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 > 國際娛樂 > 正文

自殺後,劊子手們開始愛她

2019年10月14日,雪莉碎了。

得知她自殺身亡的那一刻,全世界的人都開始愛她。

諷刺的是,哪怕在消息發佈的前一個時辰,這個世界依然對她充滿惡意。

這或許是因為,她生前只作為「商品」被對待,直到她自殺後,人們才意識到,她跟普通人一樣,是個活生生的人。

就在前些天,雪莉生前最後一部紀錄片《致真理》上線了,無數人第一時間湧來紀念她。

其中的很多人,也曾親手將她推進深淵。

崔雪莉,得年25歲。

這個世界不配擁有她。

雪莉自童年時就閃閃發光,也是在童年時,她的人生就被烙上了悲情的底色。

那時的她叫崔真理,一個生活在釜山的普通姑娘。

七歲那年,父母離婚了,雪莉跟着外公外婆一起生活。

●雪莉和外公外婆

關於父親,她沒有太多記憶,只是依稀記得父親側躺在床上看電視的樣子。

而母親,要靠着微薄的工資撫養三個孩子,整天早出晚歸,「媽媽不在身邊的次數,多得數不過來」,雪莉說。

小時候的她很喜歡芭比娃娃,但她幻想的不是普通女孩的公主夢,而是想親手做一個跟媽媽一模一樣的娃娃,這樣在想媽媽時,就不會太孤單。

有一次,父親的同事給她帶了一個芭比娃娃的套裝。第一次收到這麼貴重的禮物,雪莉很開心,但是在玩娃娃時,她把娃娃的四肢和頭都扯了下來,全身塗上了紅色。

自那之後,媽媽再也沒有給她買過娃娃,雪莉的童年,匆匆結束了。

到了上學的年紀,母親想着與其送她去普通學校,不如送去演技學院當個童星。面試那天,學校的負責人高興壞了,他們說憑藉雪莉的美貌,即便去首爾也能吃得開。

不久後,雪莉被帶到了首爾,果然不出所料,她從100~150名兒童演員中脫穎而出,順利拿下了《薯童謠》中善花公主的角色。

雖然沒受到過專業訓練,但她的表現讓導演讚不絕口,尤其是那嬌俏的小臉蛋,「端莊,明媚,就跟公主一樣華麗」。

●《薯童謠》中的善花公主

首爾的學費很貴,消費也很高,家裏的積蓄很快撐不住了,媽媽想帶着她打道回府,雪莉哭着央求媽媽再堅持一下。

硬撐的日子裏,善花公主的角色讓雪莉火了,大家都叫她「小長今」,SM娛樂火速遞上了合約,公司承諾一定會把雪莉培養成招牌藝人。

小學五年級時,雪莉作為SM的練習生開始了宿舍生活,每天在學校和公司間輾轉。

她常常因為想媽媽而哭,因為跟不上隊友的進度而哭,因為嚴格的體重管理而餓哭,但她出現在鏡頭前時,總是活潑可愛,表現得像個「SM富養的小公主」。

而在鏡頭背後她卻坦言:「我經常看人眼色來着,為了生存。」

進入青春期後,雪莉的個子突然躥得很高,小學畢業時就超過了170cm,這讓她的處境十分尷尬,複雜一點的角色她駕馭不了,兒童類的角色顯然又不適合,在公司的安排下,雪莉走上了愛豆之路。

2009年8月底,新人女子組合f(x)出道,那時候誰都沒有預料到,這對雪莉來說是一條不歸路。

在韓國,愛豆的地位遠遠不如演員,尤其是女愛豆,畫着精緻的妝容,穿着擦邊的衣服站在台上的她們,承受着無數的凝視和意淫。

雪莉很抗拒這些,可她沒有說「不」的權利:

「我從小就開始工作,沒有人覺得我年幼,肩上的擔子很重,他們讓我做什麼就做,也不知道為什麼要這麼做,但感覺那些都不適合我。」

她就像一塊橡皮泥,任人塑造。

提起雪莉,繞不開的一個詞就是美貌,即便已經走了4年,我們對她的形容依舊是「人間水蜜桃」。

可是,美貌對於雪莉來說,卻是一把無情的利器。

紀錄片的開頭,導演提出了第一個問題:「你認為自己比別人漂亮嗎?」

雪莉沒有遲疑:「是的。」

導演接着問:「你是否曾因此認為,自己比別人優越?」

雪莉沉默了,許久後她說:「在韓流界,我不得不保持優越感,從小就跟別人競爭,我會不由得這麼認為,好避免自己受到傷害。」

這是鏡頭前的優越,人設上的優越,是生存所必須的優越。

而在內心裏,她對自己的漂亮非常牴觸:

「因為你天生是個漂亮姑娘,所以你什麼都不用知道,只要坐在人群中間讓他們開心就好,他們很喜歡這樣,你的長相就能取悅他們。」

不難想像那樣的眼光有多冒犯,即便是穿着最華麗的衣裳,對於凝視者來說,你就是一具誘惑的肉體。

這對於女性來說,太殘酷了。

自打入行開始,雪莉總是不停地被身邊的人洗腦:「你是一件商品,你必須成為最精美的一流商品。」

既是商品,就要討喜,要賣得出去,要扼殺自我,迎合他人。

年幼時,雪莉不覺得這很荒謬,親情的缺失讓她從小就形成了討好型人格。

乖小孩可以受到誇獎,雪莉太渴望得到他人的肯定了。

成為童星之後,她的漂亮可愛收穫了無數誇讚,所以她便努力扮演別人喜歡的樣子。

面對鏡頭,她習慣性微笑,這已經成為了肌肉記憶。

採訪中途實在忍不住想哭時,她會問導演可不可以。

粉絲見面會時,她在後台努力打扮,考慮的不是自己的審美,而是粉絲會不會喜歡。

她害怕自己沒有「賣相」,總是不停地剝削自己:「我必須做到他們希望的那個樣子,不得不擔心自己會失去產品價值。」

年幼時的雪莉是很好拿捏的,可她遲早會長大,後來的她不僅更美麗,而且更清醒。

她會面對鏡頭直言「做韓流偶像是最慘的」:

她對女性的處境有着清晰的認知:

她的20歲願望,一個都不乖乖女:

可是她也恨自己的覺醒:「如果我無知無覺地活下去,或許會更開心。」

雪莉的「失控」,是從一場戀愛開始的。

2014年8月,雪莉向媒體公開承認了戀愛,對方是一名說唱歌手——崔子。

他比雪莉大14歲,相貌平平,風評還不太好。這樣的選擇,無疑會引起大眾的不滿,粉絲更是覺得遭受了背叛。

●雪莉和崔子

幾乎是一夜之間,雪莉的人設崩了,她在社交媒體上發佈自己喝酒、不穿內衣、跟男友親熱的照片,跟從前的乖乖女判若兩人。

●雪莉和崔子的親密照引發爭議

母親得知消息後,極力阻止,雪莉很生氣,她質問母親「為什麼接受不了我喜歡的男人呢」。

因為媽媽也是烈性子,母女倆很快鬧崩了,後來她們只是偶爾聯繫,幾乎沒再見過面。

這段愛情對雪莉來說,如同飛蛾撲火,她不僅直面網暴,2015年8月她還退出了f(x)組合,絲毫沒有給自己留後路。

雪莉說,這是她人生中第一次自己做決定,沒有遺憾,非常開心。

從她的日記中也可以看出,她真的很愛他,像寶貝一樣珍惜着跟他相處的點點滴滴。

●雪莉生前的日記

可這段愛情還是以分手告終了,3年,雪莉被傷得很深。

雖然戀情已結束,但雪莉並沒有停止「發瘋」,她在社交平台上發的圖片依舊「不正常」。輿論越凶,她也越瘋。

●雪莉的一言一行都會招來無數網暴

以至於韓國MBC電視台還專門拍了檔紀錄片《雪莉哪裏讓你覺得不舒服?》,可也正是因為這些採訪,我們看到了她「發瘋」背後的另一面。

2018年夏天,雪莉憑藉努力買下了屬於自己的房子,可是這棟房子裏,卻到處都是藥袋,藥量多到無法消化的程度。

她生病了,病很久了。

長期地被凝視,被攻擊,雪莉終於撐不住了,她得了恐慌障礙和憂鬱症,她向公司尋求過幫助,公司給安排了心理醫生,但她的狀況不僅沒有好轉,反而愈發嚴重了。

在社交平台上直播時,她再也顧不上形象管理,面對靠過來的男粉絲,她恐懼地抱頭躲進了身邊助理的懷裏。

●雪莉對人群十分恐懼

她曾向朋友請求過幫助,可是他們都沒有伸出援手。她太招黑了,朋友們一個個遠離。

她在短視頻中尋求粉絲的諒解:「我總是會被流言蜚語纏着,所以不要誤會我,我不是壞人。」

甚至她在採訪中對着鏡頭乞求:「各位記者,請多多疼愛我吧;觀眾朋友們,也請多多疼愛我吧。」

可是,人們只顧着看熱鬧,沒有人知道她已經在生死的邊緣掙扎了。

回看雪莉臨走前一段時間的視頻,的確挺「瘋」,但現在看來,她其實是在自毀。

在《致真理》的最後,導演說,還有三分鐘,你想說點什麼?

雪莉掙扎着想要有所表達,但直到最後,她也沒有留下任何話語。

對這個世界,她終究是徹底失望了。

●幾千人看她的直播,只是好奇她又做了什麼不正常的事情。人們不曾真正愛她,只是在消費她

她還能說啥呢?就像她曾表達的那樣:

「就算我說我真的很累,也沒有人傾聽,那些人也不會理解我到底因何而累,我只能一個人被留在這世上。」

人最悲劇的,不是被蒙在鼓裏,而是覺醒了之後,依舊無路可走。

2019年10月14日,雪莉自殺了。

面對曾惡意中傷她的人,她選擇了原諒。

她生前發佈的最後一張照片,依舊面對着陽光。

●2019年10月10日,崔雪莉在社交平台上留下最後一張自拍

她從未傷害過別人,卻把所有的刀尖對向了自己。

直到最後,她都對世界充滿了善意,卻沒有得到絲毫的理解與溫暖。

「說真的,我是誰呢?我做錯了什麼嗎?只想結束這一切。」

這是雪莉在鏡頭前留下的少有的抱怨。

雪莉曾說,她常常會做同樣的夢,夢中的她會去一些特定的小鎮,鎮上有一位老婆婆,她總喜歡跟老婆婆聊天,她在另一個鎮上也有位朋友,她們會四處閒逛,直到越來越遠,找到另一處村莊。

夢境是那麼頻繁,以至於她對小鎮的地形都了如指掌,每當做到這個夢時,她就慶幸:「我回來了。」

這個美夢,或許才是她真正嚮往的生活。

雪莉離開4年了,祝願她,真的去往了她的小鎮,成為了一個平凡的姑娘。

長相普通,家庭溫暖,粗茶淡飯,快快樂樂。

●這輩子,她食言了。惟願她在另一個世界裏,肆意張揚

責任編輯: 楚天  來源:最華人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3/1124/198200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