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國際新聞 > 正文

一個「小問題」 克宮和這幫「寡頭」發生內鬥

俄羅斯突然在國內面臨燃料短缺問題,引發了克里姆林宮與俄羅斯的石油公司之間的緊張關係,包括國有石油公司Rosneft Oil的一些高管被解僱。

俄羅斯突然在國內面臨燃料短缺問題,引發了克里姆林宮與俄羅斯的石油公司之間的緊張關係,包括國有石油公司Rosneft Oil的一些高管被解僱。

全球最大的石油出口國之一俄羅斯突然在國內面臨燃料短缺問題。

這一短缺問題引發了克里姆林宮與俄羅斯的石油公司之間的緊張關係,包括國有石油公司Rosneft Oil的一些高管被解僱。該公司由總統普京(Vladimir Putin)的親密盟友、行政總裁伊格爾·謝欽(Igor Sechin)掌管。

本月,燃料價格(尤其是南部農業核心地帶的燃料價格)飆升促使俄羅斯政府禁止柴油和汽油出口,使雙方關係劍拔弩張。該禁令實施後,俄羅斯國內油價大跌,讓俄羅斯企業獲得喘息空間。世界其他地區的柴油價格則上漲,有可能加劇能源價格的飆升。

與2022年莫斯科削減天然氣出口給歐洲帶來困難的情況不同,這次的出口禁令目的是限制俄羅斯國內高物價帶來的經濟和政治影響。

上述俄羅斯內部矛盾是烏克蘭戰爭背景下的一個意外波折。

此次發生的供應衝擊表明俄羅斯發動戰爭的經濟成本在不斷增加,不過分析師稱,其嚴重程度還不足以阻礙軍隊的行動。

在利潤與國內能源市場穩定這兩者之間如何取得平衡這一問題上,俄羅斯政府與該國石油公司產生了分歧。石油公司是俄羅斯最重要的行業。

6月,在俄羅斯聖彼得堡,阿拉伯聯合酋長國總統與俄羅斯總統普京握手。圖片來源:ILYA PITALEV/TASS/ZUMA PRESS

俄羅斯石油公司位於俄羅斯涅夫捷戈爾斯克鎮附近的工廠。石油是該國最重要的產業之一。圖片來源:ALEXANDER MANZYUK/REUTERS

這些能源公司近來已經在獲得數以十億美元計的付款,以鼓勵它們在國內銷售更多燃料。俄羅斯政府似乎已經在加大對這些公司施壓,希望在無須用錢激勵的情況下,這些公司能優先考慮保障國內供應,這麼做一定程度上是為了協助抗擊通貨膨脹。

俄羅斯能源政治的內部情況是出了名的不透明。雖然有些爭論已被公之於眾,但其他方面的情況則是私下進行的。

據知情人士透露,Rosneft最近解僱了交易部門主管Marat Zagidullin。其中一位知情人士說,Zagidullin是在保安的護送下離開辦公室的。

離職的Rosneft管理人士還有該公司化工銷售部門主管Nikita Pakulin和Andrey Dobryakov,以及財務部門高管Alexander Polyakov。記者無法聯繫到Zagidullin、Pakulin、Dobryakov和Polyakov發表評論。

上述知情人士稱,上述高管離職的起因是Rosneft需要有人對國內燃料短缺問題負責,這在一定程度上是為了結束俄羅斯政府中互相推卸責任的局面。其中一些知情人士稱,雖然Rosneft的高管經常更換,但最近這次人事變動並不尋常。

Rosneft的一位發言人稱,《華爾街日報》提問中包含的信息「與事實不符。該公司的人員調整單純是為了提高效率,為股東謀福利。有些情況可能是已完成僱傭關係中對該公司義務的員工做出的個人決定。」

普京政府在面臨通脹飆升、盧布疲軟和勞動力短缺等一系列不利因素的情況下,採取措施遏制上述付款。

這些付款被稱為「阻尼器」,對Rosneft等公司在俄羅斯國內市場出售石油產品進行部分補償。在俄羅斯國內市場,政府會向供應商施壓,要求他們控制零售價格,因此在國內銷售石油產品利潤往往比出口低得多。Rosneft、Gazprom Neft和盧克石油公司(Lukoil)等公司經營大型煉油業務和原油鑽探業務。

在俄羅斯入侵烏克蘭後,由於國際能源價格飆升和盧布貶值,俄羅斯政府支付了巨額補償付款。這推高了Rosneft的利潤,根據一項指標,該公司的利潤在2022年增長了近10%,但其代價是消耗公共財政,推動預算赤字。

BCS Global Markets高級石油和天然氣分析師Ronald Smith說:「突然之間,他們不得不每月向煉油商支付數十億美元,以補償它們實際上用國際市場交叉補貼國內市場而遭受的損失。」Smith稱:「這種做法變得難以為繼。」

據花旗集團(Citigroup)分析師稱,在新冠疫情暴發之前,政府每月僅支付石油公司4億美元。在封控期間,這些公司實際上向政府倒貼錢。俄羅斯入侵烏克蘭後,政府每月支付高達27億美元,相當於能源部預算的五分之一。

俄羅斯政府着手從本月起將這筆付款減半。石油公司進行了反擊。分析師說,石油公司向海外出口了更多的石油和成品油,同時使一些煉油廠的停產時間超過正常時間,以避免在國內銷售產品。

據分析師稱,一些獨立貿易商在俄羅斯的批發市場購買燃料,然後以更高的價格出口,這進一步削弱了供應。俄羅斯和沙特的供應削減使全球柴油價格上漲,令這種交易具有吸引力。

獨立能源分析師Mikhail Krutikhin說:「這些公司認為,它們在國內市場上沒有拿到足夠高的價格,這就是為什麼它們更願意出口原油和任何可以出口的柴油。」Krutikhin說:「結果是出現一定的短缺。從克里米亞開始,然後蔓延到俄羅斯南部。」

俄羅斯政府上周進行了干預,宣佈禁止大部分柴油和汽油的出口,但沒有透露這些限制措施將於何時結束。

如果禁令是長期性的,將對全球燃料供應產生重大影響。根據瑞銀集團(UBS Group)的數據,俄羅斯的柴油供應量約佔國際海運柴油市場的15%。俄羅斯汽油出口量在全球市場上的佔比小於柴油。

凱投宏觀(Capital Economics)的分析師表示,俄羅斯的這項禁令將推高原油價格,因為全球其他地區的煉油廠將不得不加大生產力度,才能彌補俄羅斯燃料出口減少造成的供應缺口。

俄羅斯政府官員將柴油供應短缺問題歸咎於所謂的灰色柴油出口行為,即在俄羅斯國內購買柴油,然後銷往國外。

據國際文傳電訊社(Interfax)報道,俄羅斯能源部副部長Pavel Sorokin上周在國家杜馬表示:「無恥的參與者在國內市場購買商品並出口牟利,因為國內價格與出口價格之間存在巨大差異。」他沒有具體點明這些參與者是誰。

這項出口禁令的直接受益者是俄羅斯的農業。SovEcon的董事總經理Andrey Sizov說,燃料價格上漲侵蝕了剛開始播種冬季作物的農民的利潤空間,不過這沒有影響收成水平。

有關燃料短缺的爭論在某種程度上已公開化。據塔斯社(TASS)報道,在俄羅斯政府發佈這項禁令的前一天,國有的俄羅斯天然氣工業股份公司(Gazprom)的行政總裁Alexander Dyukov對記者說,任何旨在穩定國內市場的限制舉措都可能適得其反。

Rosneft交易部門主管Zagidullin的下台令人意外,因為該公司成功找到了新的海外買家並避開了制裁。

西方制裁的一個主要目的就是限制俄羅斯的石油出口收入,而石油出口是國庫收入的最大來源。俄羅斯已挫敗了這些努力,找到了新的買家、貿易商、船東和保險公司。俄羅斯的石油出口價格已經超過了美國規定的上限,從而增加了俄羅斯國庫收入。

Rosneft在今年夏天達成了多筆交易,通過一場拍賣向一批以前鮮為人知的貿易商出售了大量能源產出。知情人士說,在這次成功的基礎上,Rosneft原本打算對明年裝運的石油舉行新一輪拍賣。

但與此同時,俄羅斯國內醞釀出了新的問題。俄羅斯國內燃料供應充斥着各種政治操弄,尤其是在大選前夕,比如計劃於明年初舉行的總統選舉。

卡內基俄羅斯歐亞中心(Carnegie Russia Eurasia Center)的非常駐學者Sergey Vakulenko說:「這根本就不是一個價格問題,而是燃料的實際供應問題」。他還說,「俄羅斯政府試圖控制價格,於是迫使石油公司以低於市場價值的價格出售產品,從而加劇了這一問題。」

責任編輯: 楚天  來源:華爾街日報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3/1003/1961088.html

相關新聞