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動態 > 正文

拜登未曾料到,北京獲得新機遇

—以哈戰爭如何導致世界權力平衡向中俄傾斜?

作者:

摘要:以哈戰爭如何導致世界權力平衡向中俄傾斜?以色列哈馬斯之間的戰爭不僅可能引爆地區衝突,還對世界權力平衡產生影響,美國和歐洲的資源將被擠占,俄羅斯的壓力將緩解,中國將獲得新機遇。

以色列與哈馬斯之間的戰爭不僅可能引爆地區衝突,還對世界權力平衡產生影響,美國和歐洲的資源將被擠占,俄羅斯的壓力將緩解,中國將獲得新機遇。

此番中東戰火的長期影響難以預料,首先取決於以色列能否說到做到,把作為加沙地帶主要軍政力量的哈馬斯清除掉。另一個關鍵問題在於,在加沙平民傷亡與日俱增,城市戰的恐怖陰雲籠罩在這塊人口稠密的飛地的情況下,以色列在中東的外交關係及其西方支持者的全球立場能否維繫下去?

但就目前而言,哈馬斯於10月7日通過殘酷攻擊以色列城鎮和村莊(造成約1,400人喪生,大部分是平民)發起的這場戰爭無疑有利於美國的一些主要地緣政治對手。中國、俄羅斯和伊朗長期以來都試圖挑戰由美國支持的國際體系,現在美國分身乏術,這些國家有機可乘。

「我們看到的是世界秩序演變的一部分,」芬蘭前總理、目前正在競選總統的斯圖布(Alexander Stubb)說。「當美國留下權力真空,就會有人前來補缺。」

確實,美國已經重返中東,通過穿梭外交和軍事部署,展示其作為以色列和主要阿拉伯國家不可或缺的合作夥伴的作用。這種舉動得到了兩黨的支持,並驅散了一些近年來日益抬頭的孤立主義情緒。

不過,隨着華盛頓方面的注意力集中到中東,俄羅斯很可能是這場不斷蔓延的動盪局面的最明顯受益者。俄羅斯政府指出巴勒斯坦人的死亡人數在不斷攀升(據最新統計約為2,750人),並認為這場衝突暴露出西方政府的虛偽,因為西方政府嚴厲譴責俄羅斯在烏克蘭屠殺平民的行為,但對以色列在加沙的行動即使有批評,也只是輕描淡寫。

拜登未曾料到,北京走出精妙好棋

一輛以色列裝甲運兵車駛向加沙邊境。

拜登未曾料到,北京走出精妙好棋

人們在一名以色列士兵的葬禮哀悼。這名以色列士兵被來自加沙的哈馬斯槍手殺害。

拜登未曾料到,北京走出精妙好棋

貝埃里基布茲的一所房屋被哈馬斯武裝分子摧毀。

俄羅斯總統普京(Vladimir Putin)將以色列對加沙的圍困與二戰時他的家鄉聖彼得堡(當時稱作列寧格勒)被圍相提並論。這實際上將以色列等同於納粹。這樣的措辭與普京和以色列總理內塔尼亞胡(Benjamin Netanyahu)之前的友好關係形成巨大反差,並且是俄羅斯外交努力的一部分,目的是將自己定位為全球反對西方「新殖民主義」運動的領導者,儘管該國正在烏克蘭進行殖民征服戰爭。據烏克蘭政府稱,俄羅斯軍隊去年在包圍烏克蘭城市馬里烏波爾的數月里殺死了上萬平民。

任何衝突只要能引開對烏克蘭問題的一部分注意力,都會對俄羅斯大大有利,」立陶宛外交部長蘭茨貝爾吉斯(Gabrielius Landsbergis)表示。「俄羅斯人或許不是以色列衝突的始作俑者,但對於儘可能地延長這場衝突有着極大的興趣。俄羅斯在烏克蘭將取得戰術上的勝利,而從戰略上講,這將強化俄羅斯針對西方世界的論調。」

中國也以幾十年來從未有過的方式支持巴勒斯坦事業。中國與以色列曾經友好的關係已岌岌可危。儘管中國政府在壓制新疆維吾爾族人時一再強調打擊恐怖主義的必要性,但在描述哈馬斯的這次襲擊時,中國卻刻意避免使用「恐怖主義」一詞,這令以色列大失所望——儘管據以色列有關部門表示,有四名中國公民被哈馬斯殺害,另有三名中國公民被劫持為人質。

中共外交部長王毅上周四在哈馬斯襲擊行動引發這場戰爭後的首次公開講話中說:「癥結在於一直沒有還巴勒斯坦人民一個公道。」

拜登未曾料到,北京走出精妙好棋

加沙地帶南部拉法難民營里的巴勒斯坦兒童。

拜登未曾料到,北京走出精妙好棋

加沙城的巴勒斯坦人聚集在因以色列空襲而喪生的受害者屍體周圍。

有中國問題觀察人士表示,對於可能因台灣的未來與美國發生衝突,中國政府有所籌謀,而此時美國政府再度因中東問題分神,這種情況對中國有好處。

巴黎戰略研究基金會(Foundation for Strategic Research)的中國問題專家Antoine Bondaz表示:「中國看重的是自身利益,對中國政府來說,最重要的是與美國之間的關係,以及中國可能削弱美國和美國形象的方式。」Bondaz稱:「中方將試圖把美國描繪成不穩定因素,將中國美化為和平因素。中國的目標是向發展中國家展示自己是一個替代選擇,而且是一個更具吸引力的替代選擇。」

哈馬斯發動的這場戰爭也對中國在亞洲的主要競爭對手印度造成打擊,近年來印度與以色列的關係日益密切。就在今年9月,印度和美國宣佈了一條連接印度、中東和歐洲的經濟走廊計劃,該走廊將途經阿聯酋、沙特、約旦和以色列,成為中國「一帶一路」項目的競爭對手。但該計劃中的一項關鍵要素,即以色列與沙特關係正常化談判,已因加沙戰爭而擱置,現在前途未卜。

「總的來說,印度在中東投入了大量資金,尤其是與以色列以及阿聯酋和沙特等關鍵阿拉伯國家的合作,」The Asia Group印度事務主席、印度外交部前政策顧問Ashok Malik說。「在中東地區更廣泛正常化的背景下,尋求利用經濟和技術機會實現現代化的進步派阿拉伯國家與以色列之間的關係正常化,無疑是印度所鼓勵的發展方向。這不僅僅是為了商業機會,也是為了更廣泛的政治構建。」

拜登未曾料到,北京走出精妙好棋

以色列士兵聚集在加沙地帶邊境附近。

對許多歐洲國家來說,巴以衝突升級除了會導致地區關係緊張、轉移外界對烏克蘭的注意力之外,還可能引發能源危機,削弱中東油氣對俄羅斯油氣的替代作用。

中東地區的流血衝突還可能導致伊斯蘭激進組織在歐洲國家重新採取暴力行動,正如2014-17年打擊「伊斯蘭國」(Islamic State)行動期間所發生的那樣。在剛剛過去的周末,支持巴勒斯坦的大型集會人群已經湧上主要歐洲國家首都的街頭,一些抗議者高呼支持哈馬斯消滅以色列的目標。

法國國際關係研究所(French Institute of International Relations)所長Thomas Gomart說:「每當加沙地帶或以色列發生如此激烈的事件,都會對歐洲產生影響。」「我們現在看到的是不同關注點的重疊和牽連。未來幾年歐洲的主要關注點會是哪裏?是中東?是烏克蘭?是高加索?還是與伊朗的問題?危機的加速是驚人的,對歐洲來說,這意味着必須做出直截了當的調整。」

俄羅斯當然希望西方的注意力從烏克蘭轉移開。在哈馬斯發動襲擊後不久,俄羅斯軍隊就試圖奪取阿夫迪夫卡市,但至今未果。如果中東戰爭擴大到黎巴嫩,然後可能直接牽涉到伊朗和美國,那麼烏克蘭本已縮水的軍事援助資源可能會變得更加匱乏。基輔方面已承認存在這一威脅。

烏克蘭國防部情報總局(HUR)局長布達諾夫(Kyrylo Budanov)中將對《烏克蘭真理報》(Ukrainska Pravda)說:「如果這場衝突持續的時間有限,比如只是幾周,那麼原則上我們沒有什麼可擔心的。」他表示:「但如果衝突拖下去,完全可以理解的是,會出現一些問題,因為事實上不只是烏克蘭需要武器彈藥補給。」

到目前為止,美國緊急向以色列提供的軍事援助幾乎都不是烏克蘭需要的。以色列最迫切的要求是為其「鐵穹」(Iron Dome)反導系統提供攔截彈,而烏克蘭沒有「鐵穹」系統,烏克蘭的關鍵需求是155毫米炮彈。總體而言,以色列嚴重依賴本國龐大的空軍,而空中力量在烏克蘭戰爭中發揮的作用有限。在2014年以色列對加沙長達50天的襲擊中,以軍僅發射了1.9萬枚155毫米炮彈,而這只是烏克蘭短短一周的消耗量。

維也納軍事諮詢公司Gady Consulting的行政總裁Franz-Stefan Gady稱:「以色列國防軍在很大程度上是一支西式軍隊,擁有空中火力,這方面的援助操作起來更容易。」他說:「而烏克蘭軍隊仍然是蘇聯時代的傳統部隊,大部分火力都是地面火力,這對美國來說要難維繫得多。」

最近幾周,烏克蘭面臨的最大風險是美國眾議院一些共和黨議員不願授權美國增加對烏援助。隨着拜登政府尋求將對以色列的軍事援助與對烏克蘭的援助捆綁在一起,中東的這場危機實際上可能會消除這一障礙。

芝加哥全球事務委員會(Chicago Council on Global Affairs)行政總裁、曾任美國駐北大西洋公約組織(North Atlantic Treaty Organization, 簡稱:北約)大使的達爾德(Ivo Daalder)說:「如今我們更有可能面對一個包括以色列的大型一攬子資助方案,這意味着如果想要投票反對資助烏克蘭,也得投票反對資助以色列,沒有人願意這麼做。」

達爾德稱,總體而言,美國應該能夠支持以色列和烏克蘭,同時保持對台灣的承諾。「就像邊走邊嚼口香糖一樣輕而易舉,」他表示。「我們有相應的能力,我們是能夠兼顧這三者的全球大國。」

或者可以說,中東這場危機也提醒人們,美國對中東地區和全世界仍是多麼重要。今年3月,中國促成了沙特和伊朗之間恢復外交關係的協議,為自己介入中東地區政治歡欣鼓舞。而現在,中東地區戰爭風險與日俱增,中國保持低調,美國則急忙派出兩個航母戰鬥群,美國國務卿布林肯(Antony Blinken)也趕往中東各地,以期遏制衝突。

「中國在中東地區的主要影響力是對中國的市場准入和投資准入。這是它的經濟實力,」西澳大學美國亞洲中心(USAsia Center at the University of Western Australia)行政總裁Gordon Flake說。「中國在該地區還沒有硬實力,所以沒人會向中方尋求幫助解決問題。」

責任編輯: 李華  來源:華爾街日報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3/1018/196732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