話題中包括中國政府重振房地產行業的計劃。

加拉格爾已試圖向與中國有聯繫的美國企業施壓,認為它們在助長中共的超級大國野心。

眾議院中共問題特別委員會主席邁克-加拉格爾(右)曾試圖說服美國公司停止對中國的投資。圖片來源:DAVID PAUL MORRIS/BLOOMBERG NEWS

在談到來自矽谷和華爾街的美國資金曾助力中國科技公司時,他多次提到了紅杉資本(Sequoia Capital)。紅杉資本是TikTok中國母公司的投資者。今年6月,紅杉資本表示將把中國和美國業務分開,理由提到了幾個商業原因。

今年9月加拉格爾團隊會見華爾街高管時,一些高管承認,如果中國市場好轉,目前的資本外逃趨勢很可能會逆轉。加拉格爾領導的眾議院中共問題特設委員會希望永久阻斷美國對華投資,尤其是華爾街基金對列入美國黑名單的中國公司股票和債券的投資。

幾年前,貝萊德和頂級股指編制公司MSCI明晟決定將中國股票納入一些主要指數,這幫助中國吸引了美國退休基金和捐贈基金的投資。目前,這兩家公司因涉嫌促進資金流入中國而受到中共問題特設委員會的調查。

據熟悉貝萊德和MSCI明晟的人士稱,這兩家公司都在配合該委員會的要求,已提供了與調查相關的信息。貝萊德表示該公司遵守所有美國法律,MSCI明晟則稱正在評估該委員會的調查。

風投公司Lux Capital的執行合伙人Josh Wolfe曾在9月份為加拉格爾的團隊舉辦過一次午餐會。Wolfe表示,Lux Capital在五年前就已決定不再對華投資,因為中國政府越來越多地使用技術來進行社會監控,這似乎是加強國家控制的預兆。

Wolfe說,他認為資本將繼續撤離中國。他說:「這是一種世俗層面的轉變,可能會持續很長時間。」

責任編輯: 楚天  來源:華爾街日報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3/1208/198774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