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中國經濟 > 正文

「債可敵國」的恆大們,將把中國的繁榮炸回原型

中國房地產業危機引發的經濟危機在持續發展。這一危機最明顯的症狀是中國最大的房地產公司之一恆大資不抵債,欠債近2.5萬億元人民幣。

許多論者從政治經濟學的視角解說了這種巨額債務給中國的金融體系和整個經濟帶來威脅。在許多觀察家看來,中國五年一度全國金融工作會議在推遲一年多之後在10月底召開,部分原因或很大一部分原因也是房地產業界危機給中國經濟整體帶來的威脅令中共當局難以應對甚至難以言說。

學者程曉農博士則從利益鏈及其運作的角度解釋了這種債可敵國的大形勢的由來。

中國房地產業危機的大圖景

在過去的20年裏,超常發展的房地產業一度佔據中國經濟的半壁江山,成為世界奇景。這種通過高度槓桿化即通過大舉舉債堆積的超常發展所形成的泡沫如今正在泄氣。泡沫的破碎不但給千百萬中國民眾帶來終生積蓄化為泡影的威脅,而且也給中國政府帶來難以預測和應對的社會動盪的前景。

作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中國的房地產業界危機引發金融危機和整體經濟危機的前景也引起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的關注。與此同時,學者和分析家們在研究和分析恆大這樣的房地產大公司如何可以一家就欠下2.5萬億元人民幣這樣的巨額債務。

學者胡平說:(恆大老總)許家印的經營模式就是,向銀行貸款,向政府買地;銀行憑什麼肯給他貸款?政府憑什麼願意把地賣給他?就因為他們能取回扣。所以,除了銀行的頭頭,還有政府的官員,都是許家印的同夥。

獨立時評人蔡慎坤說:恆大出事是必然的,如果沒有權貴保駕護航,恆大早就化為烏有;實際上,早在11年前,美國著名的空頭機構香櫞(Citron Research)就發出一份做空恆大的報告,非常詳細地指出恆大存在的問題,並且明確預言了恆大的最終結局。

資料照:恆大在河南洛陽一處沒有完工的住宅項目。(2021年9月15日)

中國的房地產業界的問題眼下還在繼續發展。星期一(10月30日),美國《華爾街日報》報道說,全球銀行業巨頭滙豐銀行總裁稱,中國房地產危機已經過去,中國政府扶持該產業的措施正在奏效。但眼下人們還不清楚危機是否真地已經過去。

恆大(以及中國其他一度風光一時、現在陷入困境的大中小房地產公司)舉債究竟是怎樣的一個過程?中國的房地產業界危機和經濟危機對中國政府、中國經濟、中國民眾、外國投資者意味着什麼?中國政府是否有意願、有能力解決房地產業的危機?中國現行的政治經濟制度是否能避免再度出現恆大這樣的房地產商給中國經濟製造定時大炸彈的局面?

長期觀察和研究這些問題的學者程曉農博士提供了他的答案。在獲得普林斯頓大學社會學博士之前,程曉農曾任中國經濟體制改革研究所綜合研究室主任,對中國政府體制及其官僚機構的運作有第一手的了解。在他看來,造成眼下中國房地產業界的危機的既有中國的政治體制的制度性腐敗,也有中國的大銀行對房地產業的基礎知識欠缺,由此而來的危機前所未有,解決之道目前也難以看出。

以下是程曉農接受美國之音採訪的部分內容摘要。

Dr.Xiaonong Cheng

房地產業大膨脹導致大災難,新時代大躍進產物

記者:恆大一度很大。恆大老總許家印一度更是全國的首富,身價2900億元人民幣。現在恆大資不抵債,負債2.5萬億元人民幣。中國以前有人說某人很富,是富可敵國,現在許家印或恆大則可謂債可敵國。2.5萬億這種天文數字的債務是怎麼來的呢?

程曉農:這種債務我想把它說成是一種新型大躍進的結果。我們這個年齡的人可能多少都知道,大躍進是毛澤東時代曾經發動的一個要鋼鐵產量突破多少萬噸,糧產量突破多少萬噸的運動;發動這麼一個荒唐的大躍進,然後不計工本大量造假,然後堆出來一個表面上好像是達到目標的這麼一個任務,結果呢?帶來了無窮的災害,包括餓死3000萬人。

為什麼現在我把房地產這個大泡沫說成大躍進呢?就是它和您問的這問題有關係。實際上,房地產泡沫是中國的金融制度給催生出來的。也就是說,它是有同謀的,那同謀就是銀行。

當然也不能說銀行就是為了造泡沫才這麼幹的,而是說銀行的貪婪和頭腦簡單,風險意識嚴重不足造成了這種結果。實際上,所謂的債可敵國就是說,房地產公司把巨大的債務賴給了銀行。

那麼,銀行怎麼會種瓜得豆呢?你想,銀行是想通過房地產貸款來發財賺錢的,結果賺着賺着把銀行自個兒套進去了。銀行放鬆了貸款方面的嚴格審查和監管,就是銀行想從中撈一票,賺一筆。那麼其結果就是大躍進一樣就形成了全國性的、幾乎所有省市,大概只有西藏除外,所有省市基本上都會出現這種恆大式的房地產公司。

房地產業出了大問題,政府監管部門哪裏去了

記者:恆大為什麼能夠做到債可敵國、成為中國經濟的定時大炸彈?換句話說,中國政府那麼多的監管部門,這些年來為什麼能夠給恆大這樣的公司大開綠燈,終於釀成眼下這種難以收拾的局面?

程曉農:其實在房地產管控上,中央政府是最後一道不把關的。最先推動這個房地產泡沫擴張的其實是地方政府。當然,是從廣東開始的。廣東地方政府首先學香港人,然後就開始發現,我們中國所有的土地都是公有的,政府想賣哪塊就哪塊,而且是可以強力徵收。所以上個世紀最後幾一段時間,中國的強制拆遷蔚然成風。為什麼地方政府都想着把每個地方、每個城市最好的地先拿出來賣給房地產公司?因為政府賣地,把它作為政府收入的一個重要來源。這叫做表外收入,就是名義上不是財政的正常收入,而是賣地的收入。這就是所謂的政府的第二預算,但是第二預算有時候會龐大到比第一預算就是稅收來的收入還要多。

政府為什麼那麼來勁呢?那是因為可以上下其手。誰沾着都能從中拿一塊。拿錢的人,比方講是搞房地產開發的,在中國每個城市差不多都有一個地方融資平台,或者說地方這個城市投資公司,那其實就是政府把土地賣給房地產公司的白手套。這些白手套在推動房地產泡沫的過程當中從銀行拿好處,同時還要從房地產商那裏拿賄賂。

這些人也不是個人白吞的。上邊會有人來管他們。因為你有肉吃,不能一個人獨吞。所以,這些城市房地產投資公司也就是城投公司,它們也得往上孝敬,就這麼一路往上走。你看到中國這些反腐片介紹的情況都是到一個城市,從市委書記到市長那兒,你至少得擺平一些主要的人。所謂擺平就是送錢。

這也是為什麼中國的官員們突然就發了。你看中國現在官員們的有錢的程度,絕對不是靠工資積蓄存起來的。鬼都不信。

在房地產業風光無限的好日子裏誰最得益

記者:恆大以及中國大中小一系列不知多少千家房地產業,它們一度風光無限,在風光無限的日子裏,中國究竟是哪些人從中獲得了最大的利益?

程曉農:我覺得準確講要看你的地位。你是房地產公司的大老闆,當然你獲利最多。許家印還有碧桂園和其他那些公司那些當老闆的當然獲利最多了。然後房地產公司的中層也一樣。

然後呢?政府的官員是不是都得是權貴才能撈好處?那也不一定。因為權貴這個概念你得看是什麼級別。當然,你說在北京,中央級的那是叫權貴。北京的人看着地方縣裏面的幹部就不叫權貴了。他們算個什麼呀?但一個縣太爺在地方上牛得不行,跺一跺腳,整個縣城都顫動。但到了北京,他們算什麼呀。但在地方上一個縣城裏,它的權貴就是縣太爺、縣政府縣委的那些幹部。

中國有2000多個縣,大部分縣都會有房地產開發,因此當地的很多幹部也在他們那個相應的級別上和相應的地方級的房地產公司勾結,從中拿錢。雖然縣長不算權貴,但是實際上在地方上,他們就是地方的小小的豪強了。

房地產公司危機與中國整體經濟危機

記者:像恆大、碧桂園這樣的大型的房地產或其他大中小房地產的倒閉或形同倒閉,會給中國政府、中國國內外投資者造成什麼樣的損失?

程曉農:那我先從損失大小來排隊。最大的損失就是,房地產公司大到一定程度以後,它就開始發美元債券,通過香港向境外的投資者用美元發行債券。就是說,以它的公司的信譽擔保,甚至拉一個中國的銀行來做擔保。說我這兒向你們借10年期、5年期的一筆錢用債券的形式。你們買我的債券,把錢借給我。

那麼這是個什麼數字呢?可能大概有個四、五千億美元。現在以恆大為首,碧桂園、恆大後邊一連串的房地產公司的借債基本上全都還不了,也就是四、五千億美元打水漂了。華爾街為這個事兒非常地着急。

對中國政府來講,可能會有眼光狹隘的官員說:沒關係啊,那是美國人的錢,虧了就虧了,他能怎麼着?沒錯,是可能華爾街吃了虧只能硬吞。但這真正給中國政府造成什麼損失?造成的是國際信譽的巨大損失。

所以,這是對中國政府的國際金融信譽的最大損失。改革開放到現在40多年的結果是,中國政府把自己的國際金融信譽建起來,又砸了個稀爛。這是第一大損失,

第二大損失就那些中國政府所說的主力銀行,就是主要的國家銀行,就是剛才講的四大行,工商行、農行、建行和中行,再加上交通等等若干家銀行。這些主要的銀行也都有大量的房地產公司的欠賬,就是貸款。地產公司倒下來,這些貸款也是一個巨大的數額,可能有幾十萬億,這幾十萬億還不上了。

銀行這些錢可不是銀行自己造出來的,是拿老百姓存款堆出來的。所以實際上是變成政府和中國的主要銀行在欠老百姓的錢。

現在的問題關鍵是什麼呢?就是政府信用。中國政府的信用在中國現在還沒有垮到說老百姓就不相信我存在中國最好的銀行里的錢從此就沒了。一旦形成那個局面,大家都去擠兌,那中國政府就玩不轉了。

當然,我這不是說政府垮台了,而是說政府就得想出各種辦法來,哄老百姓說:你們的錢沒有丟,黨和政府保證早晚一天要給你們的。至於早晚是哪一天,這它絕對不會說清楚。因為沒有那一天。

就第三大損失而言,中國政府的損失是間接的。房地產公司還欠它的上游公司很多,像從房地產設計公司,施工公司裝修公司等等,還有原材料公司,它們提供的是建築材料、建築用的金屬等等等等。

這一系列公司又是幾萬億的債務,它們叫企業票據。所謂企業票據其實就是房地產公司欠它們的賬單,欠賬籤條,白條子。本來這條子開出來是說我欠你多少億多少萬,原則上面是沒有限定的日期說限幾號還、不然就付要追加利息。為什麼沒有?它是基於一種企業之間相互信任。

但這種商業票據一旦因為房地產公司行將倒閉還不上了,那它的上游公司一大批就受大量的牽連。舉一個例子,水泥行業現在正在大規模裁員,同時大規模減產。為什麼?房地產公司倒下來,它欠的水泥賬當然不還了,水泥公司那就完了。

同時房地產公司還欠很多的錢,是直接欠老百姓的。它們通過理財產品等等吸引了很多貪圖理財產品高利息的老百姓,把他們的錢給斂來了。現在這些錢也沒了,所以老百姓也會受到相當的損失。中國政府現在唯一能做的事就是摁着不許老百姓去追債,你們虧了就虧了,沒了就沒了。

房地產危機把中國過去30年的繁榮炸回原型

記者:以中國現行的政治經濟制度,將來能不能避免或杜絕像恆大或房地產業界這樣的定時炸彈的形成?

程曉農:我覺得不用考慮下一個定時炸彈的形成了,這個定時炸彈中國就受不了,這個定時彈可能就把中國炸得稀爛了。稀爛了以後就不需要再形成第二個定時炸彈了,這一個就夠受了。

現在我們在講,中國大學畢業生就業率極低,大部分年輕人在城市裏躺平了,對未來不抱希望了。甚至有人開玩笑說:我自己是沒希望的,就希望他們也沒希望。中國人一聽就明白,他們是指上邊。現在人都變成這種心態了。在這種情況下,中國的經濟,中國的民生,中國老百姓的未來,其實已經賠在裏頭了。

在這種狀況下,我們現在等什麼?等的是那個定時炸彈真炸開的時候會是什麼狀態。我不說慘狀,就說炸成什麼樣。我想其實你盯着銀行看就知道了。所有的炸彈,其實它不是一枚,是無數枚在無數個銀行裏頭,每個銀行都有它的炸彈。唯一不知道就是,你那個定時器設定的引爆時間是多久?不知道。短的可能兩年就炸了,長的可能3年、4年、5年。而且它是連鎖的。這個炸了會引響另外一個。所以,從這種角度來看的話,我覺得不用再考慮定時炸彈再形成一個新的,那就可太受不了了。就這個就已經夠受的了。可以講,它會把中國過去30年的繁榮炸回原型去。

註:本文原標題為《學者程曉農:「債可敵國」的恆大們與中國的經濟危機》。)

責任編輯: 李冬琪  來源:美國之音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3/1106/197460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