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國際新聞 > 正文

以色列設定了目標 但無法完全控制時間

「我們的目標很高,我們正朝着這個方向前進。我們打擊的不僅僅是恐怖分子,摧毀的不僅僅是火箭發射器,而是整個哈馬斯政府。我們的目標是加沙走廊的哈馬斯建築和安全部隊……。我們的戰鬥才剛剛開始。最壞的還沒有過去,我們需要為此做好準備。我們要改變遊戲規則」。

這是亞瑞爾於2008年12月27日、在加沙戰爭爆發後第三天發表的宣言。在此一年前,巴勒斯坦民族權力機構武裝力量被從加沙走廊驅逐後,哈馬斯統治了加沙。15年後,在對哈馬斯發動了三次進攻之後,以色列當局再次為自己設定了目標:消滅10月7日大規模屠殺以色列平民的哈馬斯。

但是,法國媒體的分析認為,以色列當局再次為自己設定了消滅哈馬斯的目標。但他們無法完全控制時間。法國世界報在「以色列與軍事解決加沙問題的幻想」一文中分析說:「二十多年來,這一目標導致中東最強大的軍隊與巴勒斯坦民兵之間不斷追逐。1995年,以色列在加沙周圍修建了第一道圍牆。巴勒斯坦發射第一批火箭彈是在2001年。以色列改善圍欄同時,巴勒斯坦軍事團體挖掘了地道。」

與此同時,儘管以色列開發出被視為一種稱之為「鐵穹」的高效防空裝置,巴勒斯坦火箭提高了射程和可靠性,迫使以色列軍隊在2008,2012,2014,2021年多次發起攻勢,伴隨着經常性的地面入侵。

伴隨着這一追逐行動的是暴力的升級,最終發生了10月7日哈馬斯製造的大屠殺。在以色列方面,2002年7月達到了一個里程碑,以色列投擲了一枚一噸重的炸彈,炸死了哈馬斯的一名高級官員 Salah Chéhadé,代價是14人附帶死亡,100多人受傷。10月31日對賈巴利亞的致命轟炸也是如此。

2023年11月1日,以色列轟炸後的加沙北部賈巴利亞難民營。AP- Abed Khaled

世界報的分析指出,以色列在10月7日翌日為自己制定的路線圖是「摧毀哈馬斯和伊斯蘭聖戰組織的軍事和行政能力,以防止他們在今後許多年裏威脅和攻擊以色列公民」。這一目標與2008年制定的目標非常相似,令人懷疑其可行性。

二十年來,以色列一直局限於"非戰略"的選擇,美國猶太國家安全研究所所長布萊斯-米斯塔爾在關注安全問題的"岩石上的戰爭"網站發表的一篇文章中如是說。它基於一種威懾形式,即定期削弱敵人(俗話說「割草」)。而10月7日發生的事件證明以往的升級行動是無效的。

然而,以色列軍隊這次似乎並沒有其他計劃,只是根據以色列的標準,延長了行動時間,以限制附帶受害者的人數。但以色列並不能完全控制時間。衝突的全球化和公眾輿論的敏感性正在對以色列產生不利影響。當死亡人數和破壞程度已經達到前所未有的程度時,一切都將在短期內導致加沙出現重大的人道主義危機,其國際影響很可能對以色列造成毀滅性打擊。

世界報在其題為「加沙要付出多大的戰爭代價?」社評中則認為,在以哈戰爭28天之後,以軍在加沙的侵入越來越深入,並且包圍了加沙城。但是,以色列現在面臨着三大障礙:首先哈馬斯在這個人口高度密集的城市編織了縱橫交錯的軍事基礎,哈馬斯民兵把民眾當作了人肉盾牌,構成了戰爭罪,但是根據比例原則,以色列的轟炸同樣會被以戰爭罪指控,尤其對加沙難民營的轟炸構成最明顯的證據。

第二個障礙涉及自2007年以來一直被封鎖的領土上巴勒斯坦人的生存條件。通過加沙和埃及邊界的拉法過境點艱難運送的人道主義援助物資根本無法滿足200多萬人口的基本需求,更不用說向以色列軍隊進入的地區供應物資了。第三個障礙是哈馬斯10月7日抓獲的至少240名人質。這些人質很可能被關押在以色列轟炸的主要目標地道中。

這些障礙的總和,再加上加沙平民受難的畫面在全世界造成的巨大影響,甚至可能引發區域衝突,都不利於以色列繼續按計劃作出反應。以色列軍隊繼續這場以巴勒斯坦人的生命為代價的攻勢,實際上是在哈馬斯選擇的土地上作戰。與以前的入侵一樣,毫無疑問,哈馬斯的基礎設施和民兵已經受到重創,而且會更加嚴重,但以色列當局承諾的根除行動需要持續數月,並擴展到整個加沙。

只要以色列還沒有明確表示如何向陷入極度匱乏的民眾提供緊急物資,如何解救最多的人質,以及"戰爭之後"可能是什麼樣子,它就無法迴避一個簡單的問題:摧毀加沙部分地區並造成數千平民死亡,這究竟符合以色列的什麼利益?

責任編輯: 李冬琪  來源:法廣中文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3/1105/1974251.html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